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6集:蘇玉卿救人 喬治將回蘇聯

婚宴吃的正熱鬧,新縣長柳博霖跟陳漢生帶着警員闖入慕容府。柳博霖客氣得稱自己是來參加喜宴的,還說自己與慕容楓有過命的交情,慕容楓反問他來濰縣是否要搞軍閥割據,為了化解尷尬,慕容松請柳博霖入席。

柳博霖剛入席便一改低調,蘇玉卿似乎認識柳博霖。柳博霖將喬治是共黨的事情告知眾人,警員們聞風而動欲抓喬治,慕容楓拔槍相向,慕容松請柳博霖不要在婚宴上抓人,柳博霖不留情面的抓走了喬治。

柳博霖出生舊軍閥行伍,身上沾染了不少舊軍閥的壞習氣,這些慕容楓並沒在意,還與他稱兄道弟。柳博霖到了上海之後不僅拉幫結派弄權搜刮,還大殺共產革命人士,這讓慕容楓無法接受,兩人也因此割袍斷義。大家都在商議如何救出喬治,慕容楓決定第二天一早去縣政府會一會柳博霖。

身為新郎的梁銀豐忙活到了深夜,等待已久的胡萊花讓梁銀豐不要對她有非分之想,梁銀豐表示自己只想跟她做表面夫妻,胡萊花看出梁銀豐心中早有心儀之人。梁銀豐睡在地上,胡萊花穿着大紅的嫁衣坐在床上紅了眼眶。

慕容楓氣勢洶洶的闖進縣長辦公室,柳博霖表示自己抓共黨,完全是在執行蔣介石的指令,慕容楓直言蔣介石背叛孫中山遺訓,是徹頭徹尾的叛徒,柳博霖稱只想找一個安穩的靠山。慕容楓從南京政府離開是因為保護共黨,柳博霖希望慕容楓不要一錯再錯,氣憤的慕容楓拿槍指着柳博霖,柳博霖讓他動手,這樣正好可以還了他救自己一命的恩情。

慕容楓沒能下手,卻發泄似的朝天開了三槍,警員們進入辦公室將慕容楓抓了起來。慕容楓和喬治先後被抓,慕容松決定去省政府找人幫忙,慕容松離開后,蘇玉卿讓梁銀豐把自己的首飾送給柳博霖。柳博霖拿着首飾端詳,梁銀豐說明來意並轉述了蘇玉卿的話,柳博霖讓蘇玉卿親自來見自己。

陳漢生給慕容楓送來好酒好菜,還勸他去指認喬治是共黨,慕容楓表示陳漢生要是真想幫自己,就放自己和喬治出獄,圓滑的陳漢生說自己做不了主。梁銀豐將柳博霖的意思告訴給蘇玉卿,在一旁的慕容柏要去縣政府,本不願出面的蘇玉卿擔心慕容柏被扣在縣政府,便決定去見柳博霖,梁銀豐主動要求陪蘇玉卿同行。

柳博霖見了蘇玉卿十分殷勤,蘇玉卿開口與他交談,在縣政府門外等候的梁銀豐正在焦急的徘徊。陳漢生親自放出慕容楓和喬治,慕容楓不明白為何突然會被釋放,陳漢生說是省政府下達的指令。受到優待的慕容楓毫髮未損,而喬治卻被狠狠的打了一頓,喬治回到泰豐廠養傷,慕容柏得知后請他回慕容府。從小接觸机械的喬治喜歡泰豐廠的氛圍,反而住不慣高屋大院,這裏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家鄉,慕容柏擔心喬治還會被抓,他建議喬治先離開中國。

蘇玉卿走出縣政府時,梁銀豐詢問結果,蘇玉卿表示柳博霖已經答應放人,她讓梁銀豐保守秘密,對外只說兩人得以釋放是藉助慕容松的關係。胡二仙給慕容楓換洗的衣服,回家后就對梁銀豐和胡萊花吐槽自己現在是伺候人的下人,胡萊花讓胡二仙閉嘴。梁銀豐睡午覺也在地上,胡萊花躺在了他旁邊,梁銀豐不願與她親近。蘇玉卿告訴胡萊花,梁銀豐是難得的好人,信任蘇玉卿的胡萊花決定跟梁銀豐好好過日子。

蘇玉卿把準備送走喬治的消息告訴給慕容松,眼看外面局勢一天比一天嚴峻,慕容松不僅同意了,他還想讓喬治帶走月璃和月鸞,喬治跟慕容府眾人告別,月璃不願離開蘇玉卿,喬治答應給月鸞安排最好的蘇聯學校。

蘇玉卿將泰豐廠的鑰匙交給了梁銀豐,從此梁銀豐就是泰豐商行的經理了,他陪喬治去泰豐廠告別,喬治拿走螺栓作為紀念品,並跟他講述了什麼是工匠精神。這些話,讓梁銀豐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梁銀豐發誓一定奪回屬於自己和父親的泰豐廠。有心事的梁銀豐喝醉酒,回家后他把胡萊花當成了蘇玉卿,暗戀蘇玉卿多年的他認為是慕容家搶走了本該屬於他的一切,包括蘇玉卿。胡萊花百般解釋,但瘋魔了的梁銀豐根本聽不進去,他拉着胡萊花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