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捨得,第4集:南儷夫婦憂心女兒成績

轉眼又是一年端午,南建龍精心準備邀請函發給兩位女婿,打算趁此機會聚個家宴。原本南儷想要去周邊自駕游,可是看在女兒思念外公的份上,也便勉強答應。蔡菊英在家裡備好食材,順便整理好每個月的收支賬目,南建國表面看似對她信任有加,實際卻在她離開后偷看賬本。

全家人在老宅里談笑風生,唯獨田雨嵐像是憋着勁地炫耀著兒子的成績,強調顏子悠隨堂測試次次滿分,並被校外培訓機構的擇數金牌班錄取。儘管現場氣氛越發尷尬悶沉,奈何田雨嵐毫不自知,南建國試圖轉移話題,主動聊起品茶的藝術感,兩位女婿紛紛附和,總算讓她插不進話。

由於小孩子不能喝茶太多,蔡菊英處於好心阻攔,沒想到竟將茶碰灑。按理說,這不過是一樁小事,可在南建國眼裡成了大錯,看着南建國斥責指使母親的畫面,田雨嵐倍感難受,尤其留意到南儷的表情,誤以為她是在嘲笑,因此衝動之下爆料出夏歡歡考試倒數第一。

此話一出,夏歡歡覺得丟人,直接哭着跑開,南建龍見兩個女兒面不和心更不和,只覺得這種家無寧日永遠不是個頭。這場家宴依舊是不歡而散,夏君山夫婦帶著兒女離開后,蔡菊英在廚房教訓田雨嵐的挑事行為,但是田雨嵐覺得老媽沒必要委曲求全,當初是她們母女倆照顧中風在床的南建龍,所謂的親生女兒從未露面。

南儷安慰完女兒,忍不住在夏君山面前埋怨田雨嵐,實在想不通為何母親趙娜離家獨居,至今還未徹底走出陰影,反倒是蔡菊英母女倆過得順心如意。自從父母離婚之後,他們就像是兩顆灰塵,但凡能夠擦身而過,絕不選擇相逢。

起初南儷很少與南建國走動,可是她怕自己的行為會讓趙娜難以釋懷那段婚姻,今天之所以會突然發笑,完全因為看到蔡菊英身上的那件褂子,正是南建國以前送給趙娜的同款。夏君山曾為南建國的學生,自然清楚妻子與岳父之間的心結,除了盡量充當樹洞以外,再就是做好女婿的本分。

南建國知道夏歡歡還在傷心,特地帶着食盒來到樓下,親自交到夏君山手裡,再三叮囑。食盒裡裝着幾個青團,夏君山替南建國說情,想讓南儷知道老父親最真實的感受與在乎。南儷可以理解夫妻因為性格不合離婚,卻始終難以理解為何南建國出身高知家庭,會找一個沒有文化的蔡菊英,或許源於那場中風事件。

學校新調來數學老師姓盧,通過一次家長談話,得知夏歡歡並沒有在外上培訓班,便覺得成績考成這樣不算太差。夏君山聽到陸老師的話,心裏有了疑惑,結果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幾乎所有同學都在校外補習功課。

面對這個出乎意料的結果,夏君山忍不住跟米桃媽打聽情況,沒想到米桃作為少有的自覺學習,根本沒錢上補習班,全靠刻苦用功考得好成績。儘管米桃成為了特例,可是夏歡歡的能力水平也是夏君山和南儷有目共睹,夫妻倆低頭一合計,打算先帶女兒去培訓機構試聽兩節課程。

因為培訓機構課程難度較高且氣氛壓抑,再加上時間成本驚人,逐漸讓夏君山夫婦心生退意,當場放棄簽約。南儷接夏超超放學,結果看到兒子的同學說著一口流利英語,令她驚訝不已。

經過反覆考慮,南儷認為孩子們不需要在班級里多拔尖,應該更加呵護他們童年的快樂。夏君山贊同妻子的看法,決定親自輔導女兒數學,他跟顏鵬抽空相約打球,提出要份關於奧數題目的複印資料。顏鵬受夏君山所託,正準備偷偷把顏子悠的奧數教材複印給夏歡歡,沒想到田雨嵐突然從外面回來。

沒有意料之中的母獅咆哮,而是眼見着田雨嵐善解人意,甚至專門整理出所有資料送給夏君山,同時為上次的事情表達歉意。夏君山覺得兩家人終歸是低頭不見抬頭見,沒必要把關係惡化,南儷也知道這對母女倆嘴直心快,絕非大奸大惡之人,否則她早已跟對方劃清界限。