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4集:工人轉移 子書月璃入黨

陸康希望慕容柏跟藤井櫻子合作,這樣他就可以趁着泰豐廠運轉起來的機會把工人們轉移走,現在八路軍急需會製造武器的工人。慕容柏知道如果工人們完不成藤井櫻子安排的工作必死無疑,也明白了慕容松寧可毀了也不願意把泰豐廠交給日本的原因。慕容柏怕被人誤會他是漢奸,陸康表示慕容柏此舉不僅是挽救了工人,更是告慰慕容松的在天之靈。慕容柏擔心即便沒了工人,藤井櫻子也會再找工人製作軍火,陸康表示等泰豐廠製造出軍火,八路軍的游擊隊會在半路攔截。慕容柏同意成為卧底幫助八路軍,陸康叮囑他要對此事保密。慕容柏詢問慕容楓現在何處,此時慕容楓已經加入八路軍的游擊隊, 

慕容柏答應成為商會會長和維持會會長,但他要求藤井櫻子保證泰豐廠工人和慕容家人的安全。慕容柏帶領工人們日夜趕工製造軍火,凌晨回家時看見蘇玉卿在收拾行囊,蘇玉卿不敢相信慕容柏竟然成了漢奸,慕容柏想解釋卻怕隔牆有耳,情急之下便拿着鋼筆在手心寫字給蘇玉卿看。蘇玉卿欲詢問,慕容柏連忙抱住她在她耳邊悄悄講明來龍去脈。慕容柏擔心自己會連累蘇玉卿,蘇玉卿決定陪慕容柏走下去,為了不再牽扯更多的人,兩人決定暫時對梁銀豐一家隱瞞此事。

慕容柏夫婦出門,關注兩人動向的胡萊花上前詢問,蘇玉卿輕描淡寫的搪塞過去,梁銀豐想去泰豐廠幫忙,慕容柏讓他在家休息,梁銀豐質疑慕容柏是否真成了漢奸,蘇玉卿讓他不要亂說。胡二仙到工廠幹活,杜黑子等人對他冷嘲熱諷,蘇玉卿表示現在工廠的工資太少,讓胡二仙回家等消息。

胡二仙把自己的遭遇添油加醋的將給梁銀豐聽,梁銀豐覺得泰豐廠日夜趕工肯定有秘密。陸康帶領工人們修復排污管道,杜黑子在外面防風,梁銀豐突然出現,他三言兩語就從杜黑子口中騙出實情。梁銀豐想藉機奪回泰豐廠,胡萊花勸他不要將此事告訴日本人,畢竟就眼下的局勢,即便奪回泰豐廠也毫無用處。梁銀豐知道此事一旦敗露,慕容家和泰豐廠都得完蛋,連泰豐廠的工人也全都必死無疑,胡萊花讓他幫慕容柏儘快轉移工人。

日本軍隊出動,梁銀豐發現后連忙給慕容柏通風報信,陸康等人在慕容楓的接應下順利進入排污管道。片野帶人趕來后,慕容柏謊稱是游擊隊劫走了工人,氣急敗壞的片野把毒氣彈投入排污管道。眾人被毒煙熏得無法前行,慕容楓挺身而出拿被子擋住毒煙為眾人爭取時間逃離。排污管道的盡頭,陸康帶領眾人與游擊隊匯合,小喬扶着被毒氣熏壞眼睛的慕容楓逃離。

被抓的慕容柏夫婦和胡二仙父女,以及月璃被關押起來,除夕之夜也只能吃着窩窩頭,蘇玉卿鼓勵大家不要泄氣,新的一年即將來臨,中國也將有新的改變。

1939年春,慕容柏到煙雨樓與共產黨聯絡員見面,卻見到了柳子書,慕容柏連暗號都沒對就離開了。慕容柏以為柳子書是柳博霖派來試探他的,同樣加入共產黨的月璃只好親自約慕容柏在煙雨樓見面,慕容柏對月璃和柳博霖的身份十分驚訝。三人的談話被在隔壁喝酒的賈警長聽到,陳漢生得到消息后立馬帶人趕來。慕容柏擔心事情敗露急忙把手榴彈的設計圖紙交給柳子書,柳子書把慕容柏藏入衣櫃,隨後裝成跟月璃約會的樣子。

陳漢生要搜查房間,柳子書語氣強硬的拿柳博霖壓制陳漢生。柳子書的態度讓陳漢生十分不滿,他親自搜柳子書的身,但他發現柳子書兜里的圖紙之後並沒有聲張。就在陳漢生準備收隊的時候,片野突然出現並詢問是否有八路軍,陳漢生解釋只是一場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