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風暴,第24集:李成陽夜裡挖橋尋屍

一方面,相關部門不配合,挖橋工作難以進行;另一方面,賀芸表面雖然答應,但何勇看得出來她是在以退為進。索東走進來告訴駱山河他們,高明遠的建築公司已經開始調集人員,準備開始施工作業。如果他們不抓緊時間,一定會落後的,駱山河說現在已經不能按照常理來解決。趙立根想了一個奇招,駱山河覺得有些冒失,遂召開領導班子會議討論。趙立根表示,伊河新村項目現在還沒完全交給長藤資本。他點到即止,懂的都懂了,這個奇招就是李成陽。

麥佳與高明遠分手,此時此刻,她也見識到了高明遠的薄情寡義,可她還是對高明遠說,自己為他做的這些事都是心甘情願。何勇向駱山河彙報董耀妻兒的去向,發現他們在機場被人帶走後上了一輛車,這輛車最終消失地點在伊河村。曹鵬是高明遠的得力幹將,高明遠讓曹鵬將董耀的妻兒軟禁在伊河村也不是沒有可能,而董耀妻兒是打開董耀的一個關鍵突破口,他們又不得不想辦法營救。伊河村是一個大的行政村,有一千多戶人家,即便已經布控,但盯起來還是有些困難,而且為了董耀妻兒安全着想,他們也不能貿然行動。


這個時候,非常時刻,用非常之人。駱山河決定讓何勇請來李成陽,做這非常之事。與李成陽見面時,駱山河對他這些年的境遇表示理解,也希望李成陽能相信黨中央掃黑除惡的決心,相信督導組能夠查清當年林漢之死以及李成陽被趕出警隊一事。駱山河還說,林漢當年的死,絕不是一兩個人那麼簡單,而是一群具有黑惡勢力特徵的組織構架嚴密、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

目前,長藤資本已經接手伊河新村項目,但很多手續仍在辦理中,新帥集團的施工資質還在有效期內,此時的駱山河與李成陽,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彼此已經有了完全的信任和默契。駱山河指示李成陽盡一切力量挖掘麥自立的屍體,配合督導組搜集九一五專案的關鍵性證據。李成陽通過無人機,確認董耀妻兒被關的地點。而警方假裝成進村搞廣場舞大賽的人,各組任務分配明確,當晚一進村,陣勢非常大,吸引了不少伊河村的村民前去駐足觀看。此時高明遠安撫董耀的妻兒,讓他們先在這裏躲着。

鄭毅紅看到這幫跳廣場舞的人,心想沒這麼簡單,她於是打電話給高明遠說,這幫廣場舞鬧得賭場里的人都不安生了。高明遠隨即離開,暗處的邢凡帶着幾個人,按照李成陽的指示,準備找準時機救出董耀的妻兒。高明遠透過人群,看到了李成陽。高明遠走過去和李成陽交談,他想給李成陽一億現金的美金,讓這件事徹底了結。李成陽怎麼肯呢,現在已經不是錢不錢的事了,高明遠怒極,掏出了一把槍,反手卻把槍柄交到李成陽手上,讓他朝自己開槍。李成陽倒也舉起了槍,只是他不敢開,理智也不允許他扣下扳機。


高明遠認為,這些年綠藤市的所有成果,都與他息息相關。他還大言不慚地說,綠藤的經濟生產總值,都是由他來掌控的,他就是綠藤市百姓的衣食父母。李成陽管他要公平,而高明遠覺得自己就是公平。李成陽嗤笑,他第一次見把犯罪說得這麼冠冕堂皇的人。高明遠所犯下的罪,足以判處他死刑,可是不公平啊,只能槍斃高明遠一次。高明遠不甘示弱,他說李成陽站在這裏和自己談話的機會都是自己賞給他的。

面對張狂的高明遠,李成陽自顧自念出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騙了你》,隨後高明遠就接到督導組的電話,督導組讓他去駐地參加會議。此時,董耀妻兒已經被安全救出,李成陽看到煙花信號后,當即讓施工隊在夜幕下,對伊河村附近的安福橋進行開挖工作。所有參加這次會議的人都要上交手機,駱山河開門見山,他說這次會議主題是探討挖橋尋屍是否可行。村支書曹鵬和賀芸,以及武雙嶺都表示反對,卻殊不知此時的李成陽已經在安福橋下實施開挖。

督導組召開的會議,也為李成陽開挖爭取了時間。途中,駱山河用眼神示意何勇,何勇便出去給李成陽打電話詢問挖橋尋屍進展情況,李成陽表示還沒有挖到,現在正在擴大範圍,何勇讓他抓緊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