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34集:日本投降 柳博霖重回濰縣

日本人貼出的告示引起百姓們的圍觀,杜黑子得知蘇玉卿和慕容柏即將被處決。上了年紀的牢頭把好酒好菜送入獄中,蘇玉卿感謝牢頭的一片好心,早就聽聞過慕容柏夫婦善舉的牢頭給兩人鞠了一躬。慕容柏給蘇玉卿梳頭,他感嘆自己虧欠蘇玉卿太多,蘇玉卿卻不曾後悔嫁給他。

第二天一早牢頭帶來日本人投降的消息,隨後慕容柏夫婦被無罪釋放。慕容柏和蘇玉卿重新回到慕容府生活,為了迎接凱旋歸來的慕容楓,慕容柏挖出窖藏的景芝酒,蘇玉卿好奇慕容柏為何如此看重這壇酒,慕容柏將這壇酒比作自己和泰豐廠,即使經歷過日本人的摧殘,也不會被日本人帶走。

慕容楓和小喬回來了,慕容柏很佩服失明的慕容楓仍能帶領隊伍將日本人打跑。慕容楓最大的遺憾是沒能親手為慕容松報仇,聽聞此言的慕容柏也陷入悲傷。

蘇玉卿想讓慕容楓去蘇聯治療眼睛,慕容柏也正有此意,慕容楓想要放棄治療,蘇玉卿故意說自己會給慕容楓雇幾個人照顧他的人,慕容柏覺得小喬就可以陪慕容楓同行。慕容柏詢問慕容楓對小喬的看法,慕容楓擔心自己眼睛治不好會拖累小喬。蘇玉卿認為經歷過槍林彈雨的慕容楓應該珍惜小喬,這也許就是天意。

慕容楓要去蘇聯治療,小喬主動要求同行,即使醫治不好,她也願意一輩子當慕容楓的眼睛,慕容楓深受感動,兩人擁抱在一起。慕容楓和小喬的婚事說辦就辦,蘇玉卿親自為小喬梳妝,梁銀豐和月鸞也回到了慕容府。吃過團圓飯,慕容柏等人目送慕容楓和小喬離開,杜黑子躲在樹後面相送。

月姝和陸康被組織派到了東北,蘇玉卿擔心沒人幫慕容柏作證,他就摘不掉漢J的帽子,梁銀豐提意讓陸康寫一封陳情信寄回來。一直背着漢J罵名的慕容柏十分十分焦慮,蘇玉卿小心翼翼的照顧着他的情緒。泰豐廠的工人因為慕容柏是漢J紛紛辭職,蘇玉卿要去縣城現場招聘。

月鸞主持招聘會,有人故意提及慕容柏的漢J身份,這讓百姓們群情激奮,梁銀豐欲替慕容柏出頭,慕容柏現身成為眾矢之的。關鍵時刻杜黑子帶着大江趕到,大江把慕容柏幫助八路軍製作軍工的事情說出來,他還帶頭要到泰豐廠工作,被說服的人們紛紛爭着要到泰豐廠工作,眼看局勢扭轉,梁銀豐暗示帶頭鬧事的人不要再出頭。

蘇玉卿要重開泰豐商行,梁銀豐建議改掉泰豐廠的名字,這樣別人就不會誤會泰豐廠與漢J有關,蘇玉卿認為真正讓人信服的是產品的質量和價格,而不是名稱,更重要的是泰豐廠的名字是慕容鬆起的,她不能更改。

柳博霖散盡家財得到了濰縣徵收專員這一職務,他不僅要接收日本人留下的產業,更要打擊日本人的走狗。梁銀豐約柳博霖見面,柳博霖讓梁銀豐跟自己里應外合整治慕容柏,等泰豐廠到手后兩人一人一半。

從八路軍隊伍上下來的柳子書回到濰縣,他為自己連累柳博霖一事道歉,柳博霖感到欣慰,柳子書自稱經歷過戰爭后自己已經看明白了,只有掙錢享受才是正道,柳博霖贊同柳子書的想法,柳子書成立了一個商行,柳博霖全力支持兒子的事業。

柳子書以興隆商行總經理的身份與蘇玉卿、梁銀豐見面,慕容柏請他吃飯時,柳子書想讓慕容柏給自己生產一批軍火賣給國軍,慕容柏以自己不碰槍炮為由拒絕,在門外偷聽的月鸞以為柳子書是叛徒,竟拿花瓶狠狠砸了柳子書。

柳子書再跟慕容柏談話,他說出自己是八路軍副連長的身份,而經營商行不過是一種掩護,之前跟慕容柏的對話也是為了考驗慕容柏對共產黨的忠心,此次回到濰縣,柳子書的任務就是尋求泰豐廠的幫助,給八路軍製作槍炮。蘇玉卿覺得只有共產黨才是真正為老百姓着想,慕容柏決定幫助柳子書。

羅漢和羅麗回到濰縣,羅漢直奔泰豐廠與慕容柏夫婦相見,就在眾人相聚的時候,柳博霖帶人來抓慕容柏,蘇玉卿斥責柳博霖才是真正的漢J,羅漢願意為慕容柏證明是他救了樂道院的人,柳博霖欲帶走羅漢,慕容柏不願連累羅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