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4集:時宜開口說話

次日,周生辰醒來看到一旁熟睡的時宜,他溫柔地為時宜蓋好被子。此時的中州皇宮,幸華公主前來向劉子行送糕點,她眸中絲毫不掩對劉子行的愛慕之心,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劉子行心中只惦記着時宜一人。

三師兄謝雲與四師姐鳳俏前來向周生辰復命,隨他們一同歸來的還有白馬寺的僧人跟流民,目前他們都被安置在伽藍寺內。聽此,周生辰決定帶着時宜走一遭,一同前往伽藍寺,見到時宜在軍營,鳳俏不由得蹙起眉頭,擔憂時宜安危的她忍不住斥責起時宜的胡鬧,周生辰只寵溺地護着時宜。

伽藍寺,周生辰一行人卸了兵器進入寺內,只見僧人將房間讓給了流民,打坐於寺內。周生辰讓謝雲跟鳳俏妥善安置流民,護送流民前往西州城,且他也有意為僧人們再建一座新寺。住持感激周生辰,他提起自己要為一流民剃度的事,周生辰帶着時宜一同去觀看剃度,只不過在看到剃度的流民時,周生辰冷下了臉,當場拉着時宜離開。原來,這位流民不是別人,正是南蕭大梁二皇子蕭文,現已改名蕭晏。早先年間,蕭文頗得大梁皇帝寵愛,一時風光位極太子,只不過後來不知發生何事,蕭文與大梁皇帝發生衝突,這才隱居於世,不再見人。

鳳俏安排好流民,她前來見蕭晏,想知道蕭晏的身份,蕭晏卻讓鳳俏挾持於他,用他來壓制前來追兵。鳳俏與大梁的人交手,她手無兵器只好控制着蕭晏,周生辰趕來助鳳俏,眼見周生辰空手敵兵,時宜焦心如焚,她戰勝了困擾她已久的失語症,將劍丟給周生辰,提醒周生辰收劍。

周生辰收下時宜的劍,拿下了所有大梁追兵,時宜心底大松一口氣,也十分驚訝自己竟能開口說話。如今時宜已經能說話,周生辰自然是欣喜無比,他將此事密報中州,並讓鳳俏將蕭晏帶到佛樓。另一邊,曉譽完成任務回南辰王府,漼風為曉譽接風洗塵,親自剝了蟹肉給曉譽吃。

中州王宮,太監趙騰控制住了劉徽,他只手遮天把控着朝政。漼廣年過古稀,他已經看清了朝中局勢,只當朝請旨回清河郡頤養天年,劉徽不願意讓漼廣離朝,可迫於趙騰的脅迫,他不得不應。漼廣離朝無疑是令朝中更陷入水深火勢之勢,劉子行想離漼廣,漼廣只道他有心無力,同時他也讓劉子行儘快自請封地離開中州,而時宜與劉子行的婚約就當一朝幻影,別再惦念。漼廣辭官回清河郡,他急召漼氏子弟回去編纂朝史,下個月時宜就必須離開西州。歸家日子已近,可時宜卻開心不起來,心底里只惦記着周生辰。

趙騰如今的權勢如日中天,他控制住了劉徽,逼迫劉徽將太后困於後宮之中。太后終日借酒消愁,劉子行野心勃勃,他與太后達成協議,他可助太后離開這後天牢籠,只不過太后也必須給他想要的皇位跟太子冊封禮。

劉徽召見劉子行,他提起了周生辰的密信,想讓劉子行親自走一趟西州。劉子行明白劉徽的意思,自請前往西州,劉徽暗中讓劉子行帶話給周生辰,他希望周生辰能入中州一聚。此次劉子行前往西州自然少不了趙騰的眼線跟隨,劉子行為讓趙騰放心戒備也自請讓自己的母親進宮,以自己的母親為人質。

周生辰得知劉子行要來西州,除了處理南蕭皇子一事外,便是秘見時宜,周生辰不願意跟劉子行打交道,只準備隨謝崇回軍營。聽聞周生辰不願意留在府中過年,時宜上前詢問原因,謝崇只道周生辰是不願意打擾劉子行跟時宜。聽此,時宜只心底失落,不再過問此事。

周生辰離府,卻已經為時宜備好生辰禮。看着這份生辰禮,時宜不由得想起先前之事,先前她倒了一壺茶,被周生辰罰了抄寫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