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集:漼時宜少年患失語症

白雪皚皚的冬季,一身披裘衣的女子步履款款走進院中,她名為漼時宜,乃是指腹為婚的太子妃,此次她前來內院正是受東宮的厚禮,東宮內侍傳來皇家的意思,希望漼時宜四季如意,儘早出師,進宮完婚。厚禮並不能令漼時宜展開笑顏,她半夜無法入眠行至屋頂看萬家燈火,終於等到了她心心念念的捷報,周生辰帶着捷報,大獲全勝平安地出現在她面前,這對於口不能言的她便是最好的禮物。

漼氏一這脈,漼時宜是唯一一個女孩,餘下的大多都是折於襁褓時,因家族權勢過盛,她尚未出生便被指腹給太子。那一年,正逢漼時宜十歲生辰,她滿心歡喜地等待阿爹歸來,母親漼文君前來催促時宜前往宴席,此次府中大辦宴席,漼文君的兄長漼廣坐於高位,時宜問起了自己阿爹的身影,漼文君只道他並不在府中,惹得時宜滿臉失望。時宜的父親七郎得罪了皇后高氏一族,皇上念在漼廣兩朝元老的份上,要求漼文君跟七郎和離,讓二人自此不再相見,可七郎卻執意要見時宜一面,漼文君也十分不舍七郎,二人多年夫妻感情豈是說離就離,漼廣怒斥漼文君,讓漼文君清醒一些,她不僅是七郎的妻子,更是漼家三娘,她該保護的應該是漼家一氏。

七郎在時宜入睡前見了時宜一面,外邊寒風凜凜,他深知這極有可能是他與時宜的最後一面。萬般不舍地見完時宜后,七郎前來見漼文君,夫妻二人情深意重,面對着這無可奈何的分別,二人依舊牽掛着彼此,為不牽連漼文君,七郎決定此生與漼文君不復相見。

次日,時宜起床后匆忙尋着找七郎,可七郎卻早已離開,漼廣前來在告訴時宜,七郎已經離開了,他拋下了這個家,以後時宜只有母親跟舅舅,不會再有父親。時宜不相信漼廣的話,她悲痛欲絕之時昏厥,醒來之後卻再也說不出話來,府中請名醫前來施針半年,時宜依舊口不能言。

宮內生變,趙騰帶來貴嬪戚真真的信件,漼廣帶着漼壽進宮,二人來到宮中確定了皇上駕崩之事,故他這一派擁戴戚嬪之子劉徽登基。如今劉徽已登基,可戚嬪卻擔憂起了周生辰此人,生怕周生辰會懷疑起劉徽的帝位是否順理成章。漼廣毫無慌張之色,只決定先按祖制送先帝出靈。

前線傳來捷報,小南辰王周生辰大獲全勝,他英姿颯爽地立於戰馬之上,滿臉少年英勇之色,軍師謝崇恭周生辰拿下此戰。其徒弟周天行跟宏曉譽準備殺生起火慶功,可周生辰卻看到了宮州來的密報,得知皇兄已駕崩。周生辰先前曾立下誓言,此生永不入中州,不入宮城,可皇兄駕崩,周生辰還是想前往中州一送,謝崇生怕宮中會懷疑起周生辰起兵謀反,周生辰卻心裏有數,他點了三千騎兵前往中州,謝崇陪同着周生辰一起。

周生辰駐兵扎守城外,漼廣生出一計,他讓宮內人逼迫着周生辰進宮,若周生辰肯進宮便能當場扶劉徽為帝,若他不肯進宮便坐實了謀反之名。周生辰如何不知宮內人的想法,他少年曾在殿中立過誓,願捨棄王姓自守西州,從此不再踏入中州半步,只不過為了見自己兄長最後一面,他還是破了誓言,且幼侄登基,人心不穩,他此舉也是想幫劉徽穩住人心。為了破了他有意起兵謀反的流言,他在殿中立下誓言,他這一生不娶妻妾,不留子嗣,也就無謀反理由。聽此,漼廣提起了時宜,想讓周生辰收了時宜為徒,好拉近皇家與漼家、南辰王府之間的關係,戚嬪大讚此意,周生辰也拒絕不得,只好應下此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