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7集:時宜回到中州城

時宜啟程回中州,鳳俏前來護送時宜,周生辰獨自站在城牆上看着時宜離去,他以一隊小南辰王軍護送時宜回京,為的就是告知世人,南辰王府永遠是時宜最堅強的後盾,永遠是時宜的家。途中歇息驛站,時宜看着外邊的初雪,不由得想起了周生辰,她想起她與周生辰過的第一個除夕,周生辰半年不曾回府,卻趕在除夕夜回來,與她一同喝了杯花椒酒過除夕。往事歷歷在目,時宜越想越睡不着,她半夜起身前來尋鳳俏,卻意外在鳳俏房中看到了周生辰。原來,周生辰一直都暗中護送着她。

周生辰與時宜在房中一見,房中並未點燈,時宜也放肆了一回,她提起她原本想長留西州,長伴周生辰之事,只是她就差一步,宮中的一道賜婚聖旨打破了她所有的夢,也斷了二人來日。看着眼前難過的時宜,周生辰心痛不已,只任由時宜哭着緊緊抱住自己。良久后,時宜與周生辰道別,她出嫁之時只希望周生辰不要過來。

次日,時宜回到中州領地,周生辰站在大軍着目送着時宜,恰好漼風帶着謝崇遺體出城,二人見了一面,時宜告別了南辰王軍,告別了周生辰,踏入了中州城。時宜進京的消息傳到了劉子行那裡,劉子行大為欣喜準備去見時宜,金嬪卻帶着厚禮前來,她希望劉子行能記得二人之間的約定,金氏願效忠劉子行,而後位必須留給金氏。劉子行只道他並未忘約定,為了讓金氏安心,劉子行也取消了見時宜的行程。

宮中,時宜隨母親前來面見太后,太后故意支開了漼三娘跟幸華,將獨處空間留給了劉子行與時宜。劉子行與時宜許久未見,時宜不願意多看劉子行一眼,她對劉子行禮遇有加,語氣中卻透着一股淡漠。另一邊,幸華險些摔倒,漼三娘扶了幸華一把,知道了幸華假裝有孕一事,她大為生氣,立馬讓時宜修書一封,催漼風回府。

謝崇病重,周生辰斷定兩個月內朝中定有大事發生,他決定前往壽陽停留,以隨時看京中動靜。漼風收到書信后便回府,時宜將幸華的事情告訴漼風,漼風得知此事後卻鬆了一口氣,認為自己無愧於幸華。漼風與幸華早已離心,時宜不忍見漼風如此痛苦,她前來懇求漼三娘成全漼風,聯姻一事有她一人足矣。聽時宜此言,漼三娘也應了時宜之求,願尋周全之法讓漼風跟幸華和離。

太后命太醫開一劑催產葯,想早日讓皇太孫出生,她才好讓孩子成為她新的傀儡皇帝。劉徽意識到了太后的心狠手辣,也知曉太后定不會留他,他想起了謝崇為他準備好的退路,準備與太后最後一博。劉徽前來見太后,他聲聲懇求着太後放過他,他願退位,太后並不相信劉徽所言,她只道許久未與劉徽一同用膳,二人一同用膳,劉徽在太后的酒中下了毒,這毒是謝崇為他留的最後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