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6集:時宜拜別周生辰

周生辰與時宜回軍營,周生辰看着這漫天的景色,只承諾時宜,來年春天他帶着時宜去雁門關,時宜對此十分期待欣喜。回軍營后,周生辰讓人進中州想辦法跟秦嚴見上一面,打探一下謝崇的死,他懷疑其中有蹊蹺。

謝雲前來見周生辰,周生辰將謝雲的真實身份告訴謝雲,他便是謝崇的親生之子,為之所以隱姓埋名是怕戚氏報復,本來謝崇想瞞謝雲一生,但周生辰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將真相告訴謝雲,謝雲聽后心底里的悲傷難過更多了幾分。

時宜修書一封前往清河郡,她想一生留於西州陪着周生辰。不曾想,宮中一道賜婚聖旨來到了清河郡,同來的還有漼家的漼侍中。接過這道聖旨的漼三娘十分凝重,只讓漼四娘收拾衣服,隨她同往西州。西州南辰王府,時宜本是十分欣喜漼三娘的到來,漼三娘卻帶來了賜婚一事,時宜錯愣不已,遲遲不肯接受這門婚事。

漼三娘來到時宜房中,她知曉時宜對周生辰的心思,只不過漼氏與南辰王府並非泛泛之輩,若是兩方聯姻必會引來殺身之禍,時宜註定是無法與周生辰相守一生。看着眼前痛苦的時宜,漼三娘心底里又何嘗好受,漼風經歷過這痛苦,她這唯一的女兒也要陷此這等痛苦之中,但她卻無能為力,只能靜靜地陪着時宜。時宜向來懂事,她知曉局勢無法挽回,只懇求着再多待幾日,漼侍中與宮中內侍都在驛館,漼三娘給了時宜一天的時間,讓時宜與南辰王府的人好好道別。

時宜換上了新衣裳,好好扮成了自己,她端着飯菜前來周生辰房中,跟周生辰提起了她初來王府的時候。一桌小菜都是她親自做的,她強忍着悲傷與周生辰痛飲一番。時宜不勝酒力,周生辰抱着時宜前往床榻,時宜卻哭着抱住了周生辰,周生辰第一次也回應了時宜 ,只是面對二人的終究是分別。

漼侍中前來見周生辰,他帶來了太后的懿旨,要求周生辰收時宜為義女,破了坊間漼氏跟南辰王府聯姻的流言。時宜不願成為周生辰的義女,周生辰見時宜如此難過,也決定為時宜抗一回旨。臨別之前,時宜拜別周生辰,她輕撫過周生辰的美人骨,只道不知骨頭究竟有何特別 ,不僅能讓世人傳頌,更能讓王室忌憚。時宜來西州多年,卻從未完整地看過西州城,周生辰帶着時宜逛遍西州城的所有角落,二人來到他從未來過的阿房宮,在阿房宮裡落了二人的名字,阿房宮一直是緊鎖着,出了這道宮門,二人的這個秘密將會一直被鎖於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