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5集:胡萊花坦白 慕容夫婦和好

胡二仙見慕容柏軟硬不吃,便把主意打到了慕容楓身上,胡萊花不願意靠騙人來獲得嫁入慕容府的機會,胡二仙擔心胡萊花,便把她鎖在客棧的房間里。胡二仙到慕容府找蘇玉卿,蘇玉卿跟他商量迎娶胡萊花的事情。

慕容松跟梁銀豐商量給他娶妻,這樣梁銀豐便可安心的到泰豐商行做經理,慕容松說出這是蘇玉卿的想法,更是蘇玉卿對他的信任。陳漢生的遠房表侄女已到嫁齡,正好與梁銀豐相配。

慕容楓陪喬治吃早餐,他調侃喬治如此喜歡濰縣,不如在濰縣娶妻生子,說到婚事,慕容楓吐槽慕容松作為新派學堂的老師,竟然要給梁銀豐包辦婚姻。

蘇玉卿跟慕容松吃早飯時又說起梁銀豐的婚事,蘇玉卿擔心陳漢生表侄女的人品,慕容松思慮再三后決定暫時擱置梁銀豐的婚事。慕容松讓蘇玉卿全面接手慕容府的生意,蘇玉卿認為自己一介女流不宜拋頭露面,慕容松讓蘇玉卿把握好大方向,其他的有梁銀豐幫忙,蘇玉卿只得聽從。

喬治欽佩慕容柏的工匠精神,把喬治帶到濰縣,並讓他結識眾人的慕容楓邀功請賞,喬治大方的給了他一把毛瑟手槍,雖然手槍有些受損,但喬治可以修好它,喬治表示在特殊時期,任何一家机械廠都可以生產武器裝備。

慕容楓和梁銀豐勸慕容柏回家住,慕容柏覺得自己問心無愧不肯低頭。胡萊花讓客棧的夥計打開房門,她到泰豐廠找慕容柏,慕容柏雖然面色不虞但仍彬彬有禮,無地自容的胡萊花說出實情。慕容柏醉酒後不省人事是因為酒里被胡二仙下了葯,當晚什麼都沒發生,胡萊花肚子里根本沒有孩子。胡萊花拿出用來假裝孕肚的枕頭,哭着檢討自己不該騙人,胡萊花認為蘇玉卿是最好的妻子,她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蘇玉卿到泰豐廠,跟慕容柏商議迎娶胡萊花的事宜,胡萊花看到蘇玉卿連忙下跪認錯。胡二仙見胡萊花不在房間,連忙到泰豐廠尋找,此時胡萊花已經全盤托出。

蘇玉卿為自己冤枉慕容柏出軌而道歉,但她堅持讓慕容柏娶胡萊花,畢竟慕容鳶已死,慕容府不能沒有后。慕容柏表示自己理解蘇玉卿的不易,但他只想要蘇玉卿一人。兩人相視一笑,重歸於好。

胡二仙埋怨胡萊花不安計劃行事,現在青島的客棧為了還賭債已經賣掉,如果胡萊花無法嫁入慕容府,那父女二人就沒有安身立命之地了。胡萊花懇求胡二仙不要再有非分之想,只要兩人能夠努力賺錢,還是可以養活自己的,甚至還可以攢錢再開一家客棧。嗜賭成性又好吃懶做的胡二仙不肯善罷甘休,跪在地上的胡萊花流下絕望的淚水。

胡二仙抱着死了的兔子到慕容府鬧事,無顏面對的胡萊花想要跳河自殺,正在河邊給慕容鳶燒紙的梁銀豐聽到哭聲。梁銀豐攔下胡萊花,絕望無助的胡萊花讓梁銀豐不要攔着自己,反正活着也沒用出路,情急之下,梁銀豐喊出自己願意娶胡萊花。話音剛落,梁銀豐禁閉雙眼陷入沉默,胡萊花再三確認後知道梁銀豐真的會娶自己。

慕容松反對梁銀豐與胡萊花的親事,蘇玉卿幫梁銀豐說好話,梁銀豐表示胡萊花是一個勤勞的女人。梁銀豐結婚的日子跟濰縣新縣長到任的日子撞在了一天,陳漢生請慕容松跟自己一起去接新縣長,只想安心教書育人的慕容松婉言相拒。梁銀豐欲改日成婚,慕容楓傲氣得表示新縣長到任后應該來慕容府拜訪,梁銀豐只需安心結婚。

大婚之日,梁銀豐接了胡萊花后,眾賓客在慕容府內參加喜宴,蘇玉卿讓慕容楓抓緊時間找個媳婦,慕容楓表示自己要自由戀愛結婚。新縣長到任后問陳漢生是否抓到喬治,陳漢生表示喬治在慕容府,這慕容府的大老爺慕容松曾在省政府教育廳工作,在省里有眾多同僚。三爺慕容楓在南京政府里有熟人,而二奶奶蘇玉卿作為南京蘇家的大小姐,也是個厲害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