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6集:新船成功下水 慕容楓成婚

省里來信,肖專員於十天後到達濰縣,柳博霖詢問造船進度,剛剛去過泰豐廠的秘書表示專員來時可以完成造船任務。柳博霖吩咐秘書在最後幾天再把肖專員的巡察的日期告訴慕容府,並叮囑秘書做好接待肖專員的準備工作,秘書提議讓慕容府出錢招待肖專員,獲得了柳博霖認可。

陸康發現造船圖紙丟失了重要的兩頁,尋找無果后欲將此事告知慕容柏,在慕容府門口遇到蘇玉卿時,梁銀豐懷疑是日本人偷走了圖紙,他叮囑蘇玉卿防範藤井櫻子,蘇玉卿表示自己不會讓藤井櫻子參與到造船之中,而且藤井櫻子嫁入慕容府屬於家事,不能跟公事混為一談,兩人的談話被梁銀豐偷聽。

第二天慕容柏查看圖紙時,丟失的圖紙竟然回來了,慕容柏沒把這事放在心上,杜黑子也認為是自己眼花了,只有陸康仍沒打消疑慮。陸康約大崔喝酒時把造船的圖紙給他看,大崔說這圖紙上的零件跟藤井工廠正在製作的零件一摸一樣。

胡萊花伺候梁銀豐洗澡的時候提起陸康找蘇玉卿的事情,她擔心陸康會取代梁銀豐在泰豐廠的位置,也擔心梁銀豐真實身份被人發現。為了讓藤井工廠的零件順利組裝到機船,梁銀豐連夜給小島送信,讓他在一早把零件做好。

陸康把藤井工廠做機船零件的事情告知蘇玉卿,蘇玉卿十分擔心,為了不讓日本人陰謀得逞,陸康決定嚴把質量關。胡萊花暗中幫梁銀豐監視蘇玉卿,得知此事後,梁銀豐帶着胡二仙欲阻攔陸康。掙脫的陸康趕到泰豐廠要檢查零件,此時慕容柏已經把零件組裝起來了,陸康執意要拆下零件進行質量檢測,慕容柏把機器發動起來證明零件沒問題。

秘書將肖專員到來的消息告知慕容柏,慕容柏組織工人將機船的各個部分組裝起來。蘇玉卿擔心機船會出問題,小喬安慰蘇玉卿,藤井櫻子馬上就是慕容府三奶奶,不會害慕容府。蘇玉卿提起零件加工事宜,慕容柏覺得蘇玉卿疑心太重。給肖專員準備的接風宴上,柳博霖等人作陪。肖專員十分看重第二天的機船試水,柳博霖想起肖專員怕水。

慕容松帶弟弟們和弟媳祭父母,眼看着慕容楓就要成家,他作為大哥的使命終於要完成。此時梁銀豐在家祭拜父親,他希望父親能保佑他把泰豐廠奪回來。

為了讓泰豐廠製造的新船試水失敗,柳博霖等人聚到了一起,陳漢生譏諷沒在零件上動手腳的小島是想立牌坊的妓女,柳博霖提議用炸藥炸船,這樣不僅查不出是哪個零件出問題,可以保護藤井工廠,還可以炸死慕容府的人,一石三鳥,而且怕水的肖專員也不會乘船。

試水在即,慕容松的一番慷慨陳詞激起肖專員的熱情,肖專員竟然要乘船渡河,柳博霖連忙讓人停止炸船計劃。新船試水成功,上下一片歡騰,肖專員親自題字,江北第一廠,送給泰豐廠。眾人返回泰豐廠參加慕容楓的婚宴,肖專員來要去吃喜酒。

蘇玉卿張羅着喜宴,胡萊花覺得所謂的愛情並沒有實際的用處,蘇玉卿告訴她患難才能見真情。小喬偷偷把一道符放在了慕容楓的婚床上,希望能夠壓制住藤井櫻子,不讓她再作亂,這道符是胡二仙的。

慕容府的喜轎到了藤井工廠,可此時藤井櫻子遲遲沒能等來炸藥炸響,小島帶回肖專員意外乘船的消息,他讓藤井櫻子真的嫁給慕容楓,對中國人充滿敵意的藤井櫻子拒絕嫁給慕容楓。小島為了得到泰豐廠,希望藤井櫻子服從命令,藤井櫻子寧願毀了泰豐廠,也不願意嫁給慕容楓,情急之下,小島打了藤井櫻子一巴掌。

接新娘的花轎遲遲不回,蘇玉卿焦急萬分,不得已之下,胡萊花提出讓小喬裝新娘矇混過關,杜黑子堅決反對。小島為了防止慕容府發現他們的真實意圖,勸藤井櫻子先嫁給慕容楓,再從長計議。藤井櫻子穿着日本的婚服趕到泰豐廠,肖專員作為證婚人主持了慕容楓和藤井櫻子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