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29集:蘇玉卿受辱 月璃犧牲

遭受酷刑的杜黑子不肯說出實情,慕容柏找藤井櫻子要人,藤井櫻子讓他交出製作好的撞針,自己就放杜黑子,慕容柏謊稱壞撞針是杜黑子撿來的,藤井櫻子表示現在人贓並獲,寧可錯殺也不會放過。陳漢生帶人搜查了益群學堂一無所獲,小島對這結果很不滿意。小島看出蘇玉卿跟自己打網球是故意支開自己,為慕容柏和杜黑子爭取製作撞針的時間。小島在發現了焚燒不完全的圖紙,蘇玉卿表示這隻是學生們的塗鴉之作小島讓蘇玉卿交出撞針,蘇玉卿拒不承認撞針之事,失去耐心得小島要搜查全校師生,不分男女,陳漢生幫女學生說話,小島抓來一個女學生直接擊斃。

小島威逼利誘的讓學生們給自己提供線索,陳漢生也催促師生們交代實情,小島給了陳漢生一巴掌,讓他立刻搜身。為了保護女學生,蘇玉卿挺身而出,讓小島來搜自己,並表示如果在自己身上沒搜到撞針,就放過全校師生。小島同意蘇玉卿的提議,他讓蘇玉卿自己脫衣服。學生們被蘇玉卿感動,紛紛上前要接受搜身。陳漢生欲清場,小島讓全體師生看着蘇玉卿脫衣服,並告誡眾人,這就是不說實話的後果。

蘇玉卿含淚脫得只剩一個肚兜,小島讓蘇玉卿繼續脫,陳漢生暗罵小島禽獸不如,他激動的想要制止小島,兩人扭打在一起時小島給了陳漢生一槍。陳漢生倒下了,小島又拿學生的性命威脅蘇玉卿,脫得一絲不掛的蘇玉卿留下來屈辱的眼淚。小島走後,蘇玉卿強壯堅強安慰學生們。

小島認為泰豐廠有八路軍的卧底,而撞針就在失蹤的月璃手中,為了追查撞針,片野下令全城搜捕年輕女子。陳漢生一死,警察局群龍無首,負責抓捕月璃的柳博霖告訴賈警長,誰找到月璃誰就是下任局長,原本還在為陳漢生的死傷心的賈局長立馬打起精神帶着警員開始搜捕。

柳博霖覬覦泰豐廠已久,庄秘書建議柳博霖坐實月璃是八路軍一事,這樣慕容家必受牽連,柳博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得到泰豐廠。兩人的對話被柳子書聽到,為了弄清原委,柳子書不惜拿槍逼柳博霖說實話。庄秘書和盤托出,柳子書連忙去找胡二仙。胡二仙本想拿着月璃給的大洋去賭,但他最終忍住了,柳子書在路上堵住他。此時走投無路的月璃帶着撞針欲出城,她學着胡二仙把撞針放到了大蔥里。

柳子書和胡二仙開始分頭尋找月璃,賈警長在城門帶走了欲出城的月璃,他把蘇玉卿和學生的遭遇告訴給月璃,並勸月璃交出撞針,月璃寧死不從。兩人開車去見片野的路上,月璃試圖搶槍,爭搶時摩托車側翻,賈警長被押在車底,月璃逃跑。賈警長開槍報信,日本兵追上月璃,柳子書循着槍聲找到月璃時,月璃已經身中數槍。生命垂危的月璃讓柳子書打死自己,拿走撞針,這樣柳子書就可以洗脫嫌疑,柳子書不肯,月璃感謝柳子書給了自己一份美好的戀情,然後拿着柳子書的槍自殺。

問訊趕來的小島讓人搜月璃的屍體,情緒激動的柳子書上前阻攔,柳博霖等人攔着柳子書。看着月璃的屍體被褻瀆,柳子書傷心欲絕。柳博霖把柳子書鎖在房間,不准他踏出房門。小島不相信對月璃用情至深的柳子書會殺死月璃,片野認為柳子書沒留下月璃的活口很可疑。前來認屍的慕容柏和蘇玉卿心碎不已,慕容柏質問片野沒有證據為何隨便殺人,藤井櫻子勸慕容柏不要衝動,如果片野生氣,泰豐廠工人和慕容家的人都會遭殃。藤井櫻子願意以釋放杜黑子為條件,讓慕容柏息事寧人,不要追究柳子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