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的鐲子,第5集:婆媳難成親母女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婆媳之間相處越發融洽,不僅如此,劉茵還想為李霜清辦生日宴,無論大小事都親力親為。儘管石磊很欣慰媳婦和老媽關係變好,但他也很清楚李霜清的性格,不希望劉茵投入太多精力和希望,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可惜劉茵並不理解丈夫的用心良苦,甚至為讓李霜清開心,想盡各種辦法促成她和石舟欣見面。由於石舟欣在刻意疏遠親生母親,所以劉茵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便是以學習法律為由,邀請石舟欣來自己家裡,屆時製造母女偶遇。

李霜清聽聞此事後,滿心歡喜地上門,提前在廚房裡準備午飯,怎料石舟欣在電話里聽到她的聲音,當即決定爽約,找了個理由推辭不去。原本應是水到渠成的聚餐,最終計劃落空,劉茵不忍見李霜清難過,隔天親自去找石舟欣,向她透露關於鐲子的來源。

其實李霜清很愛這個女兒,同時也感到愧疚,當年是省吃儉用攢錢要供石舟欣留學,沒想到還未把錢送去,便已得知她出國的事情。如此陰差陽錯的一段往事,成為劉茵極其羡慕的母女情,於是拿出鐲子交給石舟欣,希望她能參加李霜清的生日宴。

正是因為石舟欣答應姑姑要陪她出去旅遊,所以李霜清才會將生日提前舉辦,可現在李霜清對自己怨恨太大,也就沒有心情擺宴。周明洪察覺到石舟欣的情緒不對勁,很明顯是與李霜清有關,即便他將這個孩子當成親生骨肉看待,卻也明白無論多麼感情深厚,都無法割捨血緣,也不能剝奪另一個母親對女兒的愛。

石磊發現劉茵把鐲子送給石舟欣,心疼她不必太委屈自己,但是劉茵很享受現在的關係,甚至很開心能用有價的鐲子換回無價的母愛。沒過多久,石舟欣將鐲子還給劉茵,答應會去參加生日宴。

李霜清收到消息激動不已,她在劉茵的陪同下前往旗袍店定製服裝,順便跟店員打聽新款旗袍,打算定製一套適合年輕人的款式。劉茵從店員口中得知此事,誤以為是李霜清要為自己買衣服,整個人像是浸泡在蜜罐里,很是甜蜜。

等到生日宴當天,劉茵一大早買好食材,親自下廚做飯,尤其看到李霜清拎着兩盒旗袍過來,更是開心得意。不過片刻功夫,石舟欣到訪,並且送上事前挑選的珍珠項鏈。李霜清見狀欣喜若狂,連忙叫來劉茵和石磊,本來劉茵以為婆婆是要送自己衣服,沒想到竟見李霜清勸說石舟欣穿上新買的旗袍,並讓劉茵幫他們拍張一家四口的合影。

石舟欣表示自己還未準備好加入這個家庭,所以她委婉拒絕,反倒是石磊意識到母親帶給媳婦的傷害,心裏極度不爽。劉茵低着頭,全程一言不發,避免被人看出自己的情緒,直到姑姑和姑父上門,這才跟着石磊來到廚房。

飯桌上,李霜清親自切了一塊生日蛋糕給女兒,怎料石舟欣又把蛋糕給姑姑,如此這般尷尬又詭異的氣氛,顯得劉茵更像是外人。生日宴舉辦的並不成功,至少所有人都多少有點情緒,石晉宇私下責怪李霜清只顧着自己的感受,就像方才拍照的時候,根本不考慮兒媳婦。

隨後的一段時間里,劉茵已想通許多,她和李霜清的走動也不再那麼頻繁,可惜李霜清還未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繼續打電話督促劉茵盡量多跟石舟欣接觸。劉茵下班後去找李霜清,幫她修理水管時,不慎把衣服淋濕。李霜清打開衣櫃找替換衣服,劉茵看到裏面掛着那件新旗袍,隨口提了一嘴,奈何李霜清沒有同意給她穿,而是要留給親生女兒。

看到李霜清心心念念都是石舟欣,劉茵感到有些悲哀,也終於明白自己從始至終都是一廂情願,以為是加入了這個家庭,把對方當成親生母親看待,可是對方只把自己當成工具人。石磊回家發現劉茵在廚房裡哭泣,聽着她哽咽的話語,心也跟着難過,於是便將她抱進懷裡安慰。

自從寧夫人發話之後,唐婉清在家裡的地位明顯上升,小日子過得越發順心,唯獨有一點,便是夫妻倆似乎總有一層不明朗的關係。近期寧萬和對唐婉清有些殷勤,不但經常送禮物,甚至發動大嫂幫她選衣服。

寧夫人認為是兒子開了竅,總算知道媳婦的好處,所以鼓勵唐婉清多跟丈夫交流。其實唐婉清也逐漸喜歡上寧萬和,所以她在前往餐廳赴約的途中,也很期待寧萬和的表白。怎料事與願違,寧萬和之所以如此頻繁討好唐婉清,本意不在兒女之情,只是希望唐婉清幫自己勸說母親,因為他已決定要去參軍,所以唐婉清知道真相極其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