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5集:劉子行初見時宜

周天行與鳳俏留於府中,見到了遠道而來的劉子行。劉子行一進府便挂念起了時宜,他與時宜初次見面,只挑了一處閑雅之地。看着眼前的妙齡女子,劉子行只一時看愣了神,今日他終於不用再看着畫像,而能見到時宜本人。二人席地而坐,劉子行談起了南辰王府的奢靡,時宜容不得他人說周生辰半句不好,只開口為周生辰說話,南辰王府的豪華是為了震懾住周邊的作亂之人。劉子行也順着時宜的話誇起了周生辰,他想為時宜倒茶,時宜自知不合規矩,只上前攔下劉子行,也因此被燙到了手,劉子行關心着時宜,時宜卻處處躲閃,對劉子行並未生出好感。

劉子行十分鐘意時宜,恰好時宜生辰,劉子行帶着時宜一同前往軍營慶生,一是想送時宜一份生辰禮,二是想見一見周生辰。軍營中,周生辰見時宜燙傷了手,立馬讓軍醫前去為時宜看傷勢,時宜此番帶來了屠蘇酒,周生辰與眾將士舉杯同飲,一敬逝去的將士,二願國家再無戰爭,三祝時宜生辰歡喜。今日這宴席所有人都痛快大飲,唯獨劉子行身體不適先行休息,他聽着外邊的暢飲聲音,再想起時宜與周生辰眼神交接的默契,不由得五味陳雜。

曉譽並不知軍營中有劉子行及他身邊的人,她大誇起了周生辰,百姓皆說周生辰的骨比帝王還要稀有,周天行拉了拉曉譽,讓曉譽不要多言,軍營還有外人在,這番話正好被劉子行身邊的侍從聽得。宴席散后,時宜前來尋周生辰,她與周生辰再多飲了幾杯,只願這碗花椒酒能保佑周生辰與她的師兄姐們歲歲年年,平平順順。之後,周生辰抱着喝醉的時宜回去休息,時宜在夢中哭着喊周生辰,生怕周生辰會在外邊有意外,周生辰卻坦言答道,如果他出了意外,他死在何方就會葬在何方,無需他人來找,無需留下傷心。聽此,時宜睜開了眼睛,更加落淚不止。

周生辰將營賬讓給了時宜,曉譽前來陪時宜,她送了時宜一件盔甲,並跟時宜談起了周生辰。她與謝雲雖一直伴着周生辰,可他們還是來晚了,周生辰最難的時候是他自己熬過來了,南辰王這支軍隊是他自己組建起來的,他一路征戰,從未有敗績,小南辰王的名號便是這樣來的,其中的艱辛不言而喻。

次日,周生辰陪着時宜參觀軍營,除了看到正在訓練的士兵之外,時宜也見到了鳳俏與蕭晏。鳳俏一直逼着蕭晏與她比試一場,蕭晏卻甘於認輸,不肯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