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2集:濰縣被占 慕容松去世

當初慕容松為了保住齊四才不得不把齊四攆走,然而齊四落草為寇后一直憎恨慕容松,蘇玉卿講明現在中國的局勢,她勸齊四放下個人恩怨,先把槍頭對向侵略者,被說服的齊四放走了蘇玉卿等人。慕容楓和慕容柏帶着慕容府籌集的大洋欲上山贖人,兩人在半路遇見了蘇玉卿。

蘇玉卿還是想回濟南接父親,但此時濟南已經淪陷,慕容柏擔心她的身體,慕容松提議走水路。事不宜遲,眾人帶着行囊趕往碼頭,慕容家的人即將離開生活多年的慕容府心中五味雜陳。眾人搬東西上船時,遠處傳來炮聲,隨之而來的是燃燒着的炮彈,驚嚇之餘,慕容楓指揮大家進入樹林里躲避。慕容柏想搬走一個箱子,蘇玉卿連忙跑回來阻攔,一個炮彈在蘇玉卿身邊炸響,蘇玉卿和慕容柏都被炸昏。慕容松帶着家人躲在泰豐廠的地下室,虛弱的蘇玉卿醒來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些異樣,胡萊花查看后表示蘇玉卿流產了,大家陷入悲傷之中。

1938年1月10日,日本軍佔領濰縣,柳博霖回到濰縣繼續擔任縣長。慕容府被改造成日軍司令部,柳博霖和陳漢生成了漢奸。蘇玉卿需要醫治,而且泰豐廠業很不安全,慕容松帶領大家來到益群學堂,這裏聚集着一眾流離失所的難民,慕容松看着自己創辦的學堂能成為難民的庇護所心中倍感欣慰。

蘇玉卿為自己沒能保住孩子而感到抱歉,她哭得既隱忍又傷心,月姝和月璃十分心痛,慕容柏則一直守在床前照顧。梁銀豐讓胡萊花照顧蘇玉卿,胡萊花覺得梁銀豐對蘇玉卿的關心太多了,梁銀豐強調自己的仇恨只針對慕容家的人,更何況現在日本軍隊才是他們最大的仇敵。梁銀豐想去泰豐廠,善於占卜的胡二仙讓他別出家門,否則有性命之憂。

蘇玉卿走不出失去孩子的陰影,她更擔心自己不會再有孩子,慕容柏勸她別想太多,即便沒有孩子,自己也會一直陪着她。守在門外的小喬心中難過,看到這一幕的胡萊花更是留下了淚水。

激進的月姝欲暗殺日本軍長官片野,陸康及時出現攔住了她,月姝指責陸康是縮頭烏龜,陸康勸她不要衝動,如果片野死了,日本人是不會放過慕容家的人和全縣的百姓。月姝擔心慕容府被日本人佔領,百姓會認為慕容家的人是漢奸,陸康認為清者自清,更何況抗日需要戰略戰策。月姝要去抗日前線,陸康沒能攔住她。

慕容松在益群學堂安撫民心,大江帶來日本人要佔領泰豐廠的消息。眾人慾前往泰豐廠與日本人抗爭,慕容松勸大家不要與手持武器的日本人正面衝突,只要中國人的精神不滅,終有一天可以建立起真正的中國。去泰豐廠查看的梁銀豐被抓,慕容松要去跟日本人談判,慕容柏想要同行,慕容松讓他照顧好家人。

早年留學日本的慕容松用熟練的日語與片野對話,片野被請進工廠的辦公室。慕容松在車間里撫摸機床,這些都是慕容家幾輩努力得來的成果。隨後慕容松把柴油倒在了機床上,即使毀滅它們,也絕不能讓它們為日本人所用。聞到氣味的梁銀豐阻止慕容松點燃火柴,片野發現后讓慕容松住手,就在慕容松點燃火柴的時候,遠處射來一顆子彈。氣息奄奄的慕容柏對梁銀豐表示抱歉,他覺得自己沒有替梁永泰照顧好梁銀豐。

片野指責藤井櫻子不該殺死慕容松,藤井櫻子表示自己奉命來濰縣建立軍工廠,絕不允許慕容松毀掉泰豐廠。月姝失蹤,眾人還沒來得及出門尋找,梁銀豐和月璃就帶着慕容松的屍體回來了。慕容松的死讓眾人陷入哀傷之中,慕容柏發誓一定會給慕容松保仇,慕容楓哽咽的唱起慕容松最喜歡的京劇給慕容松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