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9集:時宜帶周生辰回漼府

周生辰因謝崇的事情為難着,謝崇對他來說如師如父,將謝崇獨自留在京師他並不放心。謝崇不願讓周生辰為難,他主動向周生辰提起他願留下來,只不過他希望死後能夠葬在西州。留在這權力之巔的地方,謝崇得到了一凶卦,他自己又何嘗不知,只不過他不願意讓周生辰擔心,還是瞞下了此卦。

周生辰即將啟程回西州,漼風與幸華即將完婚,時宜必須留在清河郡,故她答應周生辰,兩年內必回西州。蕭晏前來見周生辰,卻被鳳俏攔下,鳳俏讓蕭晏先不要打擾時宜與周生辰,二人今日一別,要兩年才能相見。周生辰帶着時宜出宮,二人來到白馬寺,周生辰平生從未燒過香,他踏遍血流成河之地,不願意污染了佛祖,時宜稱從今往後她會替周生辰跟師兄姐們燒香的,保佑他們平平安安。

周生辰與時宜來到漼府,二人為漼廣上過香之後,周生辰單獨與漼文姬說了幾句話,他替舅舅南辰生當年退婚一事道歉,而南辰王當初退婚是被宮中逼迫,這也是南辰生一生的遺憾,他希望漼文姬能放下心結。

次日,大軍啟程,周生辰與軍師一行人道別,他盼着再見面之時,軍師心底卻知只怕今日一別,再無相見之日。周生辰離開之時遇到了一契胡人金將軍,金將軍前來見劉子行,二人提起如今朝中的局勢,殺了個趙騰劉元,如今卻來了個秦嚴謝崇 ,大軍重權都在南辰王府秦嚴的手中,而金將軍的女兒金嬪在宮中並不受寵,劉子行只稱他會替金將軍多照顧金嬪,而金將軍也允諾太原軍任劉子行調遣。

漼府三年孝期未滿,幸華與漼風沒有大辦婚禮,只由劉子行將幸華送入府內,二人禮節一切從簡。漼風成親這日,曉譽一邊燒着軍報一邊泣不成聲,她心中的這份愛始終是只能埋藏於心。因着漼風的成親,劉子行也在府內見到了時宜,他問起時宜是否願意隨他離開,若願意的話他想討一處封地遠離王宮,還是時宜依舊想做太子妃做皇后,時宜拒絕了劉子行,她從未想過入宮,也希望劉子行能夠忘了漼氏之女,她的心並不在劉子行身上。

劉子行回宮后大醉一場,金嬪前來找劉子行,二人不得勢不得寵,金嬪想扶持劉子行當皇帝,但劉子行必須允諾她后位。

清河郡,各房家主都以弔唁漼廣為由,想娶漼文君跟塢水房結親,漼文君知曉漼征是六房的,這一行人是為搶奪家業跟宗主之位而來,她並沒有那漼徵得逞,而經過這麼多事,時宜也明白了漼文君的身不由己,她也諒解了當年漼文君與七郎和離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