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鐲子,第2集:真亦假時假亦真

本以為家裡遭了賊,鐲子不翼而飛,實則是劉母戴去觀賞把玩,這才鬧出一場烏龍。劉茵對自家老媽心思了如指掌,為防止她打鐲子的主意,事先再三叮囑,立下約定,不可未經允許拿走傳家寶。

縱然劉母貪財,可她並未拎不清的人,況且到了這把年紀,自然知道大局為重。經過一番忙碌籌備,婚禮如期舉行,劉茵與石磊在好友親朋的見證下,正式成為夫婦,尤其是婆婆親手將百萬鐲子交到兒媳手裡,引得眾人艷羡。

蜜月旅行結束后,劉茵回到公司上班,同事們紛紛圍着她七嘴八舌,有問婚後感想,有聊婚禮氣派,更多想要欣賞一下這個價值不菲的鐲子。這種眾星捧月的阿諛氛圍,無論何時都很令人享受,就連劉茵亦是如此。

可惜人與人的悲歡並不相通,尤其是那些妒忌心強的同事,總會在氣氛正好時,突然橫插一句不合時宜的話,從而破壞了眾人的心情。所以當張玉質疑鐲子的價值時,劉茵掩飾了內心的不爽,沒有過於理會她的看法。

直到次日清晨,張玉將自己收藏多年的玉鐲拿來,大家圍着上下傳看,還有人親自將她與劉茵的鐲子進行比較。顯然張玉的鐲子質地更加晶瑩,摸起來手感也很溫潤,就連好閨蜜查曉萌也都覺得奇怪。

同事們不再多言,實則犹如明鏡,反倒是劉茵的心情越發沉重,她在查曉萌的建議下,決定親自前往鑒定機構辨別真假。丁老師是方圓十里頗有名望的鑒定專家,而他一開口就要上千塊的鑒定費,實在是讓劉茵感到肉疼,尤其最後鑒定鐲子屬於藥水溶膠製成的假貨,甚至含有嚴重的放射性物質,簡直犹如晴天霹靂。

僅在半天之內,劉茵跑遍三家鑒定機構,總共花了三千多塊錢,一次又一次讓她心寒。可是鐲子雖假,當年買鐲子附帶的證書為真,丁老師認為證書照片上的鐲子,與劉茵手腕戴的鐲子極其不符,也就意味着真鐲子尚在,奈何下落不明。

起初劉茵以為婆婆買鐲子被騙,直到後來猜測是劉母趁機偷走,於是趕緊打電話過去質問。恰巧此時,李霜清突然上門,原來她早在一天前得知當年買的鐲子並未源頭貨,而是工廠仿製,如果假的毒鐲子經常接觸人體,還會導致女性無法生育。

李霜清絞盡腦汁想要拿回鐲子,但又無計可施,索性找借口為兒子補身體,每天上門監督兒媳婦是否戴了鐲子。時間一久,這種毫無邊界感的介入,已然打亂了小夫妻的正常生活,李霜清還想讓兒子和媳婦搬來同住,結果遭到劉茵的委婉拒絕。

因着石家和周家關係好,李霜琴又總喜歡往周家跑,劉茵跟石磊一起到姑姑家吃飯的頻率越來越高,她與表姐石舟欣見面的次數也是有增無減。一開始,劉茵和石舟欣不算熟悉,只覺得這位千金大小姐很難接觸,可是多聊幾次以後,才發現對方是個真性情的姑娘。

除了撥開知名律師和小資女的外衣,石舟欣實際上比較單純,所以在和劉茵接觸過幾次之後,便開始大方送禮,把她當姐妹看待,就連衣櫥里的名牌服飾也任由她隨便挑選。劉茵盛情難卻,怎料竟在石舟欣的首飾柜上看到一隻玉鐲,而且玉鐲上面的金繕工藝和鑒證照片一模一樣。

通過了解,劉茵得知石舟欣是李霜清的親生女兒,後來因為種種原因送到姑姑家寄養,所以這隻鐲子的贈與人自然也是李霜清,時間是在劉茵結婚之前。聽到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真相,劉茵有理由懷疑李霜琴是從中做了手腳,隨即買了假貨連同發票送給自己。

證實之前的猜測,劉茵最近幾日心情都很沉重,彷彿有魚刺卡在喉嚨,既氣不過,卻又不敢問,畢竟鐲子是長輩的東西,她有權利送給任何人。如今鐲子早已姓周,劉茵厭惡自己當初見錢眼開,以為是李霜清真心待她,甚至發誓要對公婆好,哪曾想他們像是糊弄大傻子,從始至終都在騙人。

正因不甘心的緣故,劉茵有一瞬間想要調包拿回鐲子,甚至主動去酒吧找石舟欣,親自送她回家。在這種極其複雜的情緒交織中,理智還是戰勝了憤怒,劉茵趁李霜清照顧醉酒的石舟欣,拿起真鐲子反覆檢查,其實根本不打算拿走,結果突然被身後的李霜清嚇了一跳,導致她誤打誤撞帶走真鐲子,尤其那鐲子上金繕格外明顯。

為何價值上百萬的翡翠鐲子會有金繕,其實說來話長,無非是唐婉清堅持悔婚,寧夫人為保家聲,承諾先等結婚風頭過去,再讓她離開寧府。偏偏是唐婉清生性善良,聽信了寧夫人的話,並且感受到大哥大嫂的善意,以及小侄子的挽留,竟然有些不舍分開。畢竟鐲子戴在手上,始終拿不下來,未嘗不是一種預示,所以唐婉清決定留下來,甚至為了證明鐲子與她的緣分,不停甩手,結果突然將鐲子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