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4集:困難重重 造船終成功

喝醉的慕容楓朝慕容柏發起酒瘋,他責怪慕容柏與藤井櫻子交往過多,毫不在意自己的感受,他甚至揣測慕容柏對藤井櫻子有非分之想。對感情之事木訥的慕容柏理解不了慕容楓的想法,慕容楓一怒之下砸壞了外購回來的船尾軸。把辦公室搞得一團糟的慕容楓甩手離開,慕容柏心疼壞掉的船尾軸。慕容柏安排梁銀豐再購買一個船尾軸,梁銀豐表示船尾軸缺貨,新尾軸的到貨時間沒辦法確定,陸康建議兩條腿走路,除了梁銀豐外購,他們自己可以試着製作船尾軸。梁銀豐感嘆沒有船尾軸就沒辦法按時完工,這真是上天都在幫他搞垮泰豐廠。

慕容松訓斥慕容楓,醒酒了的慕容楓對自己的行為也很後悔。還有一周就到孔子的誕辰了,慕容松到泰豐廠主持造船,慕容柏表示不出意外的話,加班加點全廠出動就可以完成造船,梁銀豐表示泰豐廠其他的訂單已經積壓了不少,如果為了造船不能按時交貨的話,後果很嚴重。蘇玉卿覺得跟顧客解釋清楚,並補償一些定金就可以解決。梁銀豐否定的蘇玉卿的提議,慕容柏覺得態度消極的梁銀豐很不正常。慕容楓建議把完成不了的訂單交給藤井工廠,慕容柏斥責他到現在還想着藤井櫻子和她的藤井工廠。

蘇玉卿提醒慕容柏在趕進度的時候不能忽略汽船的質量,慕容松和慕容柏深以為然。蘇玉卿到河邊祈禱,希望造船所積下的福澤可以保佑慕容鳶的在天之靈。

蘇玉卿不想坐以待斃,召集大家集思廣益想辦法,慕容柏認為安排工人加班加點可以完成造船任務,慕容松讓梁銀豐去尋找適合的工廠代加工泰豐廠積壓的訂單,慕容楓幫着篩查工廠的生產資質。

梁銀豐稱採購不到尾軸,而泰豐廠也始終做不出合格的尾軸,造船任務停滯不前。梁銀豐知道藤井工廠的德國機床能夠做出合格的尾軸,他讓藤井櫻子不要把機床借給泰豐廠,並許諾事成之後,會把泰豐廠的訂單都交給藤井工廠。

慕容楓為自己誤解慕容柏而深感慚愧,蘇玉卿開解他,兩個人走到一起是需要緣分的。慕容楓做事彌補自己的過失,蘇玉卿安排他把泰豐廠積壓的訂單給藤井工廠,條件是藤井櫻子得把德國機床借給泰豐廠。

慕容楓跟藤井櫻子簽訂了協議,他全程秉承着公事公辦的態度,然而事後他跟蘇玉卿坦白,他是真的放不下藤井櫻子。慕容楓想把自己在泰豐廠的股份送給藤井櫻子,或許這樣藤井櫻子就不會這麼辛苦了。蘇玉卿理解慕容楓的心情,她問慕容楓,能否確認藤井櫻子的心意。

拿着合同的慕容楓遇見了梁銀豐,梁銀豐得知情況后變了臉色,他趕忙去質問藤井櫻子為何不遵守和他的約定,藤井櫻子表示自己只想拿到訂單,至於是誰給她的,她一點兒也不在意。

梁銀豐到工廠查看造船進度,他對杜黑子說造船完成后,蘇玉卿要把小喬嫁給陸康。為了延遲造船進度,杜黑子故意找陸康的茬,無意糾纏的陸康被逼着跟杜黑子比試摔跤。打成一團的兩人,被慕容柏制止,因為杜黑子耽誤了造船進度,慕容柏一氣之下要攆走杜黑子。

蘇玉卿帶着小喬來送飯,正巧撞上這事,小喬看到光膀子的陸康背後有一個燒傷樣的胎記,這跟她身上的胎記一模一樣。小喬說起母親唱過的歌謠,陸康跟着附和,原來兩人是親兄妹。陸家逃難時兄妹分離,妹妹被好像人帶到了濟南,后又在大橋下遇見了蘇玉卿,蘇玉卿收留了她並給她取名小喬。

小喬和陸康相認,杜黑子成為兩人能夠相認的功臣,慕容柏仍要懲罰杜黑子,在蘇玉卿的建議下杜黑子和陸康結為異性兄弟,她讓兩人精誠團結,為造船貢獻自己的力量。蘇玉卿讓人把德國機床搬到了泰豐廠,眼看着造船即將成功,工人們都鉚足了勁頭。

胡萊花給工人們送飯時看到大家都在趕工,這讓她想起梁銀豐藏在家裡的新尾軸。為此胡萊花曾斥責梁銀豐心術不正,情急之下,梁銀豐說泰豐廠原本是屬於自己的。尾軸加工成功,慕容柏和工人們十分興奮,胡萊花想起胡二仙曾說新船有血光之災,相信科學的慕容柏根本不在意鬼神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