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鐲子,第1集:百萬彩禮玉鐲子

相親,是許多都市青年為之尷尬,卻又不得不去面對的話題;也是眾多家長趨之若鶩,擠破腦袋都要闖進來的圈子。聞名於報的上海相親角,隨處可見的老頭老太太們,摩肩接踵,接頭交談,還有那些面對拍攝採訪的大齡男女們,毫不隱晦地表達了關於另一半的需求言論,反而顯得劉茵在此有些格格不入。

三年之前,劉茵作為奮戰於角斗場上的職業白領,偶然結識現任男友石磊,儘管名字聽起來普通,可男方好歹才貌雙全,父親石晉宇擔任大學教授,母親李霜清是醫院領導,算起來屬於高知家庭,最重要是本地土著,外灘有房。

如此這般交往三年,該是小情侶談婚論嫁,可嘆劉茵樣樣好,唯一無法與男方匹配的關鍵,在於一張外地戶口本,所以至今還未見過公婆。第一次上門拜訪,劉茵精心打扮良久,本是心情激動忐忑,可在關鍵時刻,一則壞消息由石磊親口轉述,原因在於那位久聞其名不見其人的准婆婆,突然安排兩方在姑姑家吃飯。

房子小可以理解,畢竟上海寸土寸金,但是再小的房子都能坐人,也不至於要將準兒媳往外推。所以這場見面結束之後,足以證明李霜清對於劉茵的印象態度,那真是王八看大芸豆,怎麼看都不順眼。

李霜清在醫院當護士長,自認閱人無數,她料定劉茵心機重手腕高,肯定會將兒子吃得不剩骨頭渣,就連石晉宇也建議兒子慎重考慮婚姻大事。反觀心思單純的石磊,為能與心愛之人結婚,專門投其所好,給老爹買鳥兒,給老媽買首飾,趁兩人不備,便向街坊鄰居宣布結婚的消息,使了一招先斬後奏,表態非劉茵不娶。

所謂知子莫若母,李霜清將計就計,以結婚為由要求劉茵做個婚前檢查,話里話外侮辱性極強。若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已摔門離去,關鍵是劉茵能屈能伸,懂得見招拆招,順勢提議石磊與她一同前往醫院。

體檢報告出人意料,石磊查出甲肝抗體,就算劉茵家庭狀況不好,還有個弟弟撫養,可是兒子身體有毛病,也不再是個十全十美的小伙子,甚至在相親圈裡大為貶值。李霜清無可奈何,唯有應了兒子的意願,決定下周約見女方父母談婚期,正好中了劉茵和石磊事先設計好的小圈套。

當天夜裡,李霜清拿出珍藏多年的玉鐲子,這是她與丈夫投入全部積蓄的傳家寶,當初便打算送給未來兒媳婦,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劉茵與母親通了電話,為讓老兩口安心,故意提及石家在外灘的房子。這番話被石磊聽去,難免有些多慮,不過氣氛僵持了幾秒,很快解開誤會,畢竟他是真心喜歡劉茵。

劉家父母和弟弟劉權抵達上海,石磊親自前往機場接人,甚至租了一輛極為豪華的頂配車,併為他們安排好住處。輪到兩家人見面之時,劉母枉顧女兒叮囑,當場向石家父母索要七位數彩禮,如此獅子大開口,不僅讓劉茵覺得丟臉,更讓石磊感到為難。

因為這件事情,劉茵與父母大吵一架,甚至怒斥弟弟劉權佔盡好處。奈何劉母思想保守,認為女子嫁到男方家裡,只有收了彩禮才能顯得身份貴重,絲毫不考慮男方已買婚房,所剩存款無幾。

自從那日過後,劉茵遲遲未敢聯繫石磊,也未收到石磊的信息。公司同事被女方母親鬧得主動辭職,導致劉茵代入太深,聯想到父母索要彩禮,以為婚事徹底告吹。可當劉茵回到賓館,意外發現石磊全家上門,似乎與父母談妥,除了她是一頭霧水以外,其餘人都喜笑顏開。

當著大家的面,李霜清親自為劉茵套上玉鐲,拿出一張標註十五萬的發票。千禧年的十五萬,相當於現在的一百多萬,劉母認為男方家誠意滿滿,自然是非常看好這樁婚事。劉茵認為玉鐲太過貴重,下意識追出門打算還回去,李霜清露出欣慰笑容,之前還在鬥智斗勇的准婆媳,如今溫馨相擁。

解決了眼前的難題,劉茵與石磊來到婚紗店門口,憧憬着未來的美好生活。劉家父母將李霜清夫婦拉進微信群,商討婚宴酒店事宜,殊不知此時劉茵半夜回家,忽然發現房門大開,玉鐲憑空消失。

其實關於這隻玉鐲的來歷,還需要從八十四年前的舊上海說起,當時有位賣花女在街邊遭流氓騷擾,幸得闊太太寧夫人相救。由於寧夫人與唐婉清父母曾是故交,又見她和弟弟相依為命,生活艱辛,於是便替二兒子提親,並將祖傳玉鐲交給她,希望能夠成為婆媳。

寧夫人的坦陳令唐婉清很是感動,當即應了這門親事,哪曾想在拜堂洞房之夜,忽然發現寧二少爺身患殘疾。意識到自己嫁給一個瘸子,唐婉清油然升起一種上當受騙的悲憤感,她主動去找寧夫人,指責對方隱瞞實情,欲要悔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