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8集:藤井開工廠 泰豐廠遇危機

藤井開工廠 泰豐廠遇危機

慕容柏發現蘇玉卿的首飾果然一件沒少,正當他握着一枚玉簪時,慕容楓來送兔子湯,並勸慕容柏多關心關心蘇玉卿。蘇玉卿回來后,慕容柏問她是否有事瞞着自己,蘇玉卿不明所以,慕容柏氣憤之掰斷了手裡的玉簪。慕容柏一口飯沒吃就借口有事又回了泰豐廠,這讓蘇玉卿不解中又平添了寂寞。慕容柏回到廠里開始胡思亂想,胡二仙在車間宣揚柳博霖對蘇玉卿獻殷勤的事情。

慕容楓帶藤井櫻子到泰豐廠打球,然後又請她吃濰縣特色菜。看過濰縣風景與工業生產能力,藤井櫻子想把濰縣打造成名古屋那樣的城市。

杜黑子跪求慕容柏幫他說和跟小喬的婚事,如果不能娶到小喬,杜黑子就不在泰豐廠幹了。小喬跟隨蘇玉卿多年,慕容柏找蘇玉卿商量此事,蘇玉卿認可杜黑子的為人,但小喬卻不願意。

有人把招工啟事貼在了泰豐廠的門口,工人們看到后開始起鬨,工頭老馬讓慕容柏也給工人加薪兩成,慕容柏擔心工人離職想要答應,梁銀豐悄悄勸他不能加薪,為了留着工人,慕容柏衝動之下答應給工人加薪半成。

梁銀豐計算后發現,如果給工人加薪半成,那泰豐廠將賠錢,蘇玉卿覺得不該隨意給工人加薪,慕容柏認為蘇玉卿是在質疑自己的決定。泰豐廠難以維繫,蘇玉卿勸慕容柏等銷售走上正軌再給工人加薪,信奉言出必行的慕容柏直接拒絕,在他的腦子里除了製造柴油機根本不關心其他的事情。

陳漢生把自家的工廠賣給了藤井櫻子,這家招工的工廠就是藤井櫻子開的藤井工廠,梁銀豐認為藤井櫻子把招工啟事貼到泰豐廠門口很不地道,藤井櫻子表示自己只是給工人提供了更多選擇。梁銀豐提醒藤井櫻子,慕容府的話語權掌握在慕容鬆手中,藤井櫻子和小島看着梁銀豐的背影若有所思。

蘇玉卿質問陳漢生為何把工廠賣給他日本人,陳漢生表示時局動蕩,做實業很難,蘇玉卿認為他可以把廠子賣給慕容府,畢竟慕容府一直致力於實業救國,陳漢生嘲笑慕容府不自量力。潑辣的陳夫人找到飯店,蘇玉卿講明兩人只是在談公事。柳博霖詢問陳漢生和蘇玉卿的談話,陳漢生髮現陳夫人是柳博霖找去的,柳博霖不看好泰豐廠的發展,陳漢生覺得慕容府這回是個大動作。

梁銀豐把慕容柏帶藤井櫻子到過泰豐廠的事告訴給了蘇玉卿,蘇玉卿擔心單純的慕容楓被人利用,她想讓慕容松提點一下慕容楓。慕容楓帶着藤井櫻子看慕容松授課,下課後,藤井櫻子細數自己對梁啟超及其思想的崇拜,這讓慕容松眼前一亮。藤井櫻子給學校送來了文具,慕容松為此十分感謝藤井櫻子。蘇玉卿找慕容松正巧碰上幾人在聊天,藤井櫻子欲跟蘇玉卿握手,蘇玉卿卻行了一個傳統的蹲禮,巧妙得躲過握手。

藤井櫻子告辭后,梁銀豐把工人要求加薪的事悉數告知慕容松,慕容松認為這隻是良性競爭,還讓蘇玉卿不要多心。蘇玉卿知道藤井櫻子已經獲得了慕容松和慕容楓的信任,梁銀豐認為藤井櫻子下一個目標將是慕容柏。

工人鬧着罷工,蘇玉卿找慕容兄弟三人商量對策,慕容柏覺得只要柴油機賣出去就能解決問題,蘇玉卿擔心工人們等不到那天,慕容楓提議也給工人們加薪兩成,蘇玉卿表示加薪半成都虧本,情緒激動的慕容柏認為製造柴油機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倒貼錢也要做下去。慕容柏覺得蘇玉卿不支持他,指責一番后便要離開,慕容松都沒能攔住他。慕容楓提議給工人們設立獎金,既不用立馬加薪,又可以激勵工人的幹勁,慕容松叮囑蘇玉卿一定要言而有信。

杜黑子見慕容柏回來連忙詢問自己的婚事,正焦頭爛額的慕容柏勸杜黑子專心工作,並承諾會給他找一個更好的姑娘。傷心的杜黑子還想再爭取一下,慕容柏攆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