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30集:撞針成功送走 子書當局長

慕容柏不甘心讓月璃不明不白的死去,片野讓他不要在日本司令部里鬧,慕容柏反駁這裡是被日本人霸佔的慕容府,片野拿槍威脅慕容柏,藤井櫻子阻止片野殺慕容柏。

片野覺得藤井櫻子對慕容柏的感情超過了正常範圍,藤井櫻子解釋慕容柏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希望他能為大日本皇軍做事。片野欲反駁,小島讓他稍安勿躁,藤井櫻子直言零件沒在月璃身上,那麼慕容家肯定會趁給月璃送葬的機會把撞針送出城,只要盯緊送葬的,到時候不僅可以人贓並獲,還可以以此為線索,找出八路軍軍工廠的位置

胡二仙潛入柳府從房頂與柳子聯絡,他發誓要把撞針送出城,完成月璃的遺願。胡二仙跟慕容柏和蘇玉卿懺悔自己的過失,蘇玉卿後悔把撞針交給月璃,慕容柏認為是自己和杜黑子暴露了,才至月璃於險境。慕容柏提議把月璃葬在慕容松的身邊,還可以藉機把撞針送出城,心細的蘇玉卿覺得這個想法日本人也會想到,為了萬無一失,蘇玉卿又想了一個辦法。

片野讓柳博霖負責監視慕容家送葬的人,找到兵工廠。柳子書鬧着要給月璃送葬,柳博霖堅決反對。庄秘書勸柳博霖放柳子書出來,到時候柳子書和認準柳子書是仇敵的慕容柏一定會發生糾紛,這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盯住送葬的隊伍。

柳子書綁着白布出門,柳博霖看到后十分氣憤,柳子書跪求柳博霖成全自己,柳博霖扶起柳子書時,柳子書趁機把撞針放入柳博霖大衣兜里。柳子書欲跟在送葬的隊伍後面,慕容柏攆他走,柳博霖替柳子書出頭,蘇玉卿請柳子書還月璃安寧。

送葬的人和柳博霖等人糾纏不休,片野不願再看這出鬧劇,藤井櫻子勸他耐心些,片野強調藤井櫻子對慕容柏的感情越界了,小島也懷疑藤井櫻子為了慕容柏會背叛大日本皇軍。

柳子書跟在送葬的隊伍後面,柳博霖把自己的外衣披在懂得瑟瑟發抖的柳子書身上,柳子書表示自己給月璃上柱香就離開。胡二仙扮成道士主持下葬儀式,他揪出躲在一旁的柳子書,眾人追着柳子書打,最後柳子書和胡二仙躲進草叢里,柳子書把撞針交給胡二仙后,胡二仙匆匆離開。一直在高處監視的片野等人沒有發現異常,柳博霖表示只要慕容家的人真的通共,自己早晚會找到證據。

月璃的犧牲讓陸康和月姝十分心痛,月姝決定對月鸞隱瞞此事,她怕月鸞會不計後果的給月璃報仇。柳子書始終對月璃的死感到自責,月姝主動找他談心。河裡游泳的柳子書突然不見了,月鸞慌忙找人救他。

慕容柏得知泰豐廠要出一批軍火,三天後就會被卡車拉走,蘇玉卿質疑消息的來源,慕容柏表示自己偷聽到了小島和藤井櫻子的談話,他想把消息傳給游擊隊。

柳子書失蹤數日,柳博霖讓賈警長繼續尋找,三姨太告訴他,扮成賣貨郎的柳子書混入城后睡在了自己的家門外。柳子書裝成撞邪的模樣,柳博霖顧不上盤問連忙找人來給柳子書驅邪。喝下驅邪藥水的柳子書立馬好轉,他表示自己要跟慕容家決裂,而且他現在也認為八路軍根本打不贏日本人。

柳子書的改變讓柳博霖欣慰,為了幫柳子書爭取警察局長的職務,他拿着珠寶首飾送給片野,片野同意了他的請求。隨後片野召見賈警長,他讓賈警長找出柳子書的破綻,並許諾會給他警察局長的位置,其時片野一直懷疑柳子書跟月璃都是八路軍的人。

柳博霖要為柳子書辦宴會慶祝,柳子書說服柳博霖讓慕容柏參加,慕容柏接到邀請函時很不解,兩人已經約好了秘密會面,為何還要多此一舉,蘇玉卿覺得或許是柳子書不方便跟他秘密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