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1集:亂世中 慕容府欲保泰豐廠

蘇玉卿懷孕了,慕容柏十分欣喜。買機器的錢沒有着落,慕容柏說明事情的經過後,蘇玉卿看出這是柳博霖故意給慕容柏設的圈套。蘇玉卿讓梁銀豐幫慕容柏殺價,最終以三千塊大洋的價格成交。胡二仙拿着股權書要求兌換成大洋,月姝出面斥責胡二仙,被激將的胡二仙發誓要與泰豐廠共存亡。

平型關大捷的消息傳來,慕容府上下都為八路軍取得的勝利而高興,柳博霖則在慌張的收拾着他這些年在濰縣搜刮的金銀財寶,陳漢生覺得柳博霖太敏感了。報紙上就報道了國民政府轉移至重慶的新聞,慕容柏知道南京恐怕是保不住了,月姝想去抗日前線,慕容松告訴她做好力所能及的事,這就是對抗日的最大貢獻。

為了保住泰豐廠,慕容柏提議要把泰豐廠的設備先轉移至大後方,梁銀豐擔心蘇玉卿的身體,主動要求先行一步查看情況。陸康在泰豐廠鼓勵工人誓死守衛泰豐廠,畢竟這裏比大後方更需要泰豐廠生產的武器,慕容柏來宣布轉移的決定,慕容楓帶人開始拆分機床。

泰豐廠的轉移還需要一筆資金,慕容柏找蘇玉卿商量,雖然泰豐廠和慕容府早已入不敷出,但蘇玉卿還是拿出了一筆錢給慕容柏。胡萊花不願梁銀豐為了泰豐廠出頭,梁銀豐說泰豐廠就是他的命。泰豐廠前途未卜,慕容府的狀況也不樂觀,慕容松拿出自己的積蓄送給梁銀豐,作為對他的補償。

柳博霖想帶着錢財離開卻找不到火車,正巧慕容柏帶着一箱大洋來求他幫泰豐廠安排火車,計上心來的柳博霖不僅收下了錢,還讓慕容柏寫一封陳情書給省政府。

慕容柏到泰豐廠做最後的道別,陸康還想勸他,因為陸康覺得自身難保的國民政府根本顧不上泰豐廠。杜黑子給工人發工錢,跟隨慕容府和泰豐廠多年的工人們都不願意拿。梁銀豐一家和打包好的機床在泰豐廠等待火車,慕容楓卻帶回柳博霖乘坐火車離開的消息,慕容楓痛恨柳博霖騙了慕容柏,還霸佔了本屬於泰豐廠的火車。

慕容松的日本朋友送來一份日本報紙,報紙上大肆宣揚了日本人在南京對中國人進行的殘忍虐殺,慕容松讓眾人各自收拾行裝準備離開濰縣。小喬幫慕容楓收拾東西,她問慕容楓是不是因為藤井櫻子才一直沒有成親,慕容楓表示國難當頭,顧不上兒女情長。

濟南暫時還算安全,蘇玉卿想回濟南接父親一起去大後方,慕容柏理解蘇玉卿的心情,他讓蘇玉卿帶着機床先一步去往濟南。一直在暗中觀察慕容府動向的胡二仙誤以為蘇玉卿帶走的是慕容府的金銀,梁銀豐得知后把消息傳給了齊四。

行至青風嶺附近,蘇玉卿和小喬被齊四的人馬攔截,眼看着幾馬車的破銅爛鐵,十分不滿的齊四讓慕容府拿一萬大洋來贖蘇玉卿。十幾年前曾有齊四劫持蘇玉卿的傳言,兩人真正相見后卻並不認識彼此。

慕容松收到消息后倍受打擊,梁銀豐則立馬拿着慕容松給他的錢上山贖人,齊四斥責梁銀豐不為父親報仇反而要幫仇人,梁銀豐覺得報仇之事跟蘇玉卿沒關係。齊四收了錢卻不打算放入,他想等慕容府的人都來了好一網打盡,情急之下樑銀豐舉起搶來的槍直指齊四的腦門,齊四讓他開槍,最終梁銀豐被齊四綁了起來。

身處險境的梁銀豐仍想救出蘇玉卿,齊四感嘆他對蘇玉卿的情誼頗深。蘇玉卿斥責齊四不去打日本人,卻禍害中國人,而在她眼中,慕容柏這樣實業救國的人才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齊四想起當年他在泰豐銅鐵作坊當學徒的日子,然而機器發生意外事故導致火災,不僅梁銀豐的父親死了,連自己也被慕容松趕出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