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20集:時宜入中州王宮

周生辰身處中州,鳳俏與蕭晏也已率兵來到中州,如今只有謝雲跟漼風未至中州,謝雲鎮守着邊關並不擔憂,只是漼風遲遲受詔未入京,周生辰不免有些擔心,時宜決定寫一封家書給漼風,催漼風回京。

劉子貞年幼難擔大任,周生辰無意朝政,朝中各臣商議后決定選劉子行為攝政王,而攝政王與漼家的聯姻一時間成為了坊間最大的熱鬧。婚期將近,劉子行命人送來嫁衣,時宜卻十分隨意,對這樁婚事並不看好。另一邊,金榮準備起兵造反,

鳳俏陪在宮中陪着時宜一晚,時宜為鳳俏換上了女兒家的裝扮,為圓着鳳俏的心思,時宜帶着鳳俏來到太極殿。看着眼前的太極殿,鳳俏感慨無比,她守了北陳疆土數十年,這還是第一次站在太極殿門口。恰好這時,周生辰與蕭晏也前來賞月,四人在殿前下相遇,蕭晏帶着鳳俏入了太極殿,看着眼前的金鑾殿,鳳俏並不感興趣,反倒是蕭晏要講起太極殿的前世今生,鳳俏起了幾分興趣。

周生辰與時宜再次相遇,卻不是師徒如此簡單的情誼,二人身份沉沉,只能默默地關心着彼此,提着只有二人的西州往事。從太極殿回來后,時宜與鳳俏均有些睡不着,時宜只道她心中有一個一直喜歡的人,除了她阿娘卻無人知曉,鳳俏誤以為是其中一位師兄,她只為時宜感到惋惜。

時宜將藏書閣的鑰匙送回周生辰,周生辰看着熟悉的鑰匙心底里十分沉重。轉眼間,時宜的婚期已至,她身穿大紅嫁衣走向劉子行,這場成親禮只如了劉子行的意,於她而言只不過是一場繁瑣的規矩而已,她今後便要被禁錮於這深宮之中。這一日,中州城飄起漫天白雪,周生辰如約沒有前去觀禮,他曾與時宜在西州的屋頂上看過初雪,卻不想再次看雪,竟是他送時宜出嫁。

時宜與劉子行成親禮行至一半,劉子行內侍前來稟報要事,劉子行迫不得已只好先去解決此事。另一邊,元武出挾持帶走了劉子貞與太后,劉子行下令重兵把守東宮門,任何人不得進入。楊邵如今隨在金榮身邊,元武出帶着劉子貞跟太后前來見金榮,金榮提起劉氏朝堂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立儲君之前需先鑄金人,若金人鑄成才能成為儲君,鑄金人本就是戚氏的無稽之談,金榮也乾脆讓太后死個明白,救太后出來的是他與劉子行,他命人將太后扔進河裡餵魚,至於劉子貞,他留着自有用處。

大婚過後幾日,時宜才得以見劉子行,劉子行只稱金榮攻打河內,周生辰起兵平叛,劉子貞被戚氏擄走,而南辰王府的周將軍則受了傷。聽聞二師兄受傷,時宜只心底着急,準備起身去見二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