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7集:萊花犧牲 機床被打撈出來

藤井櫻子和小島護送慕容柏和工人們出城,片野擔心城裡的八路軍混在其中,不肯放行。小島解釋打撈機床是為了製造軍部急需的軍工,他質問片野,如果軍工不能按時完成,片野能否承擔後果。在小島的再三保證下,片野放一行人出城了。柳子書讓柳博霖給片野送去假情報,說慕容柏想要藉機逃跑,這樣片野出城后,陸康等人才能尋機出城。柳博霖不肯,柳子書威脅他如果不去,自己就把他窩藏八路軍的事情告訴片野。

濰水河邊,慕容柏找准位置架起打撈設備,他告訴藤井櫻子,這個位置就是機床沉水的地方。絞盤車運行后發生故障,慕容柏以零件報廢為由要回泰豐廠取零件,藤井櫻子跟他一同離。

日本兵駕車回到泰豐廠,陸康趁他上廁所時把他殺死,自己則穿上了日本軍服。慕容柏去辦公室喝水,藤井櫻子寸步不離的跟着他,月姝、梁銀豐、慕容楓、小喬和胡家父女躲在木箱里被裝上卡車。藤井櫻子覺得木箱子可疑,慕容柏解釋自己多裝了一些零件以防打撈機再次損壞沒有零件。

裝成日本兵的陸康欲把卡車開往游擊隊,藤井櫻子發現路線不對欲反抗,陸康把她制服。為了不讓慕容柏暴露,陸康把眾人放出木箱后,把被綁住的藤井櫻子和慕容柏關在了裏面,藤井櫻子懷疑慕容柏在幫八路軍辦事,但車廂里胡二仙和慕容楓一直在辱罵慕容柏,藤井櫻子又有些相信慕容柏跟自己一樣是被綁架的。

卡車突然發生故障,陸康讓慕容柏修理,梁銀豐幫忙,慕容楓等人則躲到上山去了。慕容楓欲殺藤井櫻子,但留着藤井櫻子還有用處,眾人便把兩人分開。小喬和月姝陪着慕容楓,胡家父女則看守藤井櫻子。慕容柏發現卡車沒水才導致的故障,梁銀豐去打水。此時胡二仙突然腹痛難忍,他去方便的時候胡萊花坐在藤井櫻子身邊看守,藤井櫻子悄悄掙脫繩索,用靴子里藏的匕首刺傷胡萊花逃走。

柳博霖把假消息告知片野后,片野帶人趕到河邊,小島得知藤井櫻子已經從城裡出來卻遲遲沒見到人,片野給了小島一巴掌,隨即帶人開始尋找。眾人發現異樣後來不及追藤井櫻子,全都圍在胡萊花身邊,車修好后后陸康讓大家先上車,此地不宜久留。

藤井櫻子逃下山後跟片野匯合,找到山上時早已沒有慕容柏等人的身影,小島欲追被片野攔住,片野擔心前面會有八路軍的埋伏。卡車的后箱里,受傷太重的胡萊花彌留之際跟梁銀豐一起暢想着她心中的理想生活,她想給梁銀豐生很多孩子,梁銀豐安慰她自己以後全聽她的。胡萊花叮囑胡二仙別再賭了,胡二仙哭着說自己再也不賭了。胡萊花在梁銀豐懷了死去,梁銀豐在山上選了個地方將胡萊花安葬。胡二仙在墳前痛哭流涕,他覺得要不是自己腹瀉,那胡萊花就不會死。眾人把胡二仙勸走,梁銀豐一人站在墳前默默流淚。

在游擊隊根據地,胡二仙要求加入游擊隊,他要用自己這條命抗日,給胡萊花報仇。慕容柏解決了迫擊炮的問題后還要回泰豐廠卧底,他經過城門時被賈警長帶到日本軍司令部。藤井櫻子按照慕容柏說的方法打撈出機床零件,小島請片野放出慕容柏,片野把刀架在小島脖子上,讓他不要指揮自己做事,小島表示只有慕容柏才能才能帶領工人利用德國機床完成軍部交給的任務。

蘇玉卿給慕容柏包紮傷口,慕容柏沒想到藤井櫻子真的能打撈出機床,他不願意用這些機床為日本人所用,蘇玉卿勸他配合藤井櫻子,然後再想辦法解決此事。月鸞學成歸來,她到游擊隊成為八路軍軍工廠的机械工程師,月姝和月鸞姐妹倆擁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