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7集:周生辰清君側

鳳俏帶着假聖旨,以看押要犯為由率重兵進了中州城。劉子行在宮內里應外合,他前來見趙騰,趙騰語氣中滿是對劉子行的不屑,稱雖然劉子行的太子之位定是保不住了,但他一定會促成劉子行與漼家的婚事。之後,劉子行屈尊為趙騰洗腳,趙騰舒服之際劉子行親手解決了趙騰,並配合著大軍里應外合,開始了宮變。

鳳俏一行人連夜拿下了大將軍劉元,次日的朝堂上群龍無首,所有人都不知該如何,漼文君奉着漼廣的命前來請承相一行人前往漼府一敘。朝中重臣皆前往漼府,漼廣拖着這副病重的身子議論起了朝綱局勢,劉元養婢蓄奴,作惡多時,他相信丞相一行人已經等侯今日多時,接下來他只懇請丞相能夠盡心輔佐劉徽,穩住朝綱。

周生辰前來見劉徽,如今局勢已定,趙騰已死,劉元也自請罪,他今日來見劉徽也並未帶兵器,只帶了御賜的木劍,足以證明他的忠心,他是劉徽的皇叔,對於他來說,劉徽比皇位更重要。趙騰已除,太后也恢復自由,她前來感謝周生辰的相救,劉徽更是聲聲向太后認錯,他當時只是早日臨朝,後來卻怎麼也擺脫不了趙騰,之所以一直聽趙騰所言是因為他怕趙騰會殺了太后,看着眼前軟弱無能的兒子,太后只心底難過,權當自己沒有這個兒子。

時宜前來宮裡找周生辰,難得此次周生辰兵不血刃,可時宜卻眼眶紅紅,她生怕劉徽會不信任讓周生辰背上謀反的罪名,幸好大局已定,周生辰並無任何危險。此次勤王除了此少數人知道周生辰回來,時宜想跟周生辰一同在宮內隱姓埋名,所以她決定在宮裡不喚周生辰師父,避免暴露二人的身份。

周生辰清君側功不可沒,劉子行卻在可惜着劉徽沒有除了周生辰,他本想更衣去見周生辰,可太后已經先一步召見了周生辰。後宮內,周生辰見到了舊人高淮陽,高淮陽想知道周生辰當年離宮與她是否有關係,周生辰坦言應道,他的離開與高淮陽毫無關係。

劉徽前來見周生辰,恰好周生辰不在,只有時宜跟謝崇在收拾東西。劉徽向謝崇行了禮,並問起了高淮陽此人,想知道高淮陽跟周生辰之間的關係,得知高淮陽心慕周生辰,卻被先帝從中阻撓,之後一直在宮中帶發出家。聽着高淮陽跟周生辰之間的關係,時宜心底頗為吃醋,甚至想要連夜出宮,被周生辰攔了下來。周生辰帶着時宜回了殿中,劉徽還未離開,劉徽想促成周生辰跟高淮陽之事,讓周生辰留有後人,周生辰卻道他府中有十個孤兒和一徒弟足矣,並非無後人。

周生辰與劉徽一同下棋,謝崇在一旁伺候,他不甚打翻燭台,劉徽大嚇一跳,重兵入宮內。直到這時,周生辰才知道劉徽並非對他沒有防備之心,劉徽問起了劉元之事,想知道周生辰想如何處置,周生辰只希望此事勿株連後人。後半夜,周生辰喝着酒,他想着故友劉元,心底里十分難過,他還是無法救得了劉元,時宜一開始以為周生辰說的是高淮陽,直到她聽到劉元的名字時,這才心底一松,不再有半分醋意。之後 ,周生辰帶着時宜一同來挖酒,這酒是他與劉元一同埋下的,他們曾約定好待他凱旋歸來之日,這飲便拿出來同飲,只是二人如今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周生辰帶着時宜一同來見劉元,劉元得知是周生辰率兵來到京師,他自認輸得心服口服。霸攬朝政這些年,他也行過天子威儀,此生無憾,只是他府中一子還希望周生辰能護其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