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4集:銀豐反目 鳶兒似溺水身亡

慕容松不願意放棄一絲希望,慕容楓主動要去青風嶺,梁銀豐表示自己見識過三教九流更適合去見齊四。梁銀豐詢問蘇玉卿,她與齊四的關係,蘇玉卿不願梁銀豐為救慕容鳶而冒生命危險,梁銀豐再三表露自己的忠心,蘇玉卿讓他在危險的時候問問齊四,還記不記得濟南蘇家和一千兩黃金的贖金。

梁銀豐小心翼翼的趕往青風嶺,卻還是在上山時不小心掉進了陷阱里,土匪欲殺人滅口,梁銀豐表示自己是來給齊四送信的。要見齊四,必須走過斷頭路,經受住考驗的梁銀豐見到齊四時已經傷痕累累。梁銀豐跪着求齊四放過慕容鳶,齊四放狠話要殺掉慕容鳶,氣急的梁銀豐自報姓名,表示自己不會放過連孩子都殺的齊四,齊四問他認不認識梁永泰,梁永泰就是梁銀豐的父親。梁銀豐年幼喪父,多虧了慕容松的幫助,才有的今天,齊四指責梁銀豐認賊作父,當初梁永泰、慕容松和自己,共同經營一個作坊,作坊發生火災梁永泰被燒死,隨後齊四等人被慕容府逼得走投無路,這才落草為寇。

齊四從不抓老弱婦孺,所以慕容鳶根本沒在青風嶺,看在梁永泰的面子上,齊四關照梁銀豐有事可以找自己幫忙。

深受重傷的梁銀豐回到慕容府,他試探蘇玉卿是否認識齊四,蘇玉卿回答的與齊四並不相符。慕容松欲讓梁銀豐到商行擔任管事,但慕容家規規定只有已婚男子才可擔此重任,慕容松計劃幫梁銀豐說一門親事。梁銀豐主動提起父親梁永泰,慕容松感慨了幾句,心中若有所思。

慕容松離開房間來到一間屋子,屋子里陳列着泰豐廠前身永泰作坊的一些東西,還有一張老照片,這讓慕容松回憶起永泰作坊的大火和梁永泰的死。

梁銀豐跟在慕容松身後,等慕容松離開后也看到了永泰作坊的東西,冒着大雨,他跑到父親的墓前併發誓,自己一定會奪回本屬於梁家的泰豐廠。

為了讓女兒順利嫁入慕容府,就在胡二仙準備將慕容鳶的下落告訴慕容松時,梁銀豐剛好出現,胡二仙將此事告訴給了梁銀豐,並請求他在慕容松面前幫胡萊花美言幾句。被仇恨蒙蔽的梁銀豐趁着雨夜將慕容鳶從一戶人家接走,隨後便把他放入小船里,任小船隨意飄零。

雷聲驚醒了蘇玉卿,蘇玉卿彷彿聽到兒子的呼喊,此事在船上的慕容鳶正叫着母親,越飄越遠。小喬安慰蘇玉卿,但蘇玉卿越發不安。

警局終於傳來了慕容鳶的消息,眾人趕到河邊時只看到了慕容鳶隨身的衣物,大家都認為慕容鳶已經溺水而亡。看着慕容鳶的玩具,慕容府陷入悲傷之中,慕容松欲給慕容鳶辦一場喪禮,沒看到慕容鳶屍體的蘇玉卿堅信慕容鳶還活着,她跪求慕容松不要辦喪禮。慕容松欲處罰小喬和兩個女兒,蘇玉卿勸慕容松不要遷怒於她們。

慕容柏到河邊祭奠慕容鳶,他後悔自己陪孩子的時間太少。胡二仙詢問梁銀豐是否去接回慕容鳶,梁銀豐反問他跟慕容鳶溺水是否有關,怕被牽連的胡二仙不敢再多問。

蘇玉卿昏迷了两天兩夜,醒來后第一件事便是請慕容松給慕容楓安排親事,畢竟慕容府不能無後。慕容松不願在此時安排喜事,但他提出讓蘇玉卿接手家中事務,蘇玉卿欲推辭,慕容松答應給她找個好幫手。

蘇玉卿找胡萊花,胡二仙擔心東窗事發卻發現蘇玉卿根本不知道實情,蘇玉卿給胡萊花打扮一新,胡萊花感恩蘇玉卿讓自己能跟慕容柏成親,蘇玉卿讓胡萊花好好照顧慕容柏。慕容柏和胡萊花被關在一個屋子里,慕容柏讓胡萊花放棄嫁給自己的打算,他是一個不肯接受齷齪事的人,更不需要姨太太。

蘇玉卿欲阻攔慕容柏離開,表示自己這麼做是為了慕容府,十分生氣的慕容柏要去工廠,兩人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