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第21集:劉子行推遲婚事

劉子行咳嗽不止,時宜只好扶着劉子行先去歇息,劉子行卻只緊攥着時宜的手,不願讓她離開。時宜一直留在劉子行這裏,她在床榻處睡着了,待醒來她見劉子行無礙,只對劉子行行禮便離開。漼侍中前來見劉子行,劉子行準備在三日內將陛下歸天的消息傳至中州,而漼侍中則認為周生辰乃大患,必除之。此時的周生辰已追至城外,他誤以為劉子貞與太后均被沉湖,宮中必定生變,他為劉子貞的逝去而悲傷之時,也讓曉譽帶一隊斥候先入中州。

金嬪前來見劉子行,她警告劉子行,金氏大軍正在前方為劉子行賣命,劉子行一日未登帝位,她未登后位,劉子行就一日不能與時宜做夫妻。迫於金氏大軍的賣命,劉子行只好答應了金嬪。隨後,劉子行前來見時宜,他將劉子貞已死的消息告訴時宜,漼侍中想讓他登基為帝,他想聽聽時宜的看法,時宜認為劉子行不適合登帝位,劉子行因此與時宜說了幾句重話,他認為時宜心心念念的也只有周生辰而已,故他決定暫且推后二人的婚事。

戚氏一族遭重罰,漼三娘與劉子行保下了幸華,幸華不舍家人受苦,她前來求劉子行,希望劉子行能放過她家人。劉子行不願見幸華,他無法保戚氏族人,只能獨保幸華一個,幸華落淚大哭,知曉了劉子行想以戚氏的血鋪登基的路,只是那是她的親生爹娘,她如何能置之不理,但戚氏一族落敗已成定局,幸華一人之力也無法保全家。

周生辰征伐太原郡,捷報歸來,王軍駐守於中州城外,鳳俏挂念時宜,她與謝辰談起時宜的姻緣卦,謝辰只道他卦象並不準,卦中显示時宜並無婚嫁之命。王軍捷報歸來的消息傳到了時宜耳中,時宜大為欣喜,平秦王帶兵來到中州城,卻繞到城門口羞辱了一番禁衛軍,再轉折回到了南辰王軍的營賬。此次,平秦王聽說時宜要成親,他只恨鐵不成器地看着周生辰,實在不明白周生辰為何要將時宜拱手讓人。

周生辰的王軍要先行,他想讓平秦王留下來守城,同時他也讓各地藩王聯軍前來中州城,為征戰做着一切準備。此次出征危險重重,平秦王讓周生辰前來見時宜一面,如今二人身份不便單獨見面,平秦王帶上了鳳俏跟蕭晏,四人一同來見時宜,藉此機會時宜與周生辰也得見一面。見過後,時宜看着周生辰一行人離開,一如當年在西州時目送着周生辰出征一樣,此行她只願周生辰與各位師兄妹凱旋歸來,得以平安。

周生辰在百姓的送別裡帶兵出城,時宜來到白馬寺祈福,金嬪也來見時宜,她想知道這一場仗究竟是誰會贏。時宜一心篤定,南辰王軍從無敗績。事實也確如此,自金榮起兵,南辰王軍便無敗績,而周天行也已經醒了過來,只是漼風一直都無消息。

金榮戰敗,劉子行前來見金嬪,他想送金嬪去太原郡勸降金榮,金嬪深知自己的父親寧死不降,劉子行只道只有投降才有生路。太原郡里,金榮暗中埋伏了歸京的漼風,他想用漼風逼周生辰退兵,此次正是曉譽前線帶的兵,曉譽聽說漼風在金榮那邊,只帶了一隊斥候前來,金榮此次正是想用漼風來逼曉譽退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