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大結局:時宜跳宮門

漼三娘臨走之前塞了一封血書給時宜,這封血書是周生辰親手所寫,一字一句寫着他這一生不辜負天下,只辜負了時宜一人。看着這封血書,時宜再度痛苦落淚,心痛難忍。另一邊,漼風準備起兵為南辰王軍正名,他棄漼姓投於小南辰王軍,於壽陽起兵。

時宜整夜未眠,不肯吃喝,劉子行提起高氏因一人滅族,戚氏因一人毀族,希望時宜不要讓漼氏步此後塵。如今時宜情緒偏激,她傷了自己的手,漼三娘提起楊氏跟長孫氏,若劉子行還想要兩族的相助,就不得再刺激時宜。劉子行無奈,只好允了漼三娘,讓時宜偏去偏殿住,相信時宜慢慢就會想通的。

時宜在偏殿住着,她站在屋頂看着漫天大雪,再也等不到周生辰的身影,她不明白,明明王軍都回來了,周生辰為何偏偏要留在平陰,他這一生無妻無子,究竟是為了什麼,這天下終究是負了周生辰。

金嬪前來見時宜,她提起塢水房悄然南遷,被她父親的兵困在境內的消息,此事除了她跟劉子行之外無人知曉。時宜不解金嬪為何要將此消息告訴自己,同時也向金嬪道了一句謝。

次日,時宜即將行冊封之禮,被冊封為貴嬪,漼三娘前來見時宜,她向時宜認錯,只道她做錯了,而今日她也為時宜準備好了出逃計劃,桓愈在南蕭等着她,到了南面,時宜不必回頭。時宜含淚叩別了漼三娘,她坐上了劉子行準備好的馬車,來到了王宮中。楊邵藉此機會來到時宜身側,他將平秦王在文人之後等待的事情告訴時宜,讓時宜沿着小道跑就好,不必回頭。不曾想,時宜卻不想連累平秦王一行人,她獨自一身紅嫁衣登上宮門,她知道漼三娘想以自己的命換她的命,但是她並不想逃。漫天白雪中,時宜一步一步登上宮門,她自進南辰王府便得師父照顧,師兄姐保護,但她師父卻慘死劉子行手上,她斷無跟仇人成婚可能,今日她不再是漼氏之女時宜,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她也相信世人終有還她南辰王軍清白一日。

時宜登上宮門,她看着漫天白雪只輕笑出聲,她來嫁周生辰了,如有來世,她只希望換周生辰先來娶她。一襲紅衣躍下宮門,時宜跳宮門而死,劉子行緊抓不住時宜的衣裳,只在宮門上大哭出聲,他費勁心思只為得到時宜,卻還是輸了所有,親眼看着時宜因他而死。

漼三娘得知了時宜的死訊,她在漼府中難過落淚,漼風也在行軍途中落淚,謝雲遠在鹿苑,同樣奔潰痛苦。隔年,劉子行以金嬪的孩子為由誘金榮入宮,設伏殺之,金榮終死於楊邵之手。劉子行也時日無多,臨走時只有幸華一直在照顧着他。為示好南蕭,幸華也自請南嫁,不久,各地起兵,中州孤立無援,劉子行也病死於中州,未留子嗣。三年後,大將軍長孫傑與楊邵議和,擁立劉子貞為帝定都中州。

西州,鳳俏率南辰王軍送蕭晏,如今蕭晏已放下心結決定回南蕭。數十年後,謝雲前來青龍寺進香,如今西州幾位師兄妹們都離開了,他臨離開之前也念着前來上柱香。時間一晃到年少時,那時小南辰王帶着他幾位徒弟前來為青龍寺選址,卻不想如今竟物是人非,一代英雄已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