海上繁花,雷宇崢默默守護杜曉蘇

林向遠整理好公司文件交給雷宇崢,他和蔣進商量想回家照顧蔣繁綠,把宇天全權交給宇天,沒想到蔣繁綠已經決定把他們倆共有的股份全部轉讓給他,蔣進也把林向遠當親人,鼓勵他好好乾,儘快在宇天站穩腳跟,林向遠感動地淚流滿面。

杜曉蘇高燒不退,咳嗽不停,可還是硬撐着繼續工作,她看到許優接受記者採訪的視頻,許優公開承認她和雷宇崢的關係,口口聲聲稱好事將近,杜曉蘇因為傷心過度暈倒在地。雷宇崢知道杜曉蘇有病在身,他很不放心,就讓何群飛向鄒思琦打聽一下,鄒思琦的手機一直沒人接,雷宇崢就給杜曉蘇打電話,也是無人接聽。

雷宇崢輾轉打聽到杜曉蘇生病住院,趕忙來醫院探望,看到鄒思琦守在床邊照顧杜曉蘇,就向護士了解到杜曉蘇高燒不退感染肺炎,他很心疼,可還是狠心離開了。謝力勸林向遠配合衡杉集團收購宇天,林向遠和他當場翻臉,不許他再插手此事。

雷宇崢來醫院看杜曉蘇,她依舊在昏迷不醒,雷宇崢默默守護她一晚上,一早才悄悄離開了。劉總來看杜曉蘇,幫她辦了出院手續,杜曉蘇從護士口中得知一個男人守了她一晚上,杜曉蘇誤以為是劉總。

宇天的股票一直暴漲,雷宇崢猜到這是衡杉集團在背後搞鬼,他只能寄希望於劉思楊和SG公司林頓談判的結果。林頓打電話給雷宇崢,衡杉集團派人也來找SG合作,雷宇崢也無能為力,拜託他不要落井下石。雷宇崢來找蔣進商量對策,想聯合大小股東抵制股價,蔣進勸雷宇崢原諒林向遠,兩個人聯手對抗衡杉集團的收購。

雷宇崢聽說蔣繁綠得了抑鬱症,就來家裡看望,蔣繁綠拿出他們倆小時候的照片,雷宇崢鼓勵她儘快好起來,蔣繁綠反而替他和杜曉蘇擔心,雷宇崢不想提這事,臨走前,蔣繁綠提醒雷宇崢不要走她的老路。

謝力被林向遠訓斥一頓,就來夜店買醉,陪酒女主動過來搭訕,有人找謝力尋隙滋事,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慎寬及時出面為他解圍,謝力對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慎寬感激不盡,兩個人推杯換盞,越聊越投機。最後,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慎寬請謝力吃火鍋,謝力藉著酒勁向他大吐苦水,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慎寬打電話向雷宇崢直播他們倆的談話。

許優打電話約雷宇崢到一個安靜的地方見面,雷宇崢因為網上的傳聞向她道歉,許優毫不在意,只是提醒他不要傷害杜曉蘇的感情,雷宇崢心裏很煩悶,趕忙找借口離開了。

雷宇崢翻看了林向遠給他的資料,對林向遠表示感謝,雷宇崢恭喜林向遠終於成為宇天的股東,林向遠卻高興不起來,只想知道他和雷宇崢的差距,最後,林向遠大罵雷宇崢是懦夫,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

林向遠來看杜曉蘇,對她噓寒問暖,杜曉蘇很關心蔣繁綠的病情,林向遠想給杜曉蘇一個重新認識他的機會,經過這次變故,林向遠自稱已經看透了一切,他很珍惜和蔣繁綠的感情,只想和杜曉蘇做朋友,杜曉蘇滿口答應,雷宇崢遠遠看到這一幕。

從那天開始,雷宇崢一有時間就跟着杜曉蘇,默默保護她,杜曉蘇感覺到有人在跟蹤,鄒思琦笑話她一通。劉總約杜曉蘇一起吃飯,承認對她心生愛慕,承認那晚在醫院守護杜曉蘇的不是他,劉總也看出杜曉蘇的心裏放不下雷宇崢。杜曉蘇抬頭看不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她認出那是雷宇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