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大結局:慕容家團聚 蘇玉卿病重

八路軍軍官會要給蘇玉卿開表彰大會,蘇玉卿不願出風頭,月姝覺得蘇玉卿可以藉機幫慕容柏正名。陸康在表彰大會上讚揚了慕容柏在日本人身邊卧底,幫助八路軍抗日的英勇事迹,蘇玉卿除了強調慕容柏並非漢J之外,她還說明泰豐廠的工人們和八路軍的戰士們對泰豐廠的貢獻,治好眼睛的慕容楓和小喬出現在會場門口。

慕容家的人齊聚一堂,柳子書為慕容楓復明而高興,月姝公布了自己有孕的消息。月鸞和蘇玉卿在包餃子,做菜的小喬突然感覺噁心,蘇玉卿詢問過後斷定小喬一定是懷孕了。穿着破落的柳博霖與給泰豐廠送鐵料的商販偷偷見面,商販拿出一包炸藥並表示會按柳博霖的指示,將炸藥夾在鐵料里運進泰豐廠,柳博霖給了他一百塊大洋。

吃團圓飯的時候,月姝欲撮合蘇玉卿和梁銀豐,月鸞也跪求蘇玉卿不要再一個人孤單的生活,兩個孩子不忍心看着蘇玉卿這樣苦苦等待慕容柏,蘇玉卿卻只挂念慕容柏。蘇玉卿讓梁銀豐陪自己走走,兩人走到泰豐廠時已經天黑,梁銀豐表明自己想要照顧蘇玉卿一輩子,蘇玉卿還未回到就發現暗處似乎有人,原來是慕容柏一直跟在兩人身後。慕容柏發現了要進入泰豐廠搞破壞的柳博霖,梁銀豐也循着聲音找到了兩人,他還沒從慕容柏回來的驚愕中回過神,柳博霖就向慕容柏開槍了,梁銀豐撲到慕容柏身上幫他擋住了子彈。柳博霖立馬逃離現場進入泰豐廠,慕容柏欲帶梁銀豐去醫院,梁銀豐讓他先去阻止柳博霖。

最後趕到的蘇玉卿看到了受傷的梁銀豐,梁銀豐坦白了自己送走慕容鳶,陷害泰豐廠和慕容家人的實情,了解內情的蘇玉卿證明是齊四的疏忽才導致的火災,梁銀豐就此閉上了眼睛。蘇玉卿進入泰豐廠時,慕容柏正跟柳博霖扭打在一起,為了阻止柳博霖點燃炸藥,蘇玉卿悄悄從他背後打了他一棒子,柳博霖暈倒時正好摔在了轉動的切割機上,他的鮮血染紅了切割機的刀片。

苦苦等待多年的蘇玉卿抱住了慕容柏,激動之下她暈了過去。蘇玉卿被送到醫院,羅漢告知操勞過度的蘇玉卿命不久矣,慕容柏請羅漢儘力醫治蘇玉卿,聞聽此言傷心不已的小喬又要嘔吐,羅漢把自己的手帕借給小喬,小喬發現羅漢豆的手帕上竟然綉着一朵海棠花,這是蘇玉卿和慕容鳶最喜歡的花。羅麗說明她跟羅漢都是樂道院收養的孩子,五六歲大的羅漢剛到樂道院就生了一場重病,羅漢病癒后失去了從前的記憶。小喬要來羅漢幼年在樂道院的照片,慕容柏看着照片上熟悉的面容留下淚來,原來羅漢就是慕容鳶。

慕容柏撫摸着羅漢的臉龐,羅漢關於童年的回憶也慢慢被喚醒,兩人抱在了一起。小喬想讓羅漢跟蘇玉卿相認,羅漢覺得以蘇玉卿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不能承受劇烈的情緒波動,慕容柏決定將此事隱瞞下去。被搶救過來的蘇玉卿醒來,羅麗和羅漢貼心的幫蘇玉卿洗頭髮,羅漢看着病弱的母親仍挂念着走失的自己,他偷偷躲在病房外痛哭。

羅漢精心照顧着蘇玉卿,還幫蘇玉卿洗腳,蘇玉卿注意到羅漢總是偷看自己帶來的面具,她故意跟羅漢聊起自己的兒子慕容鳶,一直觀察着羅漢反應的蘇玉卿隱隱感覺到羅漢可能就是慕容鳶。蘇玉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她關心着懷孕的小喬和月姝,更叮囑柳子書和陸康照顧好兩人,最後把慕容柏和羅漢的手牽着握在一起。

蘇玉卿出院回到慕容柏,小喬還似從前那樣給蘇玉卿梳妝,蘇玉卿彷彿從鏡子里看到了年輕的自己和年少的小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