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8集:漼風欲迎娶幸華公主

周生辰與時宜回殿中,周生辰憶起往昔,除了劉徽之外,先帝曾有一位皇長子,不是皇後生的,三歲時夭折了,他為了追查此事惹怒了高皇后,是劉元求情護住了他,他與劉元之間的關係向來不錯。聽此,時宜委婉打聽起了高淮陽,可周生辰卻聽不懂時宜之意,時宜得知周生辰對高淮陽並沒有男女之意,心底里更是大松一口氣。

次日,劉子行求見時宜,時宜不願意見劉子行,只以身子不舒服推拖着,周生辰看出了時宜的小心思,只依舊寵着時宜,隨着時宜的心愿。劉子行求見時宜不得,他在宮內坐卧不安,幸華知曉劉子行坐卧不安的原因,對時宜吊著劉子行的行為並沒有半分好感。

漼府的人進宮見太后,漼廣知曉太后不會將太子一位傳給劉子行,想廢了時宜與劉子行的婚約,替漼風求娶幸華。皇室本身就虧欠漼氏,如今漼公又再度立功,太后縱然不願意讓幸華嫁給漼風,也無法辱沒漼公顏面,只好應下此事。時宜與劉子行婚約作廢,劉子行心底着急,他追出來拉着時宜,不肯讓婚約作廢,周生辰及時趕到攔住了劉子行。

幸華哭着不肯嫁給漼風,太后卻容不得幸華胡鬧,她給了幸華公主之尊,要麼嫁給漼風,要麼塞外和親,幸華必須自己選擇一個。漼府,漼公自知漼家在朝中無人了,他讓漼文君不要管三年孝期,公主必須儘快入府,漼風不願意娶公主,漼廣病上加病,讓人打到漼風點頭為止。漼廣已經病入膏肓,漼文君提起她十年前的犧牲,當年是她為了漼氏親手寫了和離書,送走了自己的丈夫,漼家哪一個人不用為家族犧牲。聽此,漼風也自知自己身上重任,只應下了這樁婚事,讓漼廣死無遺憾。漼廣的死令時宜落淚不止,時宜在周生辰面前哭得不成樣,她緊緊地抱住了周生辰,只哭着道她想回西州,不願意呆在這裏。

時宜留在了周生辰那裡,漼文君跟漼文姬前來接時宜,周生辰只希望二人再給時宜一些時日,漼文君自知時宜心結難解,她請周生辰向時宜解釋十年前之事。漼文姬跟南辰王有些過往,周生辰提起當日漼廣在大殿上提起二人之間的事情,這才讓他收了時宜為徒,也想着化解兩家恩怨,只不過今日一見漼文姬,他便知道漼文姬還活在過去無法釋懷。這番話被時宜聽到,時宜哭着跑了出去,周生辰連忙追上去,他知道時宜誤會了,只好向時宜解釋清楚,他與世家的關係十分微妙,當初任何世家子弟他都不會輕易收為徒,但如今時宜是他的徒弟,他也只會有這一個徒弟。

周生辰將時宜哄好,時宜終於笑了出來,不過高淮陽前來見周生辰,時宜十分好奇二人之間的談話,周生辰寵溺時宜,只讓時宜在屏風后聽着。高淮陽前來見周生辰,她提起太后讓她成周生辰枕邊人之事,唯有她跟着周生辰去西州才能保下一命,離開王宮。周生辰對高淮陽無意,自然也不願意給高淮陽,不過他還是善心地提起了平秦王,讓高淮陽隨他一同離開,他可將高淮陽送去平秦王那邊,得以保全性命。高淮陽感恩周生辰,同時她也看到了屏風后時宜的身影,當年高氏欠了李氏七郎一債,她今日也正式替高氏向時宜道歉。

漼府大辦喪禮,漼風與曉譽再見之時已不再如之前的和氣,漼風費盡一番功夫終於單獨約見了曉譽。二人一見面,曉譽便提起了她對漼風的心意,她敬重愛慕漼風,漼風也將他這些年收集的有關於曉譽的捷報交到曉譽手裡,他同樣也愛慕曉譽多年,是他一直愛而不得。如今二人這一別,再無來日,也只能將那份情愛藏於心中。

蕭晏前來見劉徽,劉徽欲賜蕭晏封號,蕭晏卻出言拒絕。而後,劉徽跟周生辰提起了一個要求,他希望謝騰留在中州輔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