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風暴,第25集:麥自立屍首重見天日

李成陽打電話給陳建波詢問,按照陳建波所指的地點,李成陽挖了五米深都沒見到屍體,陳建波也不明所以,當初他才埋兩米深,而且他埋屍的地方也不應會被人知道。曹鵬的兒子曹曉峰看到安福橋已經開挖,他以為是父親叫人挖的,打電話過去詢問。曹鵬正在開會,手機被放在外面,沒有接到曹曉峰的電話。此時,隨着夜色越發深沉,會議室內和安福橋的形勢也同時變得越來越嚴峻,督導組想辦法拖住高明遠和相關人員,為李成陽那邊爭取時間,而安福橋旁的李成陽正在帶人積極地開展挖掘工作。

儘管事關重大,儘管一明一暗配合得已然相當默契,但究竟能否挖出一個結果,到目前看來還是一個未知之數。現在已經刨下五米多深,仍舊沒有發現屍體,袁工發現這裏的土質鬆軟,他和李成陽提出自己的猜測,懷疑是不是下沉了。何勇給李成陽打來電話,他說這邊已經拖不住了,讓李成陽在那邊小心。時間越發緊迫,李成陽讓袁工回到第一個點繼續深挖。但由於鈎機的鈎臂不夠長,所以需要降低鈎機平台,而這至少需要三個小時。李成陽繼續下令,讓袁工抓緊時間快挖。

所有人都散會後,駱山河叫住賀芸,讓她帶些人去安福橋旁保護李成陽。高明遠回到賭場,這裏的人已經被鄭毅紅清空,鄭毅紅告訴高明遠,李成陽帶人來賭場鬧,他被叫去開會,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高明遠沒說什麼,讓鄭毅紅離開。他還叮囑道,若是他出了什麼問題,到時候鄭毅紅就開着車庫里那輛掛着免檢牌子的車上路。在曹曉峰的指示下,不少村民前去安福橋鬧事,不允許李成陽挖橋。李成陽不得不讓機器停下,免得傷到無辜群眾。賀芸帶着警察抵達,鄭毅紅看到警察來了,便讓手下的記者出面。

村支書曹鵬出面和賀芸打圓場,裝模作樣用着大喇叭喊村民們回去,曹曉峰帶頭反對,不少村民也跟着起鬨。有個人故意自己撞傷頭,叫囂着警察打人,現場一度陷入混亂當中。在這種情況下,李成陽不得不站出來,他將安福橋下埋有麥自立屍體一事廣而告之,馬帥在看守所被人用毒藥殺死一事,以及自己的師父林漢被人黑成黑警,沉冤十四年,這些事他也全部都說了出來。李成陽用這些血淋淋的事實,揭穿黑惡勢力只手遮天、殺人埋屍的滔天罪行,全部人聽得一片沉默、寂靜。

李成陽還說,拆橋修新路的做法,動了某些勢力的財路,所以才會有風水不能動這一悖論,麥自立也正是因為想修新路而被殺。在李成陽的規勸下,村民們不再鬧事。與此同時,老寧找到了陳建波,大江和邢凡拚死保護陳建波,邢凡負傷昏迷,剩下大江與老寧拚死一搏,他拼盡全力用電線勒着老寧的脖子,老寧為求生亦用利器扎向大江的心臟。臨死前,他讓陳建波帶走昏迷的邢凡。就這樣,大江與老寧同歸於盡,至死,大江都沒有鬆手,他一直勒着老寧的脖子。

省委給駱山河打來電話,省里對掃黑除惡工作表示無條件支持,如果遇到阻力,需要省里出面,他們也是義不容辭的。隨後,駱山河讓何勇去安福橋靈活處理一下這件事。何勇抵達伊河村安福橋旁,勸說李成陽先離開,現在網上的輿論對他極為不利。李成陽不願意離開,何勇看到網上關於李成陽的那些發言視頻,他生氣地質問李成陽這是怎麼回事。李成陽解釋說這是他說的話,但這不是他的意思,這是有人惡意剪輯的。兩人吵得不可開交,就在這時,挖屍的工人喊着,挖到了。

一具埋藏了十四年的遺骸,連帶着衣服,終於被挖了出來,重見天日。紀委將挖出無名男屍的事情告訴董耀,在確鑿證據面前,董耀對自己十四年前殺害麥自立的罪行供認不諱。陳建波背着昏迷的邢凡逃出,遇上了何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