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18集:一波三折 慕容柏被抓

蘇玉卿勸慕容柏不要太過自責,慕容柏覺得自己的這雙用來實業救國的手不應該沾染上鮮血,蘇玉卿表示即便遇到再大的風浪,只要兩人能夠同心協力就都可以度過去。蘇玉卿說慕容柏是個手藝人,不應該被俗事拖累,慕容柏喜歡手藝人這個稱呼。

大娃的葬禮由慕容府操辦,大娃的弟弟沒借口去慕容府鬧事,小島拿出一袋大洋給大娃的弟弟並唆使他找機會再去慕容府鬧事。梁銀豐在與死傷者家屬談話時被打傷,胡萊花吐槽他為了保護蘇玉卿受傷卻無人問津。

胡二仙自稱懂得些道法,慕容松把大娃的葬禮交給胡二仙操辦。發喪之日,胡二仙睡到日上三竿才被胡萊花叫醒,此時大娃一家的棺材已經被抬出了泰豐廠,就在工人們關門時,送葬隊伍發現棺材的底竟然掉了。

慕容楓找藤井櫻子詢問她為何不告而別,藤井櫻子裝作委屈的樣子要跟慕容楓分手,她拿出在婚床上看到的小人交給慕容楓,並表示自己不願意嫁入一個不歡迎她的家。

慕容楓拿着小人摔在慕容府的廳堂,慕容柏看着充滿惡意詛咒的小人十分憤怒。胡萊花擔心這事會牽扯到胡二仙的身上,便連忙替胡二仙開脫,胡二仙見狀欲說出實情,小喬搶先跪地認錯。眾人還沒來得及處置小喬,慕容府外傳來了憤怒的喊叫聲。

棺材底掉了,大娃的弟弟藉機攛掇送葬的人們到慕容府鬧事,連本性善良的大娃的哥哥都認為是慕容府仗勢欺人,沒有盡心安排二弟大娃一家的葬禮。慕容松問清緣由后欲查清實情,但大娃的弟弟要求慕容松以命相抵。送葬的人跟慕容府的人打了起來,慕容楓拿槍震懾眾人,卻不小心打傷了慕容松。

眾人見事大便一哄而散,陳漢生趕到后扣押了一部分鬧事者。慕容松生命垂危,慕容柏恨不得打死慕容楓,蘇玉卿攔下慕容柏,兩人到祠堂為慕容松祈福。看着仇人慕容松將死,梁銀豐卻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真正開心的柳博霖、陳漢生和小島正在舉杯慶祝,陳漢生表示等到慕容松一死,自己會把鬧事者抓起來,小島則會接着找人去慕容府鬧事。

經過醫生和家人的日夜照料,昏迷的慕容松終於醒來,守在床前的慕容楓跟他認錯。慕容松安慰慕容楓不必自責,因為從小父母就告訴慕容松,弟不教,兄之過,而且慕容松很慶幸這槍是打在了自己身上,如果是別人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慕容松因為太過虛弱又睡了過去,終於想明白的慕容楓決定披麻戴孝給死者送葬,蘇玉卿提醒慕容楓,披麻戴孝意味着他是要做死者的孝子賢孫。慕容楓的行為安撫了死者家屬,慕容府終於化解了這場危機。慕容松得知此事後,讚揚慕容楓所做的是大義之舉。

陳漢生感嘆慕容府逃過一劫,不肯輕易放過慕容府的柳博霖,又想到了一個計策。泰豐廠一掃頹廢,工人們把新制的“江北第一次”牌匾又掛了起來,就在大家歡心鼓舞的時候,肖專員派人將慕容柏抓走。

從省城學成歸來的慕容月姝在火車上聽聞了慕容府和泰豐廠的事,下火車后月姝來到泰豐廠正趕上警員查封泰豐廠。工人們擔心泰豐廠被封后拿不到工錢,月姝斥責工人們忘恩負義。蘇玉卿為了安撫工人們情緒,便許諾給工人們發半個月的工錢。

陸康跟蘇玉卿聊打撈沉船之事,月姝覺得身為工人的陸康無權參與泰豐廠的決策,陸康認為不了解情況的月姝不應該那樣指責工人們,月姝發現談吐不凡的陸康不像一般的工人。

回府後,月姝看着虛弱的父親十分心疼,她決定要幫助蘇玉卿打理慕容府和泰豐廠。

獄中,陳漢生勸慕容柏認罪,還許諾只要慕容柏認罪,他就可以放慕容柏離開。倔強的慕容柏不肯承受不白之冤,無論陳漢生如何威逼利誘,他都拒不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