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7集:新船爆炸 泰豐廠遭圍攻

百姓們坐着泰豐廠的新船渡河,船突然着火,小島安排的爆破手趁亂條船,爆破手還沒來得及數錢,就被穿着便衣的小島殺人滅口,離開時小島還帶走了他給爆破手的錢。岸上的人圍觀了新船起火到爆炸的過程,乘客有的被迫跳水,有的直接被炸死。

岸邊的人跑去泰豐廠報信被梁銀豐阻攔,梁銀豐許諾會將此事轉告慕容松,攆走了報信的人。為了報復慕容松,他隱瞞了此事,只派胡二仙去河邊查看情況。胡二仙到了岸邊看見死傷慘重被嚇得腿軟,有人認出胡二仙是慕容府的人,眾人打了胡二仙一頓並讓他回泰豐廠報信。

慕容府的人正沉浸在心悅當中,肖專員也對慕容家和泰豐廠稱讚有加,慕容松謙虛的表示慕容府會再接再厲。就在肖專員被離開時,警員報告泰豐廠的新船發生爆炸一事,並有死者家屬扛着屍體正往泰豐廠來。

慕容柏不明白自己造的船為何會發生爆炸,為此他又着急又沮喪。梁銀豐主動帶領着工人將泰豐廠大門堵住,蘇玉卿提出先送肖專員離開泰豐廠,肖專員也擔心此事會牽連到自己。蘇玉卿安排肖專員從後門離開,慕容松把自己的外衣給肖專員穿上,為的就是不讓鬧事的人發現肖專員。藏在後門外的梁銀豐故意暴露肖專員的位置,鬧事者以為那是慕容松便將肖專員的頭打傷。受傷的肖專員連夜離開濰縣,一心想搞垮慕容家的柳博霖和陳漢生等着看慕容家的好戲。

死者家屬帶人闖入泰豐廠打砸設備,慕容柏心疼得不得了,欲出面阻止。慕容松讓慕容柏冷靜下來,蘇玉卿主動提出自己去與死者家屬交涉,慕容松不願讓蘇玉卿一個女人去面對危險,慕容柏也堅決不同意。蘇玉卿認為死者家屬再如何激動也不會為難一個女人,而且慕容松是慕容府的頂樑柱,慕容柏是泰豐廠的主心骨,兩人不能有任何閃失,梁銀豐主動提出自己陪蘇玉卿去見死者家屬。

蘇玉卿撫摸了被砸壞的肖專員的題字“江北第一廠”,死者家屬心虛激動的讓蘇玉卿給他們一個說法,蘇玉卿勸他們冷靜下來,並承諾慕容府不會推脫責任,死者家屬代表要求跟慕容松見面。梁銀豐看似在勸慰死者家屬,實際上是在挑事,好在慕容松及時出面並承諾,經醫生鑒定后的傷者除去醫療費,慕容府還會支付一筆營養費,受傷者家屬提出誤工費,蘇玉卿讓他把傷者的收入計算好告訴自己。死者中有三人是一家三口,其中男主人娃子的哥哥和弟弟向慕容松要兩萬塊大洋的喪葬費,慕容松答應下來,梁銀豐認為娃子的兄弟是在訛錢,並質疑娃子一家三口是否值兩萬塊大洋。梁銀豐的態度激怒了娃子的兄弟,他們提高了喪葬費還要去報官,陳漢生恰好出現並表示新船爆炸事故還未調查清楚,他讓死傷者家屬回家等待調查結果。娃子兄弟認為陳漢生是在袒護慕容府,陳漢生帶着的警員拿槍相向,眾人只好先行離開。

看着所剩不多的船體遺骸,慕容柏擔心找不到爆炸的原因,陸康表示自己會帶領工人打撈沉水的船體,不放過任何線索。陸康等人在河邊查看時遇見了一位大娘,大娘的大兒子在爆炸中死亡,但她感念慕容松對他小兒子的恩情,所以不願去慕容府鬧事。

去慕容楓回慕容府找藤井櫻子,但他在新房只看到了被藤井櫻子扔下的喜服頭飾。心情煩悶的慕容楓跟死傷者家屬打了起來,慕容松被氣得發昏。娃子的兄弟把靈堂設在了泰豐廠,陸康站在窮苦人的立場上勸慕容松等人理解死者家屬的行為,他主動請纓去與死者家屬交涉。陸康藉由自己的父母早亡之事勸娃子的兄弟早日讓娃子一家三口入土為安,並表示調查結果出來后,慕容府會承擔相應的責任,娃子的大哥被陸康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