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0集:國共合作 柳博霖欲離開

塗處長說出泰豐廠製造的訂單將要用來對付共產黨,慕容楓斥責蔣介石和國民政府對日本侵略不作為,卻一心想要剿共,塗處長提醒慕容楓注意自己的言辭,並辯解蔣介石並不只是不想打日本人,只是沒信心能夠打贏。毛瑟手槍訂單的利潤讓柳博霖眼紅,蘇玉卿出面讓他絕了打這個訂單的主意。快人快語的蘇玉卿獲得了塗處長的賞識,他覺得把訂單交給泰豐廠是個正確的決定。

柳博霖的兒子柳子書請月璃看電影,但月璃對很受追捧的電影根本不感興趣,柳子書扔掉電影票跟月璃一起到益群學堂幫忙。為了追求月璃,柳子書也稱月姝為姐姐,並不看好柳子書的月姝拉月璃回家,並叮囑她要注意柳子書的身份。

梁銀豐對胡二仙太好,讓胡二仙受寵若驚,梁銀豐請胡二仙幫自己去益群學堂的夜校,聽聽夜校都講了些什麼。陸康在夜校里慷慨發言,從工人盡職的製作机械和滿清王朝的興衰,講明抗日救國是全中國各個階層人們共同的事情。深受影響的柳子書也要為抗日救個貢獻自己的力量,陸康擔心柳子書會把夜校的事情告訴柳博霖,觀察過柳子書的月姝認為柳子書不是柳博霖派來的。

夜校的辯論會上,陸康和月姝你來我往辯論着抗日救國的必要性,陸康的言辭被月姝聽出是出自共產領袖毛澤東。辯論會後大家都覺得陸康的發言十分精彩,月姝心中折服但嘴上並不承認。胡二仙離開夜校時引起大家的注意,杜黑子欲跟蹤調查他的來意。

杜黑子擔心陸康的發言會被有心人利用,陸康表示自己既然講了就不怕被抓,他想讓大家看清民國政府假抗日的醜惡嘴臉。在杜黑子的一再追問下,陸康承認自己信仰共產主義。月璃跟月姝到泰豐廠打球,正遇上陳漢生帶人來抓陸康,月姝質問他抓人的理由,陳漢生表示就是月姝說陸康是共產黨的。

慕容松質問月姝是否指認陸康是共產黨,月姝無言以對,月璃解釋說月姝是在辯論會上說的這話,慕容松責怪月姝當初執意要辦夜校,月姝堅持認為理不辨不明。柳子書勸柳博霖放了陸康,但柳博霖堅稱陸康是共黨,氣極的柳子書直呼柳博霖的名字並指責他是在為虎作倀,不僅不積極抗日,還抓捕一心抗日的共黨。柳博霖覺得柳子書深受共黨的毒害,便把柳子書鎖在了房間里。

陳漢生帶月姝到警局並讓她在指證陸康是共黨的言論書上簽字,月姝看着受傷的陸康後悔不已,陸康讓她簽字離開,月姝不得已簽下這份記錄著自己所說的話的言論書。月姝帶領着工人和學生到縣政府門口示威遊行,柳博霖不僅不怕,他還大談剿共抗日是民國政府的責任。見遊行的隊伍漸漸逼近,柳博霖讓陳漢生抓捕了多名學生和工人。

月姝和月璃被抓,慕容楓氣得要拿槍找柳博霖,慕容松讓他不要衝動。蘇玉卿主動去見柳博霖並提出把毛瑟手槍的訂單交給他,虛偽的柳博霖隨即同意放出月姝和月璃,但蘇玉卿讓他放出所有人,就在柳博霖猶豫的時候,柳子書的電話打了進來,遊行那天也在其中的柳子書此時正被關在獄中。慕容松帶着國共合作的最新消息來到縣政府,最終柳博霖放出了所有被抓的人。

柳博霖和陳漢生喝酒後,邀請陳漢生到家裡喝茶,這時柳博霖發現自己的書房傳來異響。兩人躲在門口抓住了書房中的人,這人竟然是柳子書。柳子書本打算拿着大洋和首飾解救窮苦人民,柳博霖斥責他不知好歹,柳子書掙脫束縛離開並表示自己不需要柳博霖搜刮民脂民膏來養活。

柳博霖想要離開濰縣但又可惜益豐廠偌大的產業沒法帶走,陳漢生讓他把益豐廠賣掉。為了把益豐廠賣個好價錢,柳博霖故意放出要拆掉德國機床的消息,對此心疼不已的慕容柏欲購買德國機床,柳博霖要一萬塊大洋,慕容柏囊中羞澀,柳博霖給他两天時間去籌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