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3集:慕容府保護喬治 鳶兒失蹤

慕容鳶拿出慕容楓給他的金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子,月璃和月鸞讓他收好了,並告訴他可以用金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子在集市上買東西。小喬帶着三個孩子在集市上看雜耍,此時嗜賭成性的胡二仙正拿着慕容松給的大洋在賭場里玩,十賭九輸的胡二仙輸掉了所有的錢,輸紅眼后,胡二仙欲拿錢逃跑,卻被賭場的夥計打了一頓丟了出去。個子不高的慕容鳶總看不到雜耍,便被路邊的面人吸引,他拿着金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子跟小販換面人,敦厚的小販讓慕容鳶拿零錢給自己。拿着金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子的慕容鳶被胡二仙盯上,胡二仙拿了一個猴子面具帶走了慕容鳶。

胡二仙曾在慕容府門前見過慕容鳶,他企圖拿面具換金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子,精明的慕容鳶向他要一百個銅幣,胡二仙沒錢,慕容鳶感覺到了危險試圖離開,胡二仙怕被人發現便擄走了慕容鳶。

陳漢生拿着從上海警局傳來的照片和假鬍子,見過喬治的警長確認喬治就是照片上的人,為了能夠立功,警長鼓動陳漢生抓捕喬治。有了證據,陳漢生到慕容府要人,視喬治為摯友的慕容柏不肯交人,慕容柏的強硬態度讓陳漢生不滿,況且他是看在慕容松的面子上才如此客氣的。眼看兩人就要談崩了,問訊而來的蘇玉卿及時出面化解,陳漢生把逮捕令和證據拿給蘇玉卿看,蘇玉卿趁着陳漢生等人的注意力轉移之際,她給照片上的人像添了一顆痦子。

小喬發現慕容鳶失蹤后十分焦急,找遍了集市也沒見到人後,她把此事告訴給了蘇玉卿,分身乏術的蘇玉卿讓小喬帶人再去集市尋找。

蘇玉卿就這顆痦子提出異議,陳漢生拿着照片在燭火下細看時差點點燃了照片,慕容柏叫喬治出來,潔面過後的喬治果然沒有痦子。警長對喬治不依不饒,蘇玉卿說慕容府欲讓出與陳家合夥的生意股份,這實實在在便宜讓陳漢生放棄追問。鎩羽而歸的警員們議論紛紛,蘇玉卿建議慕容柏儘快給喬治在泰豐廠安排一個身份,慕容柏連忙拉着喬治去廠里介紹給工人們。

天黑了,蘇玉卿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着,小喬回來后拿着猴子面具,卻沒找到慕容鳶,據說慕容鳶失蹤前曾戴過這個面具。慕容鳶下落不明,深受打擊的蘇玉卿險些暈倒。

輸光了錢的胡二仙回到客棧,等待他的是喝醉了的胡萊花,胡萊花惡狠狠的眼神嚇壞了胡二仙,胡二仙覺得是妻子的早死造成現在的結果,胡萊花指責是嗜賭成性的胡二仙逼的母親跳河自盡。胡萊花拿着菜刀讓胡二仙剁掉手指明志,胡二仙下不去手,胡萊花要求胡二仙幫自己嫁入慕容府,胡二仙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一定能做到。

慕容府全家徹夜不眠的尋找慕容鳶,陳漢生也被請來幫忙,胡二仙神叨叨的上門說自己知道慕容鳶的下落,並不相信他的慕容柏欲攆走他,胡二仙叫囂着讓慕容柏對胡萊花負責,緊隨其後的胡萊花也來到慕容府,面對無賴的胡家父女,慕容柏被氣得吐血。被趕走的胡萊花覺得自己沒有希望了,胡二仙直言自己有辦法,像慕容府這樣的大戶人家最看中子嗣。

德國機床公司打電話讓慕容楓去簽合同,慕容楓誇獎梁銀豐手段高明,兩人在會客室等待時遇見了藤井櫻子,慕容楓堅果自己的報價告訴給了藤井櫻子,梁銀豐欲阻攔卻遭到呵斥,最終櫻井櫻子買走了所有的機床。梁銀豐責怪慕容楓壞事,慕容楓認為是梁銀豐壓價太低,才造成現在的局面,藤井櫻子離開前給慕容楓介紹了另一個機床廠家,慕容楓表示感謝。

大夫來看過後希望慕容柏好生調理身體,慕容松設圈套,得知慕容柏失去生育能力之事,他讓慕容柏搬到工廠去住,既能瞞過蘇玉卿,又能躲着胡家父女。

回到濰縣的慕容楓得知事情的經過後,找到胡家父女,並警告兩人不要再胡攪蠻纏。隨後慕容楓找陳漢生並指責他不作為,陳漢生礙於慕容楓曾在外地從軍的經歷不敢得罪他。尋人無果之際,陳漢生表示是青峰嶺的齊四綁架了慕容鳶,而齊四跟蘇玉卿素有淵源。陳漢生的話讓慕容柏很生氣,慕容松也不相信齊四會悄無聲息的綁架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