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0集:藤井工廠有秘密 櫻子設局

藤井櫻子帶着禮品到慕容府道歉,她將這一切歸結到手下辦事不利,慕容松接受了道歉,蘇玉卿希望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藤井櫻子十分客氣的保證自己以後會注意。離開慕容府時,藤井櫻子表示自己缺少工人,有一批柴油機的訂單無法按時完成,慕容楓主動提出自己可以幫忙想辦法,藤井櫻子開心的抱住了慕容楓,小島催促藤井櫻子離開。兩人的互動被梁銀豐看在眼裡,他默默的從後門離開。

慕容楓想借泰豐廠的工人給藤井櫻子,慕容柏有些猶豫,梁銀豐提議讓泰豐廠收取少量工錢幫藤井工廠製作柴油機,慕容楓覺得可行,慕容柏讓梁銀豐跟藤井櫻子交涉此事。梁銀豐表明來意后,藤井櫻子覺得這個提議不錯。梁銀豐離開時遇見了在藤井工廠的胡二仙,胡二仙想回泰豐廠,梁銀豐拒絕幫忙。小島看出梁銀豐想跟藤井櫻子合作,藤井櫻子也發現梁銀豐對自己的敵意似乎消失了。

杜黑子正因為陸康住在慕容府而心煩,梁銀豐正巧路過發現了他。梁銀豐跟蘇玉卿彙報泰豐廠幫藤井櫻子製作柴油機的事情,蘇玉卿讓他以後泰豐廠的事務必先跟自己商量。杜黑子隨梁銀豐到慕容府,小喬對糾纏不休的杜黑子十分厭煩。小喬端着水欲幫受傷的陸康擦洗,陸康拗不過小喬只好同意,小喬無意間看到陸康背上的傷疤。杜黑子日夜惦記着小喬,梁銀豐願意幫忙,杜黑子認梁銀豐做哥哥。杜黑子喝酒後偷偷潛入慕容府,此時小喬正在沐浴,被聲響驚動的小喬從浴桶里站了起來,在她的背後也有一塊傷疤。

胡二仙帶着酒找梁銀豐,見梁銀豐不肯幫忙,胡二仙說出自己在藤井工廠的發現,梁銀豐讓胡二仙弄清楚藤井工廠晚上偷偷生產的究竟是什麼。胡萊花見胡二仙愁眉苦臉的,便讓胡二仙去討好蘇玉卿。胡二仙拿着葯去見蘇玉卿,並告訴蘇玉卿,慕容柏有隱疾,潑辣的小喬直接打跑了胡二仙。胡萊花氣胡二仙說不到點子上,她拿着葯去找蘇玉卿道歉,蘇玉卿這才知道慕容柏受傷的隱私部位還沒有康復。

蘇玉卿帶着補藥去泰豐廠,慕容柏只好說出自己的傷情,他擔心自己不能康復,蘇玉卿讓他積極接受治療。工廠內發出異響,兩人連忙出來查看,帶人守衛工廠的陸康追上了來搗亂的人,這次又是大崔。陸康放走了大崔還幫他拖延時間,杜黑子發現后質疑陸康的動機,跟隨陸康而來的工人認為杜黑子污衊陸康。蘇玉卿出面制止了爭吵,她信任陸康,也相信杜黑子的為人。

泰豐廠如期交出了幫藤井工廠製作的柴油機,藤井櫻子覺得泰豐廠的生產力不容小覷,她想讓泰豐廠為自己所用,這樣她的計劃就能順利實施。小島詢問秘密貨物是否準備好,藤井櫻子表示現在需要一個秘密運走貨物的機會。

藤井櫻子提出要拿藤井工廠的柴油機跟泰豐廠的柴油機進行性能上的比拼,痴迷柴油機製造的慕容柏答應下來,慕容楓還幫兩人拍了照片。第二天的報紙上刊登這兩家工廠斗機的新聞,還配有藤井櫻子和慕容柏握手的照片,慕容柏只以為是簡單的技術交流,蘇玉卿表示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她讓梁銀豐立馬去報社刊登文章澄清。

梁銀豐出門時遇見了陳漢生,陳漢生告訴他,柳博霖已經將斗機一事上報給了省里。回去后,陳漢生詢問柳博霖的用意,柳博霖認為此次斗機泰豐廠必輸無疑,自己將此事上報到省里,泰豐廠輸了將會讓慕容府從此消沉。

慕容松早就擔心泰豐廠樹大招風,但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他叮囑慕容柏一定要沉着應對,慕容柏對自己的柴油機很有信心。慕容楓找藤井櫻子興師問罪,藤井櫻子解釋自己將消息發布在報紙上,是為了宣傳泰豐廠和藤井工廠,她已經計劃好讓兩家工廠的柴油機打成平手,被安撫的慕容楓對自己的態度表示道歉。

斗機比賽即將開始,慕容柏臨走之前,蘇玉卿端來補藥給他,慕容柏皺着眉頭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