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2集:梁銀豐救人 泰豐廠獲勝

梁銀豐和小島的爭執引起兩邊工人發生衝突,陳漢生一槍震懾住了眾人,胡二仙在驚慌失措中拔掉了燈泡的插座,這引起大家的注意。小島認為是有人故意所為,另一邊泰豐廠的柴油機正因為柴油耗盡而即將停止運行。

受傷未愈的陸康遇見了被攆走的杜黑子,他讓杜黑子趕快把柴油送到慕容柏手中,杜黑子擔心陸康設計害他,陸康焦急的問他是否想看着泰豐廠豆機失敗,這才相信他的杜黑子連忙拿着柴油趕往現場。杜黑子的及時出現解了慕容柏的燃眉之急,事後肖專員嚴肅得表示不允許任何人再破壞比賽,還讓陳漢生就比賽發生的事件進行徹底調查。

陸康把及時送油的功勞讓給了杜黑子,慕容松給兩人記下大功。慕容柏問梁銀豐的計謀,梁銀豐直言自己都是為了泰豐廠,慕容柏斥責他的小人伎倆,表示技術發展是實業救國的唯一出路。

青風嶺的土匪用飛鏢給慕容府送信,肖專員沒想到土匪竟敢如此猖狂,質問陳漢生是否能保一方平安。肖專員提議先救人,小島認為鬥技更重要,柳博霖也幫小島說話,慕容松只好請去過青風嶺的梁銀豐去贖回慕容楓,蘇玉卿欲拿出自己的首飾當做贖金。

梁銀豐被土匪帶上青風嶺,齊四看着慕容府給他的欠條覺得很可笑,梁銀豐解釋慕容府的資金周轉困難,只要泰豐廠的柴油機賣出去必定會把錢如數給他。齊四看不起替殺父仇人賣命的梁銀豐,梁銀豐表示自己沒有忘記仇恨,他已經有詳盡的計劃把泰豐廠奪回來。為了配合梁銀豐,齊四同意放走慕容楓,但慕容楓執意要帶藤井櫻子一起走。藤井櫻子問及小島為何沒來救自己,梁銀豐說小島要等斗機結束再來。梁銀豐認為藤井櫻子還有利用價值,被說服的齊四表示可以放走兩人,但慕容楓需要經過一次考驗。

齊四拿來左輪手槍讓慕容楓跟藤井櫻子輪流朝自己開槍,慕容楓朝自己開了一槍后,又替藤井櫻子開了一槍。慕容楓發起狠來朝自己連開數槍,好在槍里沒有子彈,獲得重生的慕容楓和藤井櫻子緊緊抱在一起。臨走前齊四告訴梁銀豐要小心藤井櫻子,因為她押運的秘密貨物是一批刻了膛線的槍管。

慕容楓和藤井櫻子回家收拾了一番后趕到斗機現場,藤井櫻子擔心知道內情的梁銀豐會揭發他們的秘密,所以想要主動認輸,但就在她要講話的時候,藤井工廠的柴油機突然停止運行,這一幕出乎所有人都預料。

熬了多日的慕容柏放鬆了繃緊的精神,台上的肖專員和台下的工人都很高興,肖專員請慕容柏講話,慕容柏激勵工人們為實業救國做出自己的貢獻。眾人的激情被點燃,大家大聲呼喊着泰豐威武。陳漢生看着如此愛國的慕容柏深覺慚愧,柳博霖表示泰豐廠再厲害,也得聽他的擺布。

慕容松將先總理書寫的“實業救國”送給慕容柏,他對慕容柏堅持不懈的努力做出肯定,並寄予更多的期望。慕容松提議拍照留念,一張洋溢着笑臉的照片定格了時間。

柳博霖到陳漢生家做客,陳漢生拿出藤井工廠百分之十的股權書交給他,這是藤井櫻子給柳博霖的。柳博霖看不上藤井工廠的股份,現在他眼中只有如同搖錢樹一樣泰豐廠,但是為了發揮泰豐廠的最大價值,柳博霖需要跟藤井櫻子合作。

柳博霖提及陳漢生與蘇玉卿曾有婚約,他感嘆陳漢生因為蘇玉卿被齊四綁架而退婚實在不是明智之舉,柳博霖覺得木訥的慕容柏根本配不上蘇玉卿。

慕容柏的成功讓梁銀豐很不開心,失意的他喝的酩酊大醉。慕容柏終於住在了家裡,他還準備了留聲機和滿院的燈光請蘇玉卿跳舞,兩人共舞一曲感情升溫。慕容柏拿出親手製作的簪子給蘇玉卿戴上,蘇玉卿非常喜歡。

第二天,蘇玉卿拿着兩張電影票準備帶慕容柏放鬆心情,但慕容柏卻急着取泰豐廠整理資料,蘇玉卿掩飾了自己的失落送慕容柏離開。沒有慕容柏的陪伴,蘇玉卿把電影票送給小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