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1集:斗機開始 陷阱重重

藤井櫻子請濰縣商戶任會長來主持斗機比賽,省政府非常重視這次斗機比賽,委派肖專員蒞臨現場,柳博霖及慕容松等人特意到火車站接車。跟肖專員同來的還有各大報社的記者,為的就是讓各界人士都對柴油機的性能有更深刻的認識。肖專員在現場進行賽前講話,他把這次斗機比賽從兩個工廠的內部切磋,上升到了民族工業製作水平之間的較量,梁銀豐覺得這對慕容家來說非常不利,慕容松也明白這個道理,可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比賽開始后,肖專員發現泰豐廠的柴油機十分破舊,慕容楓發覺后責怪慕容柏為什麼不拿新機器參加比賽,慕容柏解釋新機器需要磨合才能達到最佳的使用狀態,而這台機器就是剛剛磨合好的。小島決定改變讓兩家平局的計劃,讓藤井工廠的柴油機獲勝,這樣慕容家將會因此徹底垮掉,那麼自己就可以藉機把泰豐廠收入囊中。柳博霖不看好泰豐廠的柴油機,他讓陳漢生去訂酒席給肖專員接風,同時慶祝藤井工廠獲勝。

小島讓人搬來燈泡現場演示用柴油機發電,這引起慕容柏的注意,同時慕容楓發現藤井櫻子不在現場。藤井櫻子親自押送秘密貨物,不明就裡的慕容楓找到她后想要同行,藤井櫻子以不方便為由斷然拒絕。

賭場里就斗機結果開設了一個賭局,嗜賭的胡二仙自然不能錯過,為了保證能夠賭贏,他鬼鬼祟祟的找在藤井工廠工作的大崔詢問實情,大崔表示這台柴油機在名古屋的斗機比賽中從沒輸過,是專門為斗機準備的並不適合生產。陸康發現大崔離開現場後跟了過去,他問大崔為什麼要幫日本人毀壞泰豐廠的設備,就在大崔欲言又止時杜黑子出現,杜黑子揪住大崔不放。杜黑子帶着大崔到斗機現場說明他就是破壞泰豐廠的人,小島指責沒有任何證據的杜黑子是在污衊大崔,慕容松出面斥責杜黑子。肖專員讓陳漢生守衛好鬥機現場,他不允許任何人來破壞這次比賽。

慕容楓騎馬追出城去,正趕上藤井櫻子被青風嶺的土匪攔截,慕容楓打傷土匪救走了藤井櫻子。兩人棄馬躲進林子,奈何土匪對地形掌握的十分熟悉,兩人還是被抓回了青風嶺。小喬回慕容府時發現慕容楓不在府內,而她送飯時在斗機現場也沒看到慕容楓,蘇玉卿得知此事有些擔心。泰豐廠的工人輪換着回去吃飯,大崔問小島,工人們是否可以回去吃飯,根本不拿他們當人看的小島斷然拒絕。

得到消息的胡二仙在賭場大肆宣揚藤井工廠必勝,圍觀的賭徒們見他說的有鼻子有眼全都下注給藤井工廠,賭場老闆問胡二仙賭誰贏,胡二仙悄悄把錢投給了泰豐廠。

吃飯時,柳博霖唱衰泰豐廠,還說泰豐廠雖敗猶榮,肖專員表示輸就輸,在他這裏沒有雖敗猶榮這個說法。柳博霖欲邀請肖專員泛舟,肖專員以怕水為由拒絕。

柳博霖讓陳漢生想辦法把泰豐廠的柴油機停下來,但又不能讓人發現機器遭到破壞,陳漢生便派人去攔截泰豐廠負責送柴油的工人大江。大江拚死阻攔卻沒能保護住柴油,慕容柏得知后心急如焚,如果沒有柴油,柴油機隨時都會停止運行,陸康立馬回廠拿油,梁銀豐則去跟小島商量借油,小島一種種理由拒絕藉由。

因為打傷了土匪,慕容楓遭到了鞭刑,齊四痛恨日本人,決定將藤井櫻子送給手下享用。慕容楓大吼着要跟齊四單挑,齊四表示如果他贏了,自己可以放過藤井櫻子。在軍中訓練多年的慕容楓身手了得,不管是擒拿還是槍法都取得了勝利,齊四將兩人關入大牢。

梁銀豐看到鬼鬼祟祟的胡二仙,兩人合計一番后,梁銀豐讓胡二仙去破壞藤井工廠的柴油機,而自己則去找小島的麻煩,吸引大家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