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9集:工人鬧事 陸康幫忙解危機

距離發工資的日子越來越近,蘇玉卿派梁銀豐去上海收柴油機的貨款。臨行之前,梁銀豐暗示胡二仙可以借泰豐廠發不出工資的機會,攛掇工人鬧事。

開工資的日子到了,工頭老馬讓蘇玉卿給工人們一個交代,蘇玉卿細數慕容家對工人們的優待,並以慕容家的信義保證三天後就能發工錢。慕容柏擔心三天之後能否發出工資,蘇玉卿表示只能祈求梁銀豐一切順利,早日回來。

梁銀豐到了上海就收到了貨款,但他沒有趕回濰縣,反而在妓院里花天酒地。梁銀豐謊稱自己在等結賬,還需要在上海逗留幾日。慕容柏埋怨蘇玉卿把希望都寄托在梁銀豐身上,慕容楓拿着自己的私房錢給泰豐廠解圍,雖然錢不多,但蘇玉卿還是很感謝慕容楓的慷慨。機靈的慕容楓想要用計謀來拖延發工資的日期,慕容松否定了他的主意,畢竟慕容府以信義立家,不能欺騙工人。蘇玉卿再發電報給梁銀豐,盼他拿到錢后速歸。此時左擁右抱的梁銀豐喝着紅酒好不快活,他就是想等泰豐廠垮掉之後再回去。

慕容柏因為工人罷工而埋怨蘇玉卿,蘇玉卿耐心的勸慕容柏再等等。老馬逼慕容柏給工人發工資,否則就把泰豐廠拆了換錢,被氣極的慕容柏摔了茶杯轉身離開。小喬為了幫蘇玉卿解決眼前的困難,便去找慕容楓幫忙,轉眼間慕容楓帶着裝滿銀元的箱子趕到了泰豐廠。見到錢后,工人們不再吵鬧,蘇玉卿知道這是緩兵之計便借口發工資需要做賬,讓工人們等幾天後做好賬再發工資,老馬等人信以為真,狡猾的胡二仙提出自己馬上就要工資。衝動的慕容楓要打胡二仙,胡二仙掀翻了裝銀元的箱子,工人們看見銀元下面竟然全是石頭。被欺騙的憤怒徹底點燃了工人們的情緒,慕容柏被打傷腦袋。聞訊趕來的陳漢生了解了情況后覺得確實是慕容家有錯在先,慕容楓斥責陳漢生挑撥離間,陳漢生收兵離開。

工人們鬧着要去藤井工廠,剛剛從藤井工廠離職的陸康帶着工友們來到泰豐廠,他講述了日本人壓榨工人的事情,甚至有工人因疲勞度過而亡。陸康等人想要到泰豐廠工作,雖然泰豐廠暫時有困難,但他相信慕容府的信譽。壞事變好事,蘇玉卿連忙對陸康等人表示歡迎,胡二仙還想鬧事,慕容楓將他攆走。姍姍來遲的慕容松帶來了一個好主意,他宣布凡是在泰豐廠干滿五年的工人都可以得到泰豐廠的股份,這樣工人們自己當家做主,再也不擔心他們回離開泰豐廠了。

陸康受到了慕容松等人的禮遇,慕容柏看着陸康製作的零件十分滿意,便許諾給陸康最高的工資,在一旁的杜黑子有些嫉妒。小喬看見陸康感覺十分親近,蘇玉卿問她是否需要自己幫忙給她說親,杜黑子連忙阻攔。

梁銀豐回來后發現工廠里空無一人十分高興,他裝作卑微的樣子給蘇玉卿道歉,蘇玉卿表示危機暫時解除了,讓他不必自責。這一切出乎梁銀豐的意料,看着泰豐廠的招牌,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個耳光。梁銀豐看出杜黑子的不滿,便唆使杜黑子去找陸康的麻煩。

泰豐廠要給工人股份的事情引起了廣大工人的熱議,藤井工廠人員流失嚴重,小島打了藤井櫻子一巴掌,並斥責她只知道跟慕容楓廝混,忘記了帝國的大業。為了儘快打垮泰豐廠,小島讓大崔等人去泰豐廠損壞設備,陸康發現廠房內的聲響要去查看,喝了酒的杜黑子攔住了他,兩人扭打在了一起。一心記掛工廠的陸康掙脫後進入廠房,大崔等人撤離時打暈了陸康。大崔等人去見小島,小島叮囑他們不要暴露,並讓他們找機會再去泰豐廠。

蘇玉卿請陸康到慕容府養傷,杜黑子擔心小喬和陸康接觸過多。慕容楓因為藤井工廠到泰豐廠門口招工而生氣,藤井櫻子欲言又止的表示抱歉,慕容楓追問她是否有隱情,藤井櫻子表示自己可以親自到慕容府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