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8集:月鸞回國 慕容柏製作撞針

陸康等人組建的魯東遊擊隊有一個軍工廠,除了製造軍火外,還負責修復損傷的武器,這次前線送來了受損的機槍。月鸞作為机械工程師表示機槍的撞針被人為破壞無法修復,沒有高精密的機床,她也做不出精細的撞針,月鸞提議請慕容柏用德國機床來製作撞針。

月鸞和月姝到河邊聊天,月鸞問及慕容松的近況時,月姝欲言又止,月鸞猜出慕容松或許已經犧牲,兩姐妹看着靜靜流淌的濰水暢想慕容家再度團圓的那一天。

胡二仙負責把損壞的撞針和月鸞畫的圖紙送回縣城,面對守衛森嚴的城門,機敏的胡二仙把撞針插入大蔥里,還買了一個燒鵝提在手裡。偽軍果然被燒鵝吸引,胡二仙交出燒鵝順利進城。柳子書幫胡二仙翻牆進入慕容府,月璃帶着胡二仙去見蘇玉卿。胡二仙對自己曾經冤枉慕容柏是漢奸一事十分愧疚,蘇玉卿讓他不必放在心上。

胡二仙把東西交給蘇玉卿后,柳子書把他安排在柳博霖養姨太太的地方,正巧最近三姨太有事離開,柳子書叮囑胡二仙不要隨意出門,月璃會給他送食物。月璃想去游擊隊與月鸞見面,胡二仙勸她等戒嚴解除再計劃此事,月璃拿出攢下的兩塊大洋,她請胡二仙回遊擊隊時買些東西帶給月鸞。

蘇玉卿收拾包裹來到泰豐廠,她故意跟慕容柏吵架,並以慕容柏總也不回家為借口,住在了泰豐廠,小島果然沒有疑心。蘇玉卿拿出藏在包裹里的撞針和圖紙,慕容柏看過後表示可以製作,只是自己已經很久沒親自動手製作零件了,現在突然出手恐怕會讓小島生疑。杜黑子已經跟慕容柏學習多年,慕容柏覺得杜黑子有能力做出撞針。小島時常在泰豐廠監工,慕容柏怕事情敗露,蘇玉卿自告奮勇說自己可以幫他拖住小島。

杜黑子雖然技藝成熟但總是緊張無法集中精力,他害怕自己製作撞針時被小島發現,慕容柏拿着杜黑子做的撞針十分失望,杜黑子請他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小島欲到車間里查看,蘇玉卿佯裝要找慕容柏打網球,對此很有興趣的小島邀請蘇玉卿一起打球。球場上小島讚美蘇玉卿的美麗與聰慧,為了迷惑小島,蘇玉卿告訴小島,自己和慕容柏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小島對兩人的臣服十分滿意。

杜黑子在廁所里背撞針的尺寸,險些被小島發現,慕容柏擔心以杜黑子的狀態,很難做出合格的撞針。慕容柏翻出他在青島工廠時的工作筆記,想起董師傅告訴他想要製作出好的零件,必須排除雜念,專心致志,心無旁騖得對待,把每個零件變成自己的朋友,與它們心意相通才能製作出合格的零件,這就是匠人精神,慕容柏要把泰豐廠的匠人精神傳承下去。

蘇玉卿故意打碎茶壺拖住小島的腳步,經過慕容柏的杜黑子也製作出合格的撞針,慕容柏借口帶杜黑子吃飯,三人離開車間。藤井櫻子來泰豐廠,小島把蘇玉卿和慕容柏的變化告訴了她,見識過蘇玉卿的手段的藤井櫻子覺得其中有詐,她到杜黑子操作的機床前搜查,此時杜黑子正蹲在機床邊尋找舊撞針,看到藤井櫻子后匆忙把舊撞針揣進兜里。

藤井櫻子看出這撞針用於機槍,慕容柏無法解釋,杜黑子被日本兵帶走,慕容柏讓蘇玉卿拿着做好的撞針和圖紙離開,蘇玉卿回到益群學堂把撞針交給月璃並叮囑她趕快讓胡二仙送走。月璃欲把撞針交給胡二仙,可胡二仙並不在住處。

藤井櫻子分析撞針在蘇玉卿手中,陳漢生帶着警員圍堵益群學堂,蘇玉卿想起圖紙還在自己手裡,連忙將圖紙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