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視劇劇情 » 掃黑風暴,第20集:賀芸和孫興是母子關係

掃黑風暴,第20集:賀芸和孫興是母子關係

兩個自稱是紀委監委的人找到李成陽,讓他跟他們回去配合工作,大江貌似想阻止,被李成陽攔住。李成陽在他耳邊提醒道,明天按兵不動,把地方看好,等他回來。當晚,李成陽被帶到綠藤市某賓館內,紀委監委詢問他是否認識董耀,以及認識董耀的具體時間。李成陽如實說出,對方又問他之前新帥集團是不是召開了一個項目答謝會,李成陽承認,並且表示當時董耀是代表區政府前去參加,新帥集團給每個貴賓都送了茶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作為禮物。對方問他有沒有在茶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盒裡放了兩個金條,她還拿出了照片給李成陽辨認。

李成陽否認,之後又問到送西洋參的事,李成陽還是表示盒子里裝的是西洋參,沒有塞着美金。最近的一次見面,李成陽帶了一個皮包去董耀的辦公室找他,李成陽承認這個事實存在,可他聲明自己當時只是送給董耀一張照片。紀委監委的人卻覺得他是不是送了一張價值一百多萬的畫作給董耀,李成陽否認。問題問完了,李成陽也問了一個問題,當然他沒有傻到問紀委監委的是不是懷疑他對董耀行賄,而是詢問是不是查董耀發現了什麼問題,抑或是他自己承認,然後紀委監委的人來找他進行核實。

紀委監委的人沒回答他這個問題,隨後李成陽就在筆錄上簽字了。邢凡對於大江臉上留下的疤痕有些了解,15年的時候大江因為一個叫蜘蛛哥的人賣毒品,他舉報給警察,被蜘蛛哥帶人打擊報復,他臉上的傷疤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這些年,她也知道類似蜘蛛哥這樣的事,他沒少管,之所以躲着自己,也是因為他擔心會連累自己。此時,兩人最要緊的任務就是保護好證人陳建波。齊小燕是上次幫黃希向李姐求情的陪酒小妹,她被債主追債,深陷危險,後來是黃希出面替她還了兩萬利息,這才讓齊小燕逃離魔手。

黃希看到齊小燕被迫無奈戴上了綠牌,她前去詢問。齊小燕在這兒化名思思,黃希也一直都是叫她思思。齊小燕哭訴,自己在大學的時候被人慫恿做了裸貸,在高昂的利息重壓之下,齊小燕換不起錢了,對方又繼續慫恿她循環貸,就這樣,利滾利,她背負的高利貸越來越多。黃希向她亮明自己的身份,並且表示自己可以幫她。最終,齊小燕答應與黃希一起,在這之後不久,齊小燕就戴上了黃希的手錶,去找李姐說自己暫時還不想做賣淫的勾當。她與李姐的交談,均被錄音手錶錄了下來。

交談的時候,齊小燕太緊張,一直摸着腕上的手錶,李姐便說先沒收了她的手錶。見狀,黃希出面轉移話題,成功吸引李姐的注意力,然後黃希示意身後的齊小燕趕緊離開。再然後,齊小燕就把手錶還給了黃希,她說這件事結束以後,她想重新活一次,在老家開個飯館。停車場,孫興出現在賀芸的背後,叫了她一聲媽,賀芸轉身,什麼都沒有說,打了他一巴掌后離開。由於自己和孫興的母子關係,讓賀芸始終逃避着作為警察的職責,最終成為市公安局的一個偽君子,淪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此時,她心中湧起的不僅僅是痛苦,更多的是深深的悔恨,她一步錯,現在步步錯,抬起頭來,她已經看不見前行的路。黃希將錄音放給林浩,同時齊小燕還透露出,徐英子曾在鳳凰夜總會被人輪姦。正好孫興帶着他的人出現在這裏,林浩質問孫興手下的人是第幾個輪姦徐英子的人,不曾想,孫興在綠藤橫行霸道慣了,他根本不會怕像林浩這麼一個小刑警。林浩怒不可遏打了孫興一拳,孫興起身,突然用碎酒瓶子扎進他自己的肚子里,臉上竟然還帶着笑容,看着滲人極了。後來第二天,林浩因當街尋釁挑事,被賀芸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