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18集:時宜被軟禁於宮中

劉徽攔下了太后的那杯毒酒,太后卻將毒酒賜給劉徽,劉徽終究是被自己的心善害死,死於太后寢宮。另一邊,劉徽的孩子雖生了下來,其母姜嬪卻慘遭太后毒手,皇孫也未能活下來,太后卻想來個狸貓換太子,如今太后大局在握,秦嚴卻奪馬南逃,太后也不在乎秦嚴這小小人物,只將元武出任命為禁衛軍統領,處死有關於劉徽一事的內侍婢女。

漼風已準備好和離書,他將和離書交給時宜,只要漼三娘解除了二人的婚事,時宜便將此和離書交給幸華,讓幸華隨意離府。漼府內,漼三娘收到了謝崇的貼身之物跟一封信,信中提醒着時宜要萬事小心,宮中已生變。宮內氣氛異常,時宜與幸華在這時被召入宮,二人同乘一新馬車,幸華只希望時宜能夠全心對劉子行好一些。

宮門口,劉子行前來接時宜,如今在宮內都在慶賀着小皇子新生,可劉子行卻未曾見過小皇子,他想上前扶過時宜,時宜卻對劉子行幾分避讓,劉子行臉色一沉,也頗有幾分生氣。二人來到太后寢宮,太後設宴歌舞昇平,時宜在宴會上也見到了金嬪,她只覺得宮中處處透着古怪,皇上與新皇子、姜嬪一直不見身影。直到半夜,太后這才召集眾人公布了劉徽歸天一事,讓眾人削了頭髮暫居宮中,為劉徽超度。

金嬪不願意削髮,太后強行命人將一眾后妃送至庵堂,留下了時宜。時宜身份特殊,她並不敢否定太后的話,只尊聲應下,陪在太後身側。太后要求時宜替她寫三封信,第一封信給周生辰,她想讓周生辰再度入京師安人心,扶皇長孫上位。時宜不願意替太后寫這封信,太后念在漼廣救過她兩次,她不殺時宜,只將時宜跟金嬪關在了宮中。

太后關了中州城門,一直等着丞相到來,丞相卻在途中被周生辰的南辰王軍攔下,周生辰從丞相口中知曉了宮內一切變化,既然太后想要讓新帝登基,重新把持朝政,他便來個將計就計。

丞相按照周生辰所吩咐的,他仍留在太後身側,擁立着新帝登基,為太后着手準備登基大典。新帝身份是假,太后恐事情敗露,丞相提起了劉子貞此人,他是離皇室最近的血脈了,可先接入宮來,後期再尋適當時機扶劉子貞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