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7集:慕容柏欲擴廠 玉卿找投資

梁銀豐醒來看到躺在身邊的胡萊花,胡萊花拿着帶血的白布證明自己是清白之身,梁銀豐讓胡萊花安心做自己的女兒,他會養她一輩子,胡萊花發自內心的感謝蘇玉卿和梁銀豐。胡萊花聽別人說結婚都要度蜜月,見梁銀豐沒表態,胡萊花連忙說留在家裡也很好。

梁銀豐找蘇玉卿請假去度蜜月,蘇玉卿不僅給了半個月的假期,還給他拿了一些錢,梁銀豐推辭,蘇玉卿讓梁銀丰度蜜月時順便幫泰豐廠推銷柴油機,這些錢就是差旅費。

胡萊花得知要去度蜜月十分高興,梁銀豐也認下了胡二仙這個岳父,胡二仙讓梁銀豐給自己找泰豐廠找一個既清閑又掙得多的工作,胡萊花阻止胡二仙,她不願意讓梁銀豐為難。梁銀豐和胡萊花即將上火車時,胡二仙追了上來,他讓梁銀豐安排自己在泰豐做管事,梁銀豐覺得時間匆忙來不及安排,胡二仙連忙拿出紙筆讓梁銀豐寫條子。胡二仙興高采烈的拿着條子要在泰豐廠當官,泰豐廠的夥計識字,他告訴胡二仙,條子上寫的是當管。

在火車上,梁銀豐以老闆自居,還跟胡萊花講起泰豐廠製造出來的柴油機,坐在對面的兩個商人笑話他在吹牛。

兩個商人去餐車吃飯時被小偷盯上,梁銀豐幫忙抓住小偷,兩人十分感謝梁銀豐,並對自己剛才的態度表示抱歉。四個人坐下聊天,梁銀豐大談實業救國的理想抱負,並說明慕容柏製造的柴油機並不亞於德國柴油機,正想去上海採購柴油機的兩個商人被梁銀豐說服,直接訂購了五台柴油機。

蘇玉卿收到訂單后十分高興,慕容柏也很開心,然而泰豐廠的生產力有限,很難完成大批量訂單。蘇玉卿提議擴建泰豐廠,慕容柏直言現在沒有資金,蘇玉卿表示自己可以想辦法幫慕容柏擴建。蘇玉卿的父親即將過壽,慕容柏擔心自己出現會引起岳父不悅,心思通透的蘇玉卿表示自己可以獨行。

為了省錢,蘇玉卿坐在了人滿為患的普通車廂,一個醉漢想對漂亮的蘇玉卿動手腳,恰巧柳博霖路過,幫蘇玉卿解圍,柳博霖請蘇玉卿去自己的包廂,不願與他過多牽扯的蘇玉卿婉言相拒。回包廂后,秘書吐槽蘇玉卿摳門,柳博霖認為蘇玉卿是想把錢花在更有用的地方。

回娘家后,蘇玉卿欲說服父親蘇老爺投資泰豐廠,蘇老爺覺得時局動蕩,投資實業很可能會血本無歸。壽宴當日,蘇玉卿早早起來操持大小事務,還趁機遊說叔叔們和表兄弟們給泰豐廠投資。一股一千銀元,二叔率先買下兩股,緊接着其他的叔叔、舅舅也都開始購買股份,蘇老爺上前給眾人分析利弊,隨後買下了剩餘的全部股份。

蘇玉卿帶着錢回了濰縣,慕容柏忘記接她,剛剛下火車的柳博霖把她送到了泰豐廠,慕容柏對柳博霖客氣的表示感謝。蘇玉卿帶慕容柏來到一處山地,讓他看看這裡是否適合建造工廠,慕容柏知道蘇玉卿帶回了錢十分高興。慕容柏的徒弟杜黑子喜歡小喬,性格潑辣的小喬讓他離自己遠點。

陳漢生和柳博霖說起慕容府的動向,柳博霖覺得慕容柏是在全國都首屈一指的人才,而蘇玉卿也非一般女人,不可小覷。

藤井櫻子帶人到濰縣考察,正巧遇上在山上打獵的慕容楓,慕容楓殷勤的邀請藤井櫻子一起用餐,藤井櫻子表示自己一會兒還有事,兩人約定改日一起吃飯。

蘇玉卿帶着好酒好菜看望慕容柏,兩人分居不是長久之事,她想跟慕容柏一起住在泰豐廠,慕容柏同意搬回慕容府。蘇玉卿歡歡喜喜的回了府,度蜜月歸來的梁銀豐和胡萊花給她和慕容府三位老爺帶了禮物。

梁銀豐離開時遇見了回府的慕容柏,梁銀豐把蘇玉卿拿着首飾去解救慕容楓和喬治,然而柳博霖不僅沒留下首飾,反而把兩人放了的事情告訴給了慕容柏,慕容柏誤會蘇玉卿跟柳博霖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