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2集:周生辰收時宜為徒

皇陵前,劉徽見到一旁的周生辰,他請周生辰主持入陵,周生辰自知自己外姓不得入皇陵,劉徽卻賜予了周生辰班劍黃鉞,日後奏事不必通名,入朝不必趨行,可直通殿內。周生辰感謝劉徽厚愛,只不過這些身外之物他並不需要,故他只留給了劉徽一個背影,瀟灑策馬離去。

順昌四年,帝崩,年僅六歲的太子劉徽登基,戚嬪一行人卻想過河拆橋,先前時宜指腹為婚為太子妃,如今劉徽登基為帝,戚嬪卻不願意讓時宜為後,只立了炎武王的三子劉子行為太子,逼得漼廣收下聖旨。

數年後,時宜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她雖然口不能言,眉眼之間卻是溫柔之色,哥哥漼風知曉時宜即將前往南辰王府拜師學藝,故自請送着時宜前來西州。周生辰南征尚未歸來,漼風帶着時宜先行入住驛館,他得知了周生辰即將抵達西州,他將會在城風閱軍,故悄悄帶着時宜城上遠觀周生辰閱軍。眸光望去,時宜一眼便看到了高台的周生辰,長夜破曉,三軍齊出,狼煙為景,黃沙襲天,這便是周生辰,是家臣上千,手握七十萬大軍的小南辰王。

拜師宴,漼文君跟漼風送時宜到南辰王府,時宜上前行過拜師禮,周生辰受了時宜的拜師禮,他在府中已有十個徒弟,故他決定喚時宜為十一。這時,府中送來了賀禮,賀禮是班劍黃鉞,這次周生辰拒絕不得,只好收下此禮,並將禮物送至時宜房中。除了賀禮外,宮中還帶來畫師為時宜畫像,這張畫像將來要送到東宮的,周生辰命人將畫師跟時宜一同帶到書房。遣散廳中眾人,漼文君提起了她想留下漼壽一事,漼壽帶着兩千士兵會留在西州護時宜,且漼風也會留在西州城中隨着周生辰一同參軍。

漼文君將時宜口不能言的事情告訴周生辰,將時宜託付給周生辰后,她便與時宜道別。見時宜紅着眼睛跟母親道別,周生辰心頭生起了一抹柔軟,親自帶着時宜前往院子。半夜,照顧時宜的侍女慌張前來尋周生辰,稱時宜不見了,望族之女不見蹤跡非同凡小,周生辰只讓侍女不必慌張,他前去尋時宜。藏書樓內,周生辰尋到了時宜,他將藏書樓的鑰匙給了周生辰,當作今日的拜師禮,時宜欣喜收下了此禮。

之後,時宜每日都向周生辰行弟子晨昏禮,周生辰向來不受拘束,如今來了個望族女子的繁瑣規矩,他只受不了地讓時宜忘了這些規矩。雖然周生辰有十個徒弟,可時宜才是他第一個正經收的徒弟,他頗為頭疼想不出要教時宜什麼,在了解過時宜平日所學之物,他讓謝崇備琴,準備教時宜琴法。時宜隨着謝崇到琴房挑琴,她挑了一把周生辰用過的琴,名為長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