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2集:時宜周生辰同游湖

周生辰前來為時宜上藥,二人都向彼此更靠近了一步,時宜只嘴角勾笑,享受着周生辰為她上藥。隨後,周生辰跟時宜前來湖中見桓愈,桓愈在湖中的亭子與人談話,時宜以為他是在與自己的妻子談話,一進亭中才知桓愈的妻子已故,桓夫人死前稱她會一直陪伴在桓愈左右,這遺念便成了桓愈往後餘生的牽掛,桓愈並沒有為亡妻立牌,只當她日日陪在自己身邊。

一名老者造訪書院,桓愈跟周知辰知曉前來的是南蕭皇帝,只讓弟子放下紗簾,隔簾與南蕭皇帝談話。南蕭皇帝提起周生辰誤入江陵城之事,他不求別的,只希望周生辰能夠交出蕭晏。南蕭皇帝的意圖蕭晏又如何不知,此時的蕭晏已經隻身渡江,準備解救周生辰,鳳俏不願意讓蕭晏獨自涉險,只一路陪同着蕭晏。

周生辰不肯交出南蕭皇帝,南蕭皇帝已經動怒,其身邊的人臣子方才道北陳駐軍在江邊,城中百姓已經流言四起,誤以為兩國要交戰,如今只有將周生辰儘早送回北陳才是正道。周生辰不願交人,南蕭皇帝也無台階下,二人相互杠着,時宜從中化解,她提起漼氏藏書一事,漼氏藏書價值連城,她捐出半數給南蕭,藏於龍亢書院。聽到時宜此言,桓愈頗為激動,他應允南蕭皇帝,只要能接受漼氏藏書,他便出山做太子太傅。既然時宜如此誠足,南蕭皇帝也不再勉強,只應了此事。

南蕭皇帝得知蕭晏在江邊,他激動前來尋蕭晏,十分意外蕭晏已經剃度,且蕭晏對他一直存有心結,不肯跟他回南蕭。蕭晏心意堅決,南蕭皇帝也不再勉強蕭晏,只讓蕭晏來去自由,認為他終有一日會想明白的。隨後,蕭晏回到北陳,南辰王府的兵一直部署於江邊,看着悶悶不樂的蕭晏,鳳俏也提起自己嗜賭如命的父親,好從小沒有父愛,逃過了先前的日子,她如今只放下了一切,享受着現在的生活。

周生辰與時宜明日即將過江回北陳,周生辰知曉時宜喜歡南蕭,只不過他們不宜在這裏久留。為了哄時宜開心,周生辰帶着時宜一同下山遊玩,同行的還有桓愈,三人準備一同聽琴游湖。南蕭乃風雅之地,酒樓的侯莫陳公子看上了時宜,他得知時宜尚未婚配之時,問起時宜的身份,時宜猶豫不知是否要道明身份,周生辰已替時宜回答,她來自西州南辰王府。聽到時宜的身份,陳公子並未退縮,反想請時宜共飲一杯佳釀,周生辰心底已生起幾分醋意,只讓陳公子將美酒佳釀與諸位分享。見周生辰如上維護時宜,桓愈不由得揶揄一番。從酒樓聽完琴后,桓愈再度撮合著二人,讓游湖泛舟讓給了二人獨處。

小舟上,周生辰與時宜一同游湖,周生辰站於船上看風景,煙塵女子邀着周生辰上大船喝酒,時宜心底吃醋,只上前攬着周生辰的手臂,周生辰也只寵溺地任由着時宜攬着。之後,二人一同遊街,同飲了菊花酒,周生辰見時宜十分喜愛這酒,也只將自己喝過幾口的酒囊遞給了時宜,時宜一邊接着,一邊內心欣喜。

書院里,侯莫陳月得知了時宜的身份,他前來請罪,並向時宜表明了愛慕之心。時宜只出言拒絕,她雖沒有婚約在身,卻早已屬一人,且心意已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