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9集:峰迴路轉 慕容柏平安出獄

月姝問梁銀豐知不知道是誰陷害了慕容柏,梁銀豐欲言又止,胡二仙插話說自己知道,擔心事情敗露的梁銀豐岔開話題,他指責胡二仙缺德得連棺材錢都貪。

在藤井工廠工作的大崔竟然有錢盤下店鋪,陸康勸他不要為了錢財失去大義。月姝在胡二仙的帶領下也找到了大崔,大崔堅稱自己製作的機船零件絕對沒有問題。月姝支走陸康后帶着大崔來到飯店,月姝表示如果大崔可以出面證明藤井工廠的零件有問題,她就幫大崔籌集開鋪子的錢。

開鋪子的錢數目不小,正在為此發愁的月姝遇到了陸康,她這才知道陸康和小喬是兄妹關係。月姝質問陸康為何不去打撈沉船,陸康表示沉船是證物,大崔是證人,兩者都很重要。月姝催促他儘快找到證物,陸康理解月姝想救出慕容柏的焦急心情,但他勸月姝不要用賄賂證人方式,讓證人說假話。

陸康期望大崔能夠理解泰豐廠的工人,幫助泰豐廠把慕容柏救出來,但大崔死活不承認藤井工廠的零件有問題,對盤鋪子錢的來源也三緘其口。沉船的柴油機被打撈了上來,陸康看到綁在柴油機上的炸藥想起那天在河邊遇到的趙大娘。趙大娘家有兩個兒子,小兒子錐子在益群學堂上學,大兒子鋸子在炮仗作坊當學徒。月姝到學堂詢問后得知,鋸子已經失蹤多日。陸康和月姝詢問趙大娘,趙大娘想起鋸子失蹤前不僅給家裡買了糧食,還給錐子換了新書包,而且曾有一個操着外地口音的人來找過鋸子。

陳漢生接到陸康的報案后把柴油機帶回了警局,而失蹤多日的鋸子的屍體也被泰豐廠的人找到。根據種種證據證明鋸子就是製造沉船事故的人,趙大娘描述了在鋸子生前跟他接觸的人的樣貌和穿着,月姝認定此人就是小島,陳漢生以日本是民國政府的友邦為由,拒絕抓捕小島,月姝要求陳漢生放了被冤入獄的慕容柏。

小島眼感嘆摧毀泰豐廠一事功虧一簣,柳博霖讓小島就不必過分擔心,並提起小島答應給他藤井工廠股份一事,小島表示自己會信守諾言。月姝痛恨鋸子,陸康指出鋸子只是窮苦百姓中的一員,只是沒有接受過教育,不懂民族大義的愚昧百姓中的一個代表。柳博霖和陳漢生不肯放慕容柏,這讓月姝十分憤慨,蘇玉卿從容得讓她先去看看慕容松。還未痊癒的慕容松牽掛着益群學堂,他告訴月姝,只有百姓受到教育,才能理解民族大義,才能推翻不公正的統治,才能談實業救國,月姝明白教育救國是喚醒國人的唯一方法。

陸康召集工人到益群學堂聽課,月姝請陸康給大家講講現在的形勢。陸康深入淺出的講述了近日日軍攻打上海和東北淪陷等事,描繪了北平等地工人和學生在街頭遊行的場面。燃起熱血的工人和學生在濰縣遊行,小島尋求柳博霖的庇護,柳博霖安排陳漢生護送小島和藤井櫻子離開。月姝和陸康帶領工人進入藤井工廠,柳博霖表示藤井工廠將會改名為益豐廠,由縣政府管轄。月姝質問柳博霖,為何不放慕容柏出獄,裝作毫不知情的柳博霖命令陳漢生即刻放人。

慕容柏平安歸來,慕容府設宴慶祝,慕容柏感謝月姝救自己出獄,月姝表示這都是陸康的功勞,陸康認為只要國人團結一心,就不會被打到,入獄后思考良多的慕容柏明白了教育救國是最重要的事情,他理解慕容柏創辦益群學堂的用心。別忽略的梁銀豐失落的回到家中,他感嘆胡萊花和胡二仙才是自己的親人。

慕容楓為泰豐廠拉到一個給省政府製作毛瑟手槍的訂單,月姝邀請陸康參加夜校辯論,陸康請慕容柏同行,慕容柏表示自己還是對研究如何製作手槍更有興趣。慕容楓和蘇玉卿在酒樓請人吃飯,隨行的梁銀豐看到柳博霖正在隔壁宴請省里來的塗處長,慕容楓端着酒來到隔壁包間 ,三人寒暄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