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匠,第35集:慕容柏失蹤 抗戰勝利

柳博霖帶走了慕容柏,蘇玉卿擔心慕容柏會有危險,她讓梁銀豐去找陸康求助,月鸞則去尋求柳子書的幫助。庄秘書勸柳博霖直接把慕容柏處決,柳博霖趕回辦公室打電話跟上級請示此事。守在城門的柳子書把慕容柏放走,梁銀豐得知慕容柏已經趕往牛頭山,那裡有八路軍的隊伍。梁銀豐很快追上慕容柏並帶他來到一處懸崖,梁銀豐指責當年是慕容松把不合格的柴油機零件交給梁永泰,才導致柴油機發生爆炸而梁永泰也死在那場大火了,慕容柏直言是齊四沒及時清掃作坊里的木屑才導致火災的發生的,被仇恨蒙蔽雙眼的梁銀豐跟慕容柏打作一團。兩人扭打時慕容柏發現梁銀豐對蘇玉卿的感情,梁銀豐想要殺人滅口。慕容柏掉落懸崖,有些後悔的梁銀豐抓着他的手想救他上來,然而並沒有成功。

慕容柏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心灰意冷的蘇玉卿剪掉了長發。把自己摘乾淨的梁銀豐回到慕容府,他帶來柳博霖要查封泰豐廠的消息,為了保住泰豐廠,蘇玉卿在眾人面前揭露當年柳博霖裝成土匪齊四綁架她,並拿走一千兩黃金的事情,可柳博霖並不在意,蘇玉卿決定用生命守護泰豐廠。聞訊趕來的柳子書讓柳博霖先打死自己,柳博霖只能鎩羽而歸。

蘇玉卿知道柳博霖不會善罷甘休,她想把泰豐廠的股份分給梁銀豐一半,希望梁銀豐跟自己一起守護泰豐廠,梁銀豐拒絕接受股份並表明自己會幫助蘇玉卿。蘇玉卿獨處時拿着慕容柏給她做的簪子細細端詳,她想起白天工人們要陪她一起保住泰豐廠的畫面,她期盼着慕容柏能夠早日回來。

一年以後,仍沒得到泰豐廠的柳博霖欲勸梁銀豐跟自己聯手,見梁銀豐對蘇玉卿忠心耿耿,他便拿小島脫光蘇玉卿的事情侮辱蘇玉卿,梁銀豐十分氣憤,柳博霖直言自己早就知道泰豐廠和柳子書給共產D提供槍械的事,他勸梁銀豐好自為之。

國民黨單方面撕毀了與共產D達成的條約,月鸞被柳博霖以共黨的名義抓捕,柳子書陪蘇玉卿見柳博霖。為了保住月鳶,蘇玉卿主動將泰豐廠的股份讓出,柳子書斥責柳博霖的強盜行為。泰豐廠的工人不願給柳博霖工作,柳博霖開槍打傷杜黑子殺雞儆猴,蘇玉卿跪求工人們繼續工作。

離開濰縣兩個多月的柳子書出現在城裡,這讓正在為泰豐廠即將完成一批槍械而高興的柳博霖有些擔憂,柳博霖連夜帶人闖入慕容府並要抓捕共黨柳子書,情急之下月鸞說兩人是在跟蘇玉卿談論婚事,柳博霖立馬改變態度。庄秘書不明白為何柳博霖的用意,柳博霖直言自己只想用泰豐廠製造的槍械換真金白銀。梁銀豐拿着柳博霖簽字的條子帶着槍械出城,柳博霖則趕去參加柳子書的婚宴,庄秘書無意間聽說新娘月鸞不在房間,柳博霖在新房只找到了一套新娘的服裝。柳博霖氣急敗壞的帶人追去卻為時已晚,梁銀豐和月鸞已經把槍械送給了八路軍。

接到上級命令的柳子書第二天就要離開,月鸞跟他在新房裡擁抱着懷念月璃,她相信月璃會在天上祝福他們。幾個月後,月鸞生下一個女嬰,蘇玉卿喜極而泣。抗戰勝利了,八路軍被迎接進濰縣,已經在部隊里結婚的月姝和陸康回到慕容府。天氣寒冷,蘇玉卿想讓八路軍戰士到慕容府住下,陸康表示八路軍的紀律嚴明,不允許戰士們打擾老百姓,就連他倆也要回到部隊。陸康讓蘇玉卿恢復泰豐廠的生產,有任何困難都可以跟共產D說。送走陸康和月姝時,慕容府外出現一個蓬頭垢面的人,沒多注意的蘇玉卿讓梁銀豐陪自己在園子里逛逛,她想把慕容府和泰豐廠捐給共產D,梁銀豐覺得慕容府是慕容家的祖宅不能捐出去,蘇玉卿表示經歷過這些分離與重逢,只有人在一起才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