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3集:藤井回濰縣 欲掌控泰豐廠

搖身一變成日本軍人的藤井櫻子重回濰縣,還親手殺死了慕容松,陳漢生覺得她是個狠辣的角色,柳博霖認為只要與片野搞好關係就行,陳漢生覺得慕容府晦氣,片野不以為然,他還下令禁止慕容府辦喪事。

小島為了斷掉藤井櫻子對慕容楓的感情,才讓藤井櫻子殺死慕容松,藤井櫻子否認自己還想着慕容楓。藤井櫻子擔心慕容柏和泰豐廠不聽命令,小島計劃讓片野以武力逼迫慕容柏就範。藤井櫻子以幫片野製造武器為名,說服片野跟她一起對慕容柏和泰豐廠施壓。

胡萊花懷疑慕容松的死跟梁銀豐有關,梁銀豐表示慕容松是為救自己才身陷險境的。胡萊花希望梁銀豐就此放下仇恨,梁銀豐想借藤井櫻子之手奪回泰豐廠。

慕容松的靈堂上一片哀戚,陸康和杜黑子等人到學堂弔唁,片野帶着人來徵收學堂。慕容楓衝上去要為慕容松報仇,被眾人攔下,片野要把慕容松的棺材扔出去,慕容柏上前跟片野理論並表示要扔棺材就先殺光慕容復家的人,片野把刀架在慕容柏的脖子上。藤井櫻子讓片野留下慕容柏的命,來幫助自己製造武器。在藤井櫻子的勸說下,片野同意讓慕容府發喪,但不許慕容府以外的人參加葬禮。危險百姓感念慕容松的慷慨和大義,即便日本兵虎視眈眈的在一旁監視 ,也全都自發加入送葬的隊伍。

藤井櫻子現隸屬於日本陸軍參謀部特務機構櫻花公關,此次到濰縣是為了把濰縣打造成中國的名古屋。藤井櫻子勸慕容柏帶着慕容家的人搬回慕容府居住,而泰豐廠也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歸還給慕容府,之後慕容柏只需要帶領工人們製造武器,其他的都由櫻花公館來打理。慕容柏沒有立馬答應,回家后將此事告知蘇玉卿等人。

為了讓慕容柏魂歸慕容府,也為了保住泰豐廠再從長計議,慕容柏帶領大家回到慕容府,然而他們只能居住在慕容府偏僻破舊的偏院。蘇玉卿苦中作樂安慰慕容柏,慕容柏為此更加覺得自己虧欠蘇玉卿。

藤井櫻子提起被柳博霖霸佔藤井工廠一事,柳博霖連忙解釋並對失去五台德國機床而表示惋惜。片野統治濰縣,柳博霖和陳漢生討好片野。泰豐廠和慕容柏在握,藤井櫻子預祝片野可以靠着泰豐廠製造的軍需步步高升。

梁銀豐把藤井櫻子槍殺慕容松的事情告訴給慕容楓,慕容楓質疑梁銀豐的用意,梁銀豐借口自己顧忌藤井櫻子曾是慕容楓的未婚妻才一直沒有說出真像。氣憤至極的慕容楓沉重地喘息着,他燒掉了一直珍藏着的藤井櫻子的照片。入夜后,慕容楓悄悄潛入藤井櫻子家中欲為慕容松報仇,卻不小心踢到了玻璃杯。聽到聲響的藤井櫻子到客廳,慕容楓現身並拔槍相向,藤井櫻子嚇得轉身跑進卧室。

慕容楓沒能進入卧室反而驚擾了守衛在房子外面的日本兵,慌亂之下慕容楓只能逃跑。就在慕容楓要被抓住的時候,身手敏捷的陸康突然出現並將他帶到了泰豐廠。泰豐廠有一個排污管道,就在廚房菜架的後面,兩人躲進去后陸康勸慕容楓不要意氣用事,慕容楓還在怪罪離開沒能阻攔月姝離開,陸康表示自己救他只是因為看中他的軍事才能。陸康說明自己是八路軍游擊隊的身份,他勸慕容楓放下個人仇恨,將這份仇恨融入抗日救國之中。

慕容楓一夜未歸,慕容柏出門查看情況,陸康把慕容楓的事情告訴給他。藤井櫻子想讓慕容柏擔任濰縣商業會會長和濰縣維持會會長,慕容柏堅決不做漢奸,藤井櫻子表示現在慕容家的人跟日本司令部都在一起,恐怕很難撇清關係,慕容柏告訴她,這叫卧薪嘗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