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3集:周生辰時宜回北陳

時宜拒絕了侯莫陳氏的愛慕之意,她雖未表明心中所屬之人,周生辰卻知曉那人便是他,只不過他早年間便在中州立過誓言,他這一生不娶妻妾,不留子嗣。這一夜,周生辰心事重重,時宜也輾轉難寐,二人隔着一扇門望着彼此,時宜隱藏住心底里萬千話語,只問周生辰何時啟程。二人都對感情之事避而不談,可動了心的人又如何能毫無波瀾,周生辰站在時宜的房門前看了一夜的書院夜雨,而時宜則在房中畫著蓮池。

次日,周生辰與時宜啟程,桓愈欲撮合二人,只派弟子前來告訴周生辰,他也曾和周生辰一樣在娘子的門外看了一夜的雨,後來二人便成親了。弟子的話令時宜頗為驚訝,心底里卻生出一絲甜蜜。而後,二人渡江回北陳,南辰王府所有人都在這裏等候二人歸來,漼風也率王軍前來等侯,見時宜平安無恙,漼風心底里也大松一口氣。既王軍在此,周生辰便決定前往壽陽走一趟,恰好時宜也一直想去壽陽,此番二人便一同前往。

周生辰一行人隨着漼風前往壽陽,幸華也在府中,二人一見面便百番爭吵,周生辰上前聽着二人的爭論,方才得知幸華想回中州,漼風則想留在壽陽,漼風百般不願回中州,幸華卻脫口而出她已懷有身孕必須回中州,讓漼風自行抉擇。實則,幸華並未有孕,只不過劉子行她來了信,稱只有她回了中州便能讓她擺脫這場有名無實的賜婚,她心底里一直想着劉子行。二人未有夫妻之實,漼風又如何不知,只不過他與幸華也確無感情,見幸華如此執着想回中州,漼風誤以為幸華真有了身孕,他隨了幸華心愿,稱他自會修書一封向家裡人報喜,這孩子只能姓漼,日後幸華在中州,他留守壽陽,若是幸華想和離,他也無怨無悔。

漼風需送幸華回中州,周生辰讓曉譽留守壽陽,一想到要離開壽陽,漼風心底里萬般不舍,他對時宜吐露心聲,壽陽於他來說是第二個故鄉,他與曉譽剛收復壽陽之時在這裏住了三年,同時他也讓時宜轉告曉譽,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曉譽出戰之後送一份捷報到中州漼府,他方能安心。看着二人愛得不得的模樣,時宜心底里百般不是滋味。

中州後宮,秦嚴守在太後宮門口,太后對秦嚴的部下多番縱容奢靡之風,並讓秦嚴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秦嚴失去意識后醒來,震驚發覺自己醉后侍寢了,此為一樁醜事,秦嚴無法告知他人,只求着太後放過他,太后早已經盯着秦嚴了,此次設下這番計謀也是為了拿到秦嚴手中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